|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能建築師 >第六十三章救治娥嬌(下)

第六十三章救治娥嬌(下) (1/1)

小說名稱《超能建築師》 作者:地道哥們  更新時間:2013-03-15 06:03  字數:2393

話說婉兒那令人忍俊不禁的一席話讓眾人都愣住,大家都用不敢相信的眼光看著胖子,真的有這麼回事嗎?

對婉兒的一席話最先反應過來的倒是林欣倩,她輕輕拭掉眼角的淚痕,對蒙廣琛

、薊影菲也不再搭理。om~她拉過婉兒的小手問道:

「婉兒,你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婉兒睜著亮晶晶的大眼睛,有些生氣道:

「婉兒從來不說假話的。這點舅舅知道。原來我也是車禍,並落下殘疾,都不能走路哎,媽咪準備賣房子帶我來美國看病,後來碰到舅舅,是舅舅治好了我的病,還讓我學會了一身的本領。」

林欣倩用深邃的眼光看向胖子,問道:

「娥嬌的病你能治嗎?」

胖子這邊還沒來得及答應,那邊薊影菲又嚷嚷開了:

「什麼?讓他給我女兒治病,你們是不是嫌我女兒死得不夠快,他是哪家的野醫生?一個小孩子的話也能相信?真是豈有此理!」

這邊薊影菲話音剛落,那邊一直深沉的蒙廣琛說話了,只聽他對薊影菲道:

「影菲,你怎麼老是沉不住氣呢?火暴的脾氣老是改不掉!」

薊影菲白了丈夫一眼,但沒再言語。因為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平時惜字如金,既然他開口了,那麼就是對自己剛才的表現不滿了,兩口子總不能再外人面前爭吵辨是非對錯吧,於是,她選擇了沉默。

蒙廣琛接著把眼光看向胖子,問道:

「這位小兄弟,你有辦法救治娥嬌嗎?」他眼光中滿含期待。

胖子不好意思撓撓頭,連忙對蒙廣琛道:

「別叫我小兄弟,我和蒙娥嬌平輩相稱,我應當稱你為伯父才對!」胖子這廝最怕別人敬,你越尊敬他,他會更加尊敬你,是所謂投之以桃,報之以李。接著他對蒙廣琛說:

「我不是什麼醫生,只是適逢其會地給婉兒治過病,蒙娥嬌病情的具體情況我不清楚,我需要進一步了解後才知道自己行不行!」說得十分中肯。

蒙廣琛點點頭,道:「那你抓緊了解一下,我希望娥嬌能儘快蘇醒過來,這樣我們可以帶她回國,到國內恢復治療!」他的話擲地有聲。

胖子沒再說話,便拉著婉兒去了蒙娥嬌的病房。om~

蒙娥嬌靜靜地躺在床上,手上正掛著吊水。她面sè蒼白,原本活潑秀麗的臉上隱隱帶著些許的哀傷和驚恐。她雙目緊閉,身上的傷好像已經回復的七七八八了,可就是昏迷不醒。

胖子輕輕拉起蒙娥嬌另外一隻沒掛吊水的手,運起泰始神功,準備向蒙娥嬌體內遊走。這時,跟在他們後面走進病房的薊影菲看不下去了,這死胖子竟敢眾目睽睽之下,拉娥嬌的手,於是,她忍不住呵斥道:

「把你的手拿開,你這樣成何體統?」

胖子被這斷然的一聲呵斥,嚇了一跳,慌忙將蒙娥嬌的手放下,一口氣息瞬間逆行,差點讓他吐血。他不滿地瞪了薊影菲一眼,問道:

「你到底信不信我?不信的話我就走人好啦!」說罷,起身拉著婉兒就yù離開。

一向穩重的蒙廣琛此刻略顯慌亂,他連忙攔住胖子,轉頭向薊影菲喝道:

「影菲,不能這樣說話,我信得過這個小兄弟!」他依然稱呼胖子為小兄弟,似乎只有這樣稱呼方顯尊重。

薊影菲的臉刷一下紅了,結婚這麼多年,丈夫似乎從來沒有用這樣的語氣對待過自己,她的眼淚也差點掉下來,心中委屈,我都是為女兒好,錯在哪裡了?

胖子重又回到蒙娥嬌的病床前,拉起了蒙娥嬌,輕輕用泰始神功向她體內探視,此時,胖子的功法早在第二層次了,比起第一次給婉兒看病,功力jīng深了許多。他用泰始神功運侵入蒙娥嬌體內,內飾驟然出現,他能清晰地看到了蒙娥嬌體內的狀況,她看到,原本撞斷的肋部、腿部等處已經基本痊癒,就是一些細微之處尚未恢復,胖子順勢用泰始神功幫她修復一番。

修復完肋部、腿部殘餘的傷勢,胖子心道,看樣子主要問題還是在頭部,於是胖子運轉功法向蒙娥嬌的頭部試探,可是,功力一進入頭部地區,內視逐漸變得模糊起來,就好像一個司機駕駛車輛,突然遇到大雪,視線變得模糊不清,再往裡,似乎黑洞洞的,看不太清楚了。胖子有些沮喪,看樣子,自己的功力還不夠深,進入不到蒙娥嬌的頭部地區。

旁邊的婉兒看到胖子眉頭緊蹙,知道舅舅遇到遇到難題了,乖巧地偎在胖子身邊不言不語,當她看到舅舅運功好像非常吃力時,忍不住學著原來胖子給她治病時的樣子,用她那雙小手輕輕抵在了胖子的背部,默默將泰始神功運起。

胖子本來神功在蒙娥嬌頭部地區試探幾次依然無果,正準備退出收功時,突然感到一股遠較自己功法jīng純的神功力量和自己的泰始神功糾合到了一起,歡快地帶起自己的神功向蒙娥嬌頭部地區衝擊而去。

「婉兒!」胖子輕呼一聲,對於這股jīng純的力量,胖子再熟悉不過,那是來自婉兒體內的天然之力。胖子於是再度沉下心來,隨著神功向蒙娥嬌頭部地區探視,此刻,他的內視再也不是模糊不清,而是清晰地看到了蒙娥嬌頭部的傷情。原來,蒙娥嬌頭部腦幹地區有一處淤血,壓迫了中樞神經,致使蒙娥嬌昏迷不醒。

如果是其他地方的瘀血,將針灸疏導,瘀血放出,很快就能痊癒。可是,腦幹部分,那是人體的中樞,稍有不慎,人就會形神俱滅,哪敢用針灸去試?

胖子決定還是用泰始神功去瘀血部位引導一下,看能不能將瘀血消除部分。有了婉兒的外力強援,胖子信心倍增,他指揮著合成為一股的泰始功法輕輕進入到蒙娥嬌腦幹瘀血處,然後,微微觸動瘀血,一點點帶動細小的血塊順著血管往身體下部遊走,非常費事、費力、費時。

整整三個多小時過去了。旁觀的人看到胖子緊握蒙娥嬌的手,婉兒卻用雙手抵在胖子背上,兩人都是微微出汗了,可是好像一點動靜也沒有。

此刻,薊影菲又有些不耐煩了,但她知道其中的厲害,也不敢大聲喧嘩,只是小聲嘀咕:

「到底行不行,不會是騙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