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53章大蒜無雙篇(七)

第053章大蒜無雙篇(七)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3307

系統提示音在耳邊響起,王嘆之趕緊打開遊戲菜單看了看,那兩人的名字旁確實顯示了「已死亡」的字樣。略一思忖,小嘆開口道:「兩位大哥,他們該不會是死在這大廈的地下研究所里了吧?」

「哦?何以見得?」潘鳳繼續前行著,頭也不回地問道,聽他的語氣,對那二人的生死其實並不是很在意,感覺就是……那兩人死了也好,或者也罷,對他通關的影響都不大。當然了,以他和華雄聯手的實力來講,確實也擔得起這份自信。

「你們想啊,他們一個十四級,一個十二級,好歹比我強點兒吧,連我都不怕街上的血狼喪屍,他們更不可能死在那種怪物手上了。但如果他們也來到了這艾樂卜大樓中,看到底層的示意圖後,去了地下研究所……」他頓了一下,接著道:「我們還沒去清過那裡,所以那兒可能有危險,甚至可能有boss,他們如果遇上一隻喪屍狼人……」

「嗯……有道理。」華雄說道,但聽他說話時的口吻,似乎早就想到了這點,說「有道理」只是在敷衍小嘆而已:「不過,既然人都死了,我們現在折返回去也做不了什麼。再者,此時已十分接近頂層了,我們姑且先一路清到頂,再……」

「不如這樣吧。」小嘆打斷了他:「兩位大哥,你們接著朝頂層去,我獨自回底樓。」他說著,把球棒從行囊里拿了出來:「剩下的那名玩家是我的朋友,他現在可能還沒來到大廈,不過我想他肯定會來的。我現在去底樓等他,就可以告知他不要往地下去,先來和你們會和再行動。」

潘華二人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他一眼,交換了一下眼神,華雄聳聳肩回道:「好吧,那小兄弟你自己小心,我們先行一步。」

小嘆應了一聲,便轉身按原路返回,他轉過了一條走廊後,就沖入了消防樓梯中。此刻他並不知道封不覺已經身在地下研究所中,也不知道自己對於跡部少爺和小名的死亡地點判斷錯誤,只是單純地依靠自己的推斷在行動。

待他走遠了,潘鳳忽然用十分嚴肅的語氣開口道:「那兩名玩家死亡前很長一段時間,都處於同一個坐標,那地方距離這大廈可是相當遠。」

華雄回道:「啊,我也留意了,那種地方是不會有小boss的,天黑以前,城市裡只會有零星的血狼喪屍遊盪而已。而且……他們的死亡間隔才短短几秒,呵呵……除非是他們一塊兒跳樓了,否則……」

「果然是『衍生者』乾的嗎……」潘鳳沉吟道:「這麼快就對玩家出手了啊……我們也該加快動作了,得避免另外兩人和衍生者產生接觸。」

「那位小兄弟走了也好,我們可以放開手腳了。反正回去的路相對安全,怪基本都清掉了,短時間內他應該沒事。」華雄接道:「那名叫『瘋不覺』的玩家狀況可不妙,生存值雖然還有73%,但問題是他已經被感染了。到了變異階段玩家就會被判定死亡,我們最好搶在那之前把事情搞定。」他深呼吸一下:「一共就排進來四名玩家,死了的那兩個就算了,但要是在達成通關前死了三個甚至全死,我們的工作可就太失敗了。」

潘鳳點頭,「嗯……說得對,得趕緊去把阿什弗德『殺掉』,只要進入了『那條』劇情線,很快就能通關了。無論如何……先把玩家們送齣劇本再說,之後我們好專心對付『衍生者』。」

…………

封不覺拿著溫切斯特在研究所的走廊中前行,這裡的照明設備運轉正常,喪屍的數量也不算太多,除了電梯門外遭遇的那一撥,其餘時間裡遇怪的頻率和地面上相似,途經三五條走廊也最多遇上一兩隻。

封不覺手上霰彈槍在這狹小的走廊中十分有用,只需待怪物稍微靠近一點兒再開槍,不用槍法多准,也肯定能解決戰鬥。反正只要打中手腳就直接斷肢、翻身倒地,打中軀幹的話,不是倒飛出去就是當場四分五裂。

他搜索了相當大的區域,大部份的電子門都能打開。許多房間內只有幾排鐵支架,支架上擺滿紙箱,裡面是滿滿的紙質文件和檔案袋,封不覺當然看了一些文件,但那些內容基本毫無意義,很多都是雷同的實驗報告,文件的關鍵內容還都被黑條給塗掉了。

還有一些房間里裝著大型的計算機,滿牆滿桌都有顯示器以及莫名其妙的操作桿和按鈕,而這些設備無一例外都被破壞了,連開機都不行。這種房間倒也省心,開門看一眼就可以離開。

幾經周折,封不覺終於找到了一扇安全級別較高的電子門,這門需要有虹膜和指紋雙重掃描才能打開,而遊戲也十分體貼地在離這扇門幾米遠的地方,安排了一隻穿著白大褂的喪屍……

封不覺一槍射在了那喪屍的腰上,那怪物被掀翻在地,腸子當時就噴了出來。封不覺拿出行囊里的球棒,過去敲碎了喪屍手臂和膝蓋上的骨頭,搞定以後他換上廚刀,摁著喪屍的臉,把它的腦袋割了下來,又切掉了其一只手掌。他順便還搜了一下這喪屍的衣褲,確認了口袋裡什麼都沒有才算完。

掃描完成後,電子門就打開了,封不覺把屍體的頭和手向遠處隨意一扔,踏進了門中。

這顯然是一間與劇情相關的房間了,正對房門的那面牆上,有一扇巨大的金屬閘門,看上去和銀行錢庫的那種閘門如出一轍。左面的牆邊有一排玻璃柱,高一米,直徑在三十厘米左右,那裡面原本應該是充滿液體的,但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