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57章大蒜無雙篇(十一)

第057章大蒜無雙篇(十一)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3141

「我說這位小哥,我剛才說的全白搭啊?」潘鳳瞪大了眼睛道:「都說了衍生者很強了,你領教什麼呀?找死啊?你跟我們先去搞定主線任務,然後就離開劇本好不好?」

「如你們所說,四級衍生者在這個等級的劇本中,也只是在智能和戰力方面比阿什弗德這種boss要略強一些而已。」封不覺道:「有何殺不得的?」

「問題是你們沒必要幫我們殺吧?」華雄問道。

小嘆在一旁擺出一臉震驚的表情,他也沖著封不覺道:「是啊!我們沒必要去殺吧!」

「你們之所以說沒必要,是因為……玩家如果去殺衍生者,既不算是支線或者隱藏任務,也對主線毫無幫助,而且還會冒很大的風險對嗎?」封不覺道。

那三人點頭,異口同聲道:「對啊。」

「撇開專精等級、技巧值等等可能的獲利以外,你們是否都忽略一個『遊戲』應該帶給玩家的、最重要的東西呢?」封不覺問道。

「呃……什麼?」

「樂趣啊。」封不覺笑道:「你們也說了,玩家遇到衍生者的機會微乎其微,很可能不會有第二次了。但團隊劇本這玩意兒,我想排幾次就幾次,死一回又何妨呢?」他頓了一下,接著道:「難得遇上了衍生者,我卻在一旁看著兩個gm清光主線任務,然後就被送齣劇本了,那也太無聊了吧?就算我正常去排個劇本,在中途被怪給掛掉了,也比這有意思啊。」

小嘆抬頭四十五度望天:「被你這麼一說……我突然覺得,不去追殺那個衍生者好像是種損失啊。」

「那是啊,多少人根本連遇都遇不到呢,即便我們死在其手中又如何?」封不覺道,「就好比你通了一萬次魂斗羅,突然在某關的關底竟然遇到了一個惡魔城裡的boss,那即使死掉你也不會考慮繞過去不打吧。」

「哦哦!好像很有道理啊!」小嘆興奮地說道。

「這小子的思想有點不正常啊……」潘鳳低聲對華雄說道。

「何止不正常,簡直是紳士啊……」華雄也低聲回道。

「你們倆又站在離我那麼近的地方低聲說話!這又有毛用啊?」封不覺喊道。

…………

下午五點,槍店門口。

封不覺和王嘆之正在查看著這個死亡現場。

跡部少爺和名字真難取早已化為白光消失了,玩家在被殺死後,屍體是不會留在劇本中的。同理,假如玩家因為感染病毒而變異,那麼在變異時限到達時,該玩家化為白光消失,他最後所處位置將在同一時間刷出一隻相應的普通喪屍怪物來。

總之,遊戲公司不會讓玩家的屍體以任何形式保留在劇本中,玩家要麼就化作白光離開,要麼就處在生存中。

沒有屍體,很難直觀地還原出衍生者行兇的過程,但封不覺圍繞那個被撕開並且被大片血跡染紅的沙發做出了一些推論:「他們坐在這兒,端著槍,各自負責戒備一個方向。」他說著,自己也坐到沙發上:「因此沙發附近的彈殼比較多,怪物血跡濺出的方向也說明了這點。」他望著小名生前負責的那個方向:「衍生者從那邊過來……」他說著,站了起來,向前走去,一直走到前方的十字路口,又折返回來,期間一直低頭觀察著地面:「衍生者的外貌應該是個女人,至少在遠處看起來,它長得並不像怪物,或許還是個美女……」

「這你都能知道?」小嘆問道。

「地上這些血跡很有用,只要在這條街上走過,很難不留下鞋印。」封不覺蹲下,看著地面說道:「這兒有一排高跟鞋留下的腳印,非常明顯。」他抬頭道:「而這條街上所有的喪屍屍體,無論男女,沒有穿高跟鞋的。」他解釋道:「說明這排腳印的主人,此刻並不在這裡。它殺死了兩名玩家,然後就離開了。」

封不覺站起來,又走了幾步,「距離沙發十步左右,腳印中斷,這應該就是它發起進攻的距離。」他一路來到沙發旁:「這裡,有一個明顯的鞋印,就在沙發前,是她動手時站立的地方。」他回頭看了看十步之外:「將近七米的距離,一躍即至,也證明了它並非血狼喪屍那種慢吞吞的怪物。」

他又繞到了沙發的另一面,「殺完人,她就從另一個方向離開了,待走出一段距離,踏到新的血跡以後,又留下了一些痕迹。」

「覺哥。」小嘆問道:「你還是沒回答我的問題啊,難道穿高跟鞋的一定就是美女嗎?」

封不覺回道:「你看它來時的腳印。」他又走到了剛才那一側:「這些腳印是『走』出來的,不是『跑』,更不是喪屍那種『挪』。」他指著地上:「從步幅和血跡的深淺推斷,其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體重並不重,而且走路時的步態可謂婀娜聘婷。」

「說不定只是個走路姿勢很妖嬈的怪物呢。」小嘆接道。

「一隻穿著高跟鞋的怪物,或者一個穿著高跟鞋的男人……不緊不慢地朝你走來,你還會安坐在沙發上等它靠近到十步之內?」封不覺問道。

「嗯……」小嘆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如果衍生者的外貌遠看就是個怪物,那名字真難取肯定早就開槍了。」封不覺接著道:「接下來就會有兩種可能,第一種,衍生者開始奔跑,衝過來發起進攻。」

「從腳印來看,已經可以排除這種了吧。」小嘆說道。

封不覺道:「第二種可能……衍生者繼續保持它的步伐,慢慢走過來,然後發起進攻。」他頓了一下:「那樣的話……名字真難取和跡部少爺就不會繼續待在沙發上了,他們有充足的時間站起來後撤,改為邊退邊打。」

「也許他們被怪物的某種超能力釘在沙發上不能動了?」小嘆說道。

「與其這樣解釋,不如直接推翻『外貌一看就是怪物』的假設。」封不覺道。

「這倒也是……」小嘆道:「那麼,就假設衍生者的外貌是個人類女性,又何以見得是個美女呢?」

「說『美女』是我的直覺而已。」封不覺道:「也可能相貌平平啊。」

「切……」

封不覺笑了笑,接著道:「所以呢,事情的經過就是……他們坐在這裡,看著一個外貌並不像怪物的女性,輕移蓮步,款款而來。」他說著,又坐到了沙發上:「當衍生者接近到十步左右時,兩人終於發現了一些異常,想必當即發起了抵抗。但是,在這個距離上才意識到危險,已經太晚了,衍生者瞬間飛撲而來,解決了戰鬥。」他摸著沙發上被撕開的皮革:「這痕迹簡直像是金剛狼在此行兇一樣,而且那十步以外的最後幾個腳印,完全沒有加速或者加深的跡象。」

「這又說明什麼?」小嘆問道。

「你在沒有助跑的情況下向前輕輕一躍,能跳多遠?」封不覺道。

「兩米最多了吧。」

「這衍生者至少能跳六米。」

「嗯……」

「跳完這段距離後,它便用某種爪形武器或是自己的手,快速撕碎兩個人的身體,並連同他們身下的沙發也一併遭殃。」封不覺托著腮幫子道:「大概就說明了這些吧。」

小嘆抬起頭,對著埋伏在不遠處某棟建築樓頂上的潘鳳和華雄喊道:「兩位大哥!你們可得盯緊點兒啊!」

那兩人理都沒理他,繼續聊天……

封不覺道:「放心,他們不是說了嗎,衍生者只要出現在周圍一公里內,他們就會得到系統提示,並且能從自帶的劇本地圖上看到目標的坐標。」

「我說這系統也真是糾結,直接把衍生者的坐標發給他們不就完了嗎?」小嘆說道。

「所以才說衍生者是『不可控數據』啊,它們肯定具備某種抵禦系統搜索和干涉的特性。真要是能做到你說的那樣,那系統直接用雷把衍生者劈死不是更乾脆嗎?還要gm動手嗎?」封不覺道:「說起來……這兩個傢伙說的話,其實我們也不能全信啊。」

小嘆神色一變:「什麼?他們難道在哪方面騙了我們?」

「這倒不像,他們說的應該都是實話。」封不覺道:「但是……他們也只不過是兩名職員而已,你怎麼知道夢公司高層告知他們的,關於衍生者的信息,就全都是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