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75章校園七不思議(四)

第075章校園七不思議(四)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28 17:09  字數:2236

聽到系統提示響起,似雨也鬆了口氣。她的膽量應該算遠高於普通人水準的,可能比龍哥那樣的玩家還勇敢,所以在看到那張令人不寒而慄的剪報時,她也沒有太大的反應。

不過她仍是不由自主地擔心起來……因為上一次通話時,封不覺明確說過已經找到了那口井,正準備處理。而從剪報上得知了部份情報的似雨,結合之前聽到的歌謠,自然也做出了「不能朝井下看」的結論,但在下次通話前,她是無法通知封不覺的。這種明明想要幫忙,卻無能為力的感覺,確實很折磨人。

系統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也許他們二人對彼此的擔憂都是多餘的,但這種擔憂,無疑會成為他們本人的負擔,心煩意亂和恐懼一樣,都會使人犯錯。

似雨聽到了提示後,暫時放心了一些,她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還有兩分多鐘就到25:00了。主樓的一層基本已搜索完畢,於是她暫時停下,準備完成這次通話後再上二樓。

這時,她卻聽到了系統提示:

似雨聞言,無奈地輕嘆一聲,拿著手機,拎起提燈,沿著走廊向前行去。

剛才系統提示的「消極遊戲」概念,是內測時沒有的,公測時才被引入。以當下的劇本舉例,假設在劇本里的不是覺哥和似雨,而是兩名互不相識的玩家。其中的一人膽子很小,且人品堪憂,他在劇本開始後就找了個自認為安全的地方躲起來,每次通話時該打就打、該接就接,永遠不會成為責任方,而其隊友則在校園裡出生入死,解決各種事件,搞不好還會由於通話原因成為追殺目標。也有可能,兩名玩家都是這種人,他們各自找了個地方躲起來,反覆通話……

這只是一個例子,在其他劇本中,也可能有玩家以「不作為」來求生存的情況。為了防止類似的狀況,系統在公測時新增了「消極遊戲」概念。玩家如果被判定為消極遊戲的狀態,無論有沒有受到驚嚇,其驚嚇值基線都會緩慢上升,消極遊戲的時間越久,驚嚇值的底線就越高,到100%就會被強制離線。只有鼓起勇氣積極回到遊戲中來,才能逐步把這種影響消除。

當然,這個設定並非在每個劇本里都有,有些劇本,例如封不覺經歷過的豎鋸遊戲、被薩摩迪爾控制的孤城等,其難度、通關都和時間息息相關,拖延下去往往會有危險或是直接死亡。

兩分鐘很快過去,通話時間已到,似雨正好來到樓梯口,她一邊往上走,一邊按下了手機上的速撥鍵。

「一二三四……」似雨心中默數著台階數,將手機放到了耳邊。

嘟——嘟——

響了兩聲,封不覺那邊接了起來:「我沒事,你還好吧?」這是他的第一句話,先快速回答了一個對方可能會問的問題,緊接著問了自己想問的。

「一切正常,我正在通往二樓的階梯上。」似雨說這話時,已走完了第一段階梯,向左拐一百八十度,眼前就是第二段階梯,上去以後就是二樓走廊了:「我剛剛走完第一段階梯,有十二級。」她說著,繼續向前走去:「你不用跟我說歌謠里的事,我基本都明白,提示很明顯。」

封不覺愣了一下,隨即笑道:「呵……你這麼一說,那我們接下來通話時該說什麼呢?」

「互相通報一下任務進度就好。」似雨回了一句,隨後又道:「別問對方好不好、有沒有受傷,因為問了也無濟於事,知道了也幫不上忙,只會徒增煩惱。」

封不覺心裡十分贊同似雨的這個建議,但似雨說的這句話,封不覺是不太好講的,至少不能由他先講。因為他一個男人,說出這種話來,那就是冷淡、冷漠、冷血……但由似雨這樣漠然處之地講出來,就毫無違和感……

「哇……你真是善解人意,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封不覺立即快速彙報了一下自己的進度:「對了,我現在已經在西北角那棟樓了,音樂室好像在這裡,我準備去看看。」

「十三……」似雨忽然說道:「我這邊通往二樓的第二段台階……就是十三級。」

封不覺還沒說話,通話時間就到了,電話中斷,忙音響起。

「喂?喂!」封不覺喊了兩聲,無奈也只能掛掉電話,自言自語道:「嗯……結果還是很令人在意啊。」

此時,他也來到了音樂教室的門前。

拉開門進入後,封不覺先用手電筒把整個教室掃了一遍,下面的幾排座椅看不出明顯異常,四面牆上也沒有血手印啊、鬼畫符啊什麼的。唯一比較顯眼的,就是教室中的一架鋼琴了。

封不覺口中低吟道:「sofare,lasore……」他深呼吸一下:「是不是讓我去按呢,難道按完以後會觸動某些機關,接著就會有什麼東西從柜子上掉下來了嗎?」他隨即就轉過頭去,舉著手電筒照向牆邊放樂譜和教材的玻璃櫥,不過櫥頂上很明顯空無一物。

「嗯……要是那兒真有什麼東西的話,踩著琴凳就能夠到了吧。」封不覺若有所思地道了一句。

封不覺的視線又慢慢移到了牆角矮柜上的貝多芬雕像上,這是個十分常見的白色石膏雕塑,雕著貝多芬的頭和前胸,大小比例接近一比一。

封不覺走過去,用手電筒照了照雕塑,道了一句:「芬哥,你怎麼看?」

他顯然沒指望雕像會回答自己,一邊說著,他一邊就將手機和手電筒都放在了右手邊的柜子上,立刻試著挪動了一下這個雕像,結果發現這東西的重量很正常,底下也沒有藏著按鈕之類的機關,看來確實就是個普通的裝飾物。

「芬哥,大家都是藝術家,太不給面子了吧。」封不覺自娛自樂地說笑著,重新拿起了手機和手電筒。

他最終還是來到了鋼琴前,雖然明知會觸發一些糟糕的flag,但也終究得硬著頭皮上。他伸出手指,按照歌謠中給出的音,一個一個地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