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59章大蒜無雙篇(十三)

第059章大蒜無雙篇(十三)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5 04:57  字數:2534

潘無雙舞著大斧在前開道,封不覺跟在他後面,適時用溫徹斯特進行配合射擊。從正面或側方圍堵過來的血狼喪屍,只要是靠近到一定距離並形成威脅的,基本都會被他們給直接秒殺。

衍生者對此時的狀況卻是有些始料未及了,它本以為可以遊刃有餘地保持在兩名gm的探查範圍邊緣逃跑,但沒想到其中一名gm率先追了過來,和他同行的竟然是一名玩家。而且這兩人的推進速度比它預期的快上很多。

不止是衍生者,此刻連潘鳳對封不覺的實力也是刮目相看,他很清楚,一名低等級玩家,能夠像這樣緊跟在一名管理員角色的身後,從容地應對不斷襲來的怪物,並非是那麼容易的。

潘鳳知道的效果,他可以查詢玩家的裝備和技能情況,但他並不認為,換一個人來穿上這件腳部裝備,拿上把霰彈槍,就能做到封不覺所做的事。

封不覺處理突髮狀況時的冷靜、精準、正確,讓潘鳳印象非常深刻,只有在不斷面對來襲的怪物時,在那戰鬥的電光火石之間,近距離與其並肩作戰,才能明白那種感覺。

一路行來,封不覺尚未失手過哪怕一次。他始終會優先攻擊最具威脅、且距離最近的那隻怪物;他對自己的槍法有一個很客觀的認識,只要扣下扳機,就有命中的把握;他從不刻意去瞄準頭部,總會選擇最合適的角度和位置去射擊,所以他彈無虛發。

潘鳳在封不覺的配合下,前進時的壓力可以說小了許多,一開始他還很在意從兩人側方撲過來的血狼喪屍,擔心自己一不留神,封不覺就會被幹掉。不過行了一段後,他發現這種顧慮完全是多餘的,封不覺不但能照顧好自己,有時還能幫他一把。

在這種宛若機械般精確、高效的掩護下,潘鳳便可專註於對付正面襲來的怪物,而無後顧之憂。因此,這二人的追蹤速度相當快,使衍生者也不得不加快步伐逃跑。

追蹤持續了二十多分鐘,他們來到了一座體育館前。衍生者逃入那棟建築中後就停止了移動,看來阿什弗德博士的變異體也在附近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地點選在這種大型建築的內部。」封不覺說道,他之前就已戴上了仇視之眼,並且一直將溫徹斯特拿在手中,行囊里騰出的空間用來攜帶打包好的彈藥。

「好吧,你又猜對了一件事。」潘鳳說話時,回頭望了眼體育館外的街道,雖然追在身後的怪物們已被拉開了一段距離,但照眼前的趨勢下去,不久後這個地方就會被圍得水泄不通了。

與此同時,華雄和小嘆也即將趕到了。

四人分成兩組追擊是封不覺的主意,當衍生者進入探查範圍時,他們就開始實施他的方案。潘封二人把事先準備好的血塗在身上,一邊追擊衍生者,一邊對沿途的怪物進行誘引。

而華雄和小嘆則晚三分鐘左右再出發,雖然gm們查不到怪物們的即時坐標,但玩家的坐標是可以隨時掌握的,所以由華雄帶著小嘆從容地沿著潘封二人走過的路線後發而至。那時,能活動的血狼喪屍肯定都追著血腥味離開了,路上最多剩下一些被封不覺和潘鳳打得失去行動能力的怪物。

這樣的安排,其實主要是封不覺為照顧王嘆之而設計的,如果是四人一起追擊,小嘆的速度很可能跟不上,即使跟上了,他的體能消耗也夠嗆。而且四人一同前行,無論是排一列還是兩兩成行,受到襲擊時小嘆勢必會成為一個弱點。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如果四人一塊兒追,那身上塗不塗血都一樣。夜晚時血狼喪屍的嗅覺靈敏,一路跑過去同樣會引怪。而像現在這樣只塗在兩人身上,根據怪物追殺目標的優先順序,它們便都朝著封不覺和潘鳳去了。華雄和小嘆就能在不怎麼消耗體能值的情況下很輕鬆地跟在怪物大隊的後方趕來。待到了衍生者埋伏的地點後,諸人再會和,開始進行戰鬥。

這樣分兩隊完成追擊的過程,要比四個人待在一起追趕快得多,而且相對更加安全,真要有什麼意外,死也就死封不覺一個而已,另一個塗了血的潘鳳,哪怕是一個人,也不至於在短時間內被這些怪物幹掉。

而這個計劃的第二步,就是在追蹤衍生者到達其埋伏地點後,設法抵擋住那些血狼喪屍。

「他們接近了。」潘鳳說道,他可以查看玩家坐標,所以比封不覺更清楚華雄和小嘆的位置:「好在怪物還沒積攢成牆壁那麼厚。」他一邊說著,一邊舞起開山斧,屠殺著正從街上跑過來並撲向自己的血狼喪屍們。

「那是計算中的事,分兩隊跑比四人一起跑到達這裡要快不少,在半途被圍的概率也低得多。」封不覺在回答的同時,也不斷開槍射擊,放倒了一隻又一隻怪物。

不多時,但見十餘米外,華雄的身形率先出現,他手中槍花四綻,槍影如龍飛蛇走,破開一條血路,帶著小嘆靠近過來,與潘封二人站到了一處。

四人且戰且退,來到了體育館主建築的入口前,站在一排寬十幾米的階梯上,以居高臨下之勢,抵擋著數量越來越多的血狼喪屍。

「衍生者的坐標就在我們身後的體育館內。」潘鳳說道,「如果按照瘋小哥的推測,變異體應該也在裡面。」

華雄接道:「你們確定要這樣做嗎?」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了,如果我想反悔,早在衍生者坐標出現的剎那,我就可以放棄這個計劃。讓你們倆塗上血把怪引走,我和小嘆在附近找個地方躲起來就行。」封不覺回道:「既然決定了要參與,就干到底。」

「是啊,來到這裡,就沒有退路了。」小嘆此時已顯得不怎麼緊張和害怕了,他站在高處,借著月光,看著遠處如潮水般湧來的黑影,內心竟感到了一絲平靜。這幾秒間,他突然有點兒理解那些古時候視死如歸的將士到底是種什麼心態了。在一個你死我活的戰場上,當你看到比自己強出二十倍、甚至兩百倍的兵力勢不可擋地衝殺過來時,即使表現出懦弱,也是徒勞之舉。

「那就動手吧。」潘鳳說道。

小嘆蹲在入口大門的邊上,從行囊里取出了事先準備好的炸藥,放到地上,拖開了引線。這是傍晚時分,他們在城裡搜索了一個多小時後,所找到威力最大的可爆炸物了。僅此一個,而且物品說明顯示威力一般,想在實戰中用這個炸到boss屬於天方夜譚,但用在這兒正合適。

「ok了。」小嘆說道。

他們四人隨即退入了體育館內,在跑出一段距離後,炸藥被引爆。隨著一聲巨響,入口轟然崩塌,建築的碎塊「暫時」封堵了這條通路,抵擋住了體育館外那茫茫一片的血狼喪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