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79章校園七不思議(八)

第079章校園七不思議(八)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4-01 13:41  字數:0

封不覺顯然低估了這個鬼魂的能力,既然他已違反了莫要看鏡中」的提示,那眼前的敵人又怎會如此輕易被擊敗。

那怪物的反應速度極快,順勢擒住了封不覺揮動管鉗的手腕,血爪用力一收,封不覺立即感到右手前臂的骨頭都要被折斷了,若不是他忍耐力頗強,恐怕連手中的武器都難以握住。

血鼻的另一條胳膊,則快速掐住了封不覺的脖子,後者不得不扔掉左手上的手機和手電筒,緊緊扣住血影的手腕,與對方相持,饒是如此,他還是逐漸開始窒息。

落到地上的手機和手電筒,快速被血液吞沒不見,整個廁所里唯一的光源,變成了最深處那個隔間中提燈的亮光。

似雨不再躲藏,她一手捂著傷口,一手拖著劍,來到了那血影的背後。雖然她的傷仍未恢復,一旦行動起來就意味著流血,但經過這十幾分鐘的間隙,她的生存值已經回上來一些,此刻再不支援,封不覺可就完蛋了。

似雨揮起長劍,橫斬向血影的瞳首。

也許是因為這個怪物腦後的眼珠子都被黑髮擋住了,也許是因為封不覺看過鏡子吸引了仇恨,總之,那隻怪物沒有理睬這次來自身後的攻擊,它的頭被一劍斬落在那血液凝成的脖子被斬斷的剎那,那些瞳首上的眼球就像被推散的積木般四散落下,原本將它們聚在一起的力量似乎消失了。

但這只是暫時的假象,封不覺的雙腳仍是被死死定住,而那些滾落在地眼球沾上了鮮血以後,又開始活動,漸漸聚攏到一起……

封不覺和似雨近在咫尺,卻無法開口說半個字。似雨斬完那一劍後,腰側的傷口又裂開了,她神情痛苦地捂緊傷處,指縫間流出的鮮血說明了一切。

封不覺明明是來英雄救美的,結果又被似雨救了一回,而且他的行為已經引發了鬼魂追殺,若是再不做點兒什麼讓兩人儘快擺脫危局,那接下來迎接他們的無疑將是團滅。

在這種狀況下,封不覺腦中靈光一現,想到了一個可能的破解方法……他又一次轉過頭,面對著洗手池上方的那面鏡子,此刻由於光源處於廁所另一邊的角落,靠近門口的鏡子這兒是漆黑一片的。

封不覺從行囊中取出手槍,果斷地對準那邊,連發三槍,槍口爆發出的火光將其眼前短暫地照亮了三次。而那面鏡子,挨了三發子彈居然沒有碎掉,只是發出了乓乓乓三聲悶響。

這鏡子顯然不是防彈的,而是附著冤魂的本體,因此才會打不破,封不覺的子彈雖然沒有摧毀這面鏡子,但整個廁所地面上那一層鮮血都受到了影響,這些血就好比是裝在水缸里的水,當敲擊缸身時,裡面的水也會發生震動。

鉗制住封不覺腳踝的血液被震散了,讓他恢復了行動能力。他二話不說,拿出了棒球棍,衝到鏡子前連連猛擊,在他攻擊鏡面時,整個廁所都在震動,好似是樓上開了個迪廳的感覺。原本維持站立的無頭血影和地上正在重聚的瞳並被震得支離破碎,再難維繫原本的狀態。

封不覺他揮棒時用力極猛、而且頻率也很高,短短几十秒,他的手臂就酸脹起來,若這不是金屬球棒,而是木頭的,恐怕早就斷了。

終於,傳出乒乓嘩啦一陣響動當那面鏡子被擊碎的瞬間,惡靈最後的反撲到來,只見從碎裂的鏡中撲出一個披頭散髮的女鬼,其眼窩是空洞的,眼珠已被挖走,渾身是血。不過這個形態比起她那由血作身,由眼作首的化身來,也算不上有多恐怖了。

封不覺被突然欺身撲倒後十分被動,還來不及換出管鉗,怨靈已張口咬來。

好在似雨的劍鋒又一次殺到,精準地將這鬼魂斬首。這一回,一刀兩斷,頭顱滾落,一切幻象隨之消失。但似雨也終於跪倒在地上,傷口處大片的殷紅宣告著她已無力再做什麼。

系統提示雖是響起,但根本沒有時間供兩人喘息,這個鬼魂一死,某種界限就被打破了,門外的走廊中,大量影影綽綽,悉悉索索之聲開始逼近。

封不覺和似雨不能靠語言交流,他只好快步上前,先將似雨攙扶起來,把她帶到最後那個隔間處,讓她拿起提燈,然後打了個簡單的手勢,似雨明白他的意思,直接就將提燈交到了他的手上。

物品歸屬權易手以後,封不覺讓似雨的左臂繞過自己的脖子搭好,手扶著她的腰,另一手拎著提燈,帶著似雨走出了廁所。

由於封不覺的手機和手電筒都已經消失不見,似雨的手機也就失去了作用,而且他們倆在劇本結束前估計也不會再分開了,因此她把自己的手機也丟棄了。

來到走廊中以後,眼前的景象就不容樂觀,往右看去,昏暗的走廊中,許多漂浮在高處的圓形物體正在緩緩靠近,那些物體的下方還都垂著一根細細的、如同線一般的東西。

「靠!人頭氣球!」封不覺看過同名漫畫,那是個令人絕望的故事,回憶起情節都會有點致郁。

他趕緊攙扶著似雨向另一個方向逃跑,可那邊是沒有樓梯的當然,封不覺知道這點,一樓的示意圖已徑印刻在了他的腦子裡,他會選擇這邊也是無奈之舉,如果朝那些「人頭氣球」的方向過去,他和似雨不出十秒就會被吊起來勒死。

一路行到走廊末端的窗邊,封不覺打開窗戶,然後用眼神示意似雨把劍收進行囊,後者竟然又明白了……

這時從走廊拐角的另一頭,行來數個無頭死屍,它們或是手扶著牆,或是趴在地上,慢慢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