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77章校園七不思議(六)

第077章校園七不思議(六)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30 08:09  字數:4214

是相信隊友的能力,還是相信自己的判斷,在時間的限定下,封不覺必須做出抉擇。這種內心的掙扎,便是系統除了恐懼以外所施加的另一種壓力。先不說封不覺選擇後的結果如何,在這場系統與玩家的博弈中,他已經是輸了。他現在分心去考慮一件無法得到準確結論的事情,只會給自己帶來危險。

正在這時,一陣嬰兒的啼哭聲突兀地響起,傳入了封不覺的耳中。他循聲轉頭,眼前是漆黑空洞的走廊,那聲音便是從這條走廊盡頭的轉角處傳來。

他沒有急著過去,而是低頭看了看手機,時間是40:27,還有十八秒,他就將錯過撥號的時機。

最終,他還是摁下了速撥鍵。雖然只是共同經歷過一個劇本,但他還是願意去相信似雨的實力。另外,他覺得如果自己不打這通電話,那麼在接下去的十五分鐘里,對方也會承受與自己類似的心理壓力。

至此他已經完全想明白了,只要能夠做到,就必須撥號。無論兩人能否順利聯通,撥號的話,至少能變相地證明其中一方的安全。從數學上來講,只要發起呼叫,就有50%的幾率是雙方都不用遭遇鬼魂追殺;但如果不撥號,就有一方100%會被追殺。

嘟——

只響了一聲,似雨就接起了電話:「我沒事,別擔心。」

「嗯……」封不覺聽到她的聲音確實很高興,但隨即就道:「你不是說……不要問對方好不好的嗎?」

大約兩秒的沉默……

接著,手機中竟然傳來了嗶——的一聲,下一秒,通話就中斷了。

這個情況,只有一種解釋……似雨在不含侮辱意圖的語境下,十分不快地對封不覺說了一個消音詞,然後主動將手機掛斷了。

聽著嘟——嘟——的忙音,封不覺呆立在那裡,木訥地將手機拿到眼前:「喂!這算什麼呀?摔我電話啊!之前是你說不要問彼此好不好的吧!現在居然還罵人了啊!而且能夠成功罵出來表明你是理直氣壯啊!」他瞪大了眼睛對著手機狂吼,不過通話已經中斷,似雨聽不到,他這只是單方面發泄而已:「笨蛋?白痴?傻瓜?無非就這是這幾個詞了吧!我幹什麼了呀!罵完你也不用掛電話吧!早知道我就不打了啊!」

在他前方,嬰兒的啼哭聲越來越響,不斷地鑽入他的耳中,正如歌謠中唱的:「嗚哇哇,嗚哇哇……嬰啼陣陣在耳畔」。

封不覺合上手機的翻蓋,握在左手手心,把手電筒也遞到這隻手上,隨即就從行囊里抽出廚刀,右手反握著,快步朝前走去。

轉過那走廊的轉角,他立刻就看到了地上有一個籃子,形似野餐用的那種鞋形竹籃。籃子里躺著一個嬰兒,嬰兒的身體被裹在一條白毛巾里,只露出來一個腦袋,其面部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異常,像是那種剛出生不久的孩子,閉著眼睛,五官還未長開的樣子。

封不覺吐出長長的一口惡氣,然後蹲下,看著那嬰兒,心平氣和地說道:「你想怎樣,說出來。三十秒之內說不出來,腦袋搬家。」

嬰兒還是在哭泣,而且哭得更狠:「嗚哇……」的哭聲變得尖利無比,就像指甲划過玻璃時製造的響聲一樣讓人心裡發毛。

「哭!」封不覺提高聲音道:「哭也算時間啊!」

他的麻匪式詢問法換來了非常惡劣的後果,只見那嬰兒緩緩將眼睛睜開了,其眼皮下的雙眸猶如血色的琥珀,那擠在一起的五官,也露出了猙獰的笑意。

據傳說,初降人世的嬰兒,三魂七魄尚未聚定,都具有陰陽眼,而這種嬰兒若是死去,怨氣將會極重,比一般的地縛靈更加兇猛。

封不覺的面前,那裝著嬰兒的搖籃,一晃眼間就變成了人類的軀幹,那死者的臉上寫滿驚駭,其四肢全都不見了,胸腹內的內臟被掏出,散落在周圍的地面上。而那個嬰兒,正躺在屍體被掏空的軀幹內,沖著封不覺獰笑。

「骨作搖籃皮作囊是吧?」封不覺也沖著對方笑,他非但不害怕,心裡還有些窩火。

說話間,他的餘光又瞥見了什麼,抬頭一看,這條走廊里,已躺滿了類似的死屍,皆是內臟被掏空、手腳全失的模樣,死狀凄慘無比。

「你這是寄居蟹投胎啊。」封不覺說道:「讓我猜猜啊……嗯……你的母親是這裡的學生,她被某個老師或者男生玩弄了感情,懷孕將近十個月後,她來到學校乞求對方,依然被無情地拒絕,最後她只能在這條走廊里自殺,而且死之前懷著怨恨親手把你刨了出來?」

小說家就是小說家,腦補情節並轉換為語言的能力就是強。

鬼嬰聞言後,笑聲戛然而止,下一秒,即轉變成了撕心裂肺的尖嘯,這聲音恐怖至極,將走廊一側的窗戶玻璃全部震碎,封不覺的生存值也順勢往下掉。

看來這怪物用和平的方式是搞不定了,封不覺趕緊舉刀朝這鬼嬰捅了下去,誰知刀尖卻未能成功落下,他的手腕竟突然被什麼東西給擒住了。他轉頭一看,原來有一條胳膊,就這麼憑空從牆壁里伸了出來,阻止了自己的攻擊。如此看來,這些死屍的四肢還在附近……

好在這鬼嬰飆高音的時間有限,七八秒鐘後就停了下來,否則封不覺的生存值被抽光都有可能。但情勢依然很不妙,但見走廊的兩面牆壁上,陸續地伸出了許多的手和腳,每一條都是會活動的……

封不覺知道拖延對自己不利,果斷地反手一割,用廚刀砍在了那條胳膊上,可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