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54章大蒜無雙篇(八)

第054章大蒜無雙篇(八)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2728

抽屜里有兩張紙,明顯是系統給出的解謎線索。封不覺展開第一張紙,上面用潦草的筆跡寫著三行提示,第一行是jmmjaod,第二行是1/4f,第三行是3/4f。

封不覺看了一眼,不屑地「切……」了一聲。

第二張紙上內容比較豐富,這是一份列印出來的文件,上面的文字很工整,寫著關於病毒的詳細描述。

首先,這病毒的代號確實是「z」,既然劇本開始時那段關於血狼喪屍的描述中也提到了這個名稱,看來路面上那些怪物和這個研究所里的人感染的應該是同一種病毒,但它們為什麼會變成不同品種的喪屍就不得而知了。

其次,這病毒感染後留給玩家的解除時間還不到三個小時。這文件上寫著——感染後三小時之內,出現類似流感的癥狀,發高燒,後期階段重度痴呆。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封不覺此刻全身都在出冷汗,而且有些四肢乏力的感覺。很顯然系統是無法讓玩家出現「重度痴呆」這種體征的,所以當病毒開始影響大腦時,玩家應該就會被判定為死亡而離開劇本了。

接下來是一段關於感染者變異的詳細描述,比如什麼散發性的細胞壞死,產生局部壞疽癥狀;血紅細胞的儲氧能力增大,使血流減緩,增加肌肉的耐力和力量;認知能力嚴重減弱,試圖攝入活人的血肉等等……當然,最後還有一條——壓制完全感染者需要予以極強的顱外傷。

封不覺看完這段,不禁道了一句:「這不就是scp008嗎……不過……這個劇本的設定中居然有抗毒血清。」他說這話的時候,視線已經落到了最後那段關於血清的內容上。

那紙上這樣寫道:「實驗表明,抗毒血清並非對所有人都有效。通過對不同性別、年齡、血型、人種的三百九十例實驗,共有一百五十四人在注射血清後免疫或解除了病毒的影響。血清生效概率略低於40%,目前尚未發現血清生效與否有著任何明確的規律。」

封不覺讀完這份文件,漸漸感到不妙,以他的人品而言,解毒失敗的概率不言而喻……即使自己找到了血清,也只有四成左右的幾率可以解除狀態。否則……他就只剩下兩個小時可以利用了,在這點時間內通關恐怕不太可能,他所能做的最大貢獻基本也就是找出血清,並交給其他隊友。

說起隊友……十幾分鐘前當他在走廊里聽到跡部少爺和小名的死訊時已經明白,這劇本遠遠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那二人的死讓他非常費解,他們可不像是會擅自離開槍店到處找事兒的類型。所以他們在短時間內相繼死亡,極有可能就是在槍店門口直接遭遇了某種非常強大的怪物。

但城中一個和主線任務無關的地方怎麼可能有那種怪物?就算是到了晚上,那些血狼喪屍得到加強,一擁而上,也不至於能在幾秒鐘的間隔內同時殺死兩名手持衝鋒槍的玩家吧。

另外,和王嘆之在一起的潘鳳和華雄也讓封不覺感到了一絲蹊蹺,從眼下的狀況來看,他們倆帶著小嘆殺進大廈以後,並沒有到這地下研究所里來,而是去了別的地方。這又是為何?一樓大堂里有那麼大一塊示意牌豎在那裡,主線任務也寫得清清楚楚要救一名「博士」。其他樓層上標註的都是亂七八糟的部門,或者直接就是「辦公區域」這樣的字樣,這樣竟然還有人會往樓上去找?

異常的情況太多,暫時也沒有佐證,封不覺沒有繼續往深了想,他轉身向那個金屬閘門走去,俯身看向了閘門上的密碼鎖。

「果然是六位數啊……」他看著那輸入密碼的操作盤,一臉「不出所料」的神情,直接輸入了312928,沒想到他輸完以後,上面還真跳出了accept的字樣。

這個謎題的意思,封不覺在看到那張紙時就明白了。第一行的jmmjaod,分別代表了一、三、五、七、八、十和十二月的首字母,這幾個月都是31天;而第二、三行的f代表了二月,只有二月的首字母是f,1/4代表了閏年二月的29天,3/4自然就代表28,對他來說這類謎題確實不難,他自己就是個經常要構思謎題的人,把線索寫在紙上給他,只要解謎所需的知識沒有超出他的能力範圍,多半都是很快就能想出來。

解鎖了以後,封不覺就抓住閘門上的手閥,使勁轉了幾圈,然後將門開啟。裡面是一間相對較小的房間,三面牆都擺滿了透明的櫥櫃,櫥櫃里儘是裝著液體的試管,每一排都貼著標籤以註明編號。

拿起試管即可看到物品說明:

看編號即可推斷出這些血清是分批製造的,或許成份也會有所不同。封不覺此時不禁想到,也許這z病毒並不是艾樂卜公司研製出來的,他們只是發現後予以控制,並試圖研製解毒的方法?

封不覺暫時也顧不上去深究這公司的立場問題,他不知道這些血清中哪批比哪批更有效,只是隨便從柜子里取出一支來,用剛剛找到的針筒抽了一管,給自己來了一針。

這一針下去時,他的醫療專精就開啟了,成為了f級,系統提示隨之響起:

「內測階段?」封不覺心道:「也就是說以後還會開新的專精咯?」他打開遊戲菜單,看到專精欄全開了,這倒是件好事,可惜……生存值旁邊的狀態仍未消失。

「果然失敗了嗎……」他有些失望地念道:「要不換一種再來一針?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就在他猶豫時,菜單中疾病那兩個字正好消失了,生存值旁的異常狀態重新變成了:。

還好他沒有立即關上菜單,否則很可能忽略這個稍有延遲的變化,導致莫名其妙再來一發之類的。封不覺當即大笑三聲,頓時有了一種起死回生的感覺。

他從冰櫃里拿出一個試管架,上面插了兩排共八支抗毒血清。他小心翼翼地將其放入了行囊中,此刻他的行囊正好存滿,十格分別為:馬里奧的管鉗、仇視之眼、西式廚刀、棒球棍、手電筒、m1911a1手槍、迴音盔甲、溫徹斯特霰彈槍、抗毒血清*8、一袋大蒜。

爵士之舞是裝備在腳上的,除非被換下,否則是不太可能再回到行囊里了。當然,如果有需要的話,封不覺只要取出仇視之眼戴上,手上再拿一件武器,也能給行囊騰出空間。

血清生效後,封不覺就不再需要繼續探索研究所了,他本來就是為了尋找隊友才下來的,不曾料想電梯門一開自己就中招了,剛被感染時他也不知道具體的變異時間,所以只能儘可能快地去搜索未必存在的血清。

而現在,既然已經不會因為時間因素死亡,他覺得還是先回到上面找隊友比較好。考慮到自己入手了血清,說不定會觸發什麼flag,進一步探索搞不好就得遇到小boss,他一個已經對病毒免疫的人,這時候冒險就不值得了。

正當他這麼想著的時候,一聲系統提示響起:

「什麼?」封不覺感到十分驚奇:「難道阿什弗德博士還真的不在地下?他們三個去樓上是走對了,而且已經成功把博士給救出來了?」

他趕緊打開菜單,想看看救出博士以後任務更新成什麼了,結果那條任務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