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45章山池鬼屋篇(完)

第045章山池鬼屋篇(完)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3460

離開大屋的過程出人意料得順利,法陣失去作用後,厄舍府成了一間普通的宅邸,歸途中可以明顯看到的一種變化,就是牆上的畫像全都變成了胡亂的塗鴉,看上去就像是攪亂的顏料一般。至於幻覺和空間錯亂的現象,自然也全都消失了。五人很快便回到了一樓正門處的客廳。

這一回,大門被龍傲旻一腳就踹開了,門外一陣冷風撲面而來,不過現在哪怕外面是冰天雪地,五人也不會在這屋裡多待了。

一行人從正門走出大屋,系統提示便也響起:

而扛著瑪德琳·厄舍屍體的封不覺,則又聽到了一句:

「只要帶出這屋子就行了嗎……」封不覺這麼說著,把瑪德琳的屍體放到了地上。

那具屍體被放置後不久,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腐化,很快就化成一具白骨,而那白骨也在幾秒後漸漸沙化,變為塵埃。

一縷若有似無的氤氳之氣飄向遠方,溶解在了紅色的天空中。

「合作愉快啊幾位。」悲靈盈盈笑道。

「嗯,合作愉快。」封不覺道。

龍傲旻伸了個懶腰,吁了口氣道:「呼……這劇本真憋屈,竟是嚇人的玩意兒,我這回的恐懼評級肯定很差了。」

「龍哥,你還考慮恐懼評級啊?我可幾乎回回都是膽顫心驚和魂不附體啊,驚慌失措我也只拿了一次啊!」小嘆說道。

「再見。」似雨只是淡淡地道了一句,又去拍了拍悲靈的肩膀,示意她可以離開劇本了,隨即就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中。

悲靈跟他們三個擺了擺手:「拜拜。」然後看著小嘆,沒好氣地道了一聲:「誒,謝謝你的手電筒。」

還未等小嘆回應,她就化作白光傳送走了。

封不覺這時說道:「我們也傳送吧,結算一下獎勵,再排下一個劇本。」

龍傲旻道:「瘋兄,今晚我就到這兒了吧,我設定的連接時間是十一點四十。你上線之前我已經玩了十個多小時的遊戲內容了,這個劇本又通了三個多小時,繼續下去估計明天起來得頭疼了。」

「嗯,好的。」封不覺道:「那龍哥你先下吧,我們倆繼續。」

封不覺和王嘆之跟龍哥道了別,三人就先後離開了劇本。

秋風拂過這山池旁的大屋,這個世界,依舊沉悶、幽晦、靜寂。

天空中血月下沉,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厄舍府的大門,又一次,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突兀地關上了……

…………

龍傲旻粗略地看了看結算內容就離線了,反正結算里的獎勵只要在下個劇本開始前隨時都可以領,暫時就放在登陸空間里也無妨。屏幕上顯示他離開隊伍後,在好友名單中的名字也變灰了。

封不覺還沒來得及看結算內容,就注意到了兩條好友申請,他點開一瞧,果然是似雨若離和悲靈笑骨這兩個昵稱發來的。

同一時間,王嘆之興奮的聲音又一次在隊伍頻道中響起:「覺哥!」

「我知道,她們加你好友了。」封不覺直接說道。

「你怎麼又知道了?」小嘆問道:「哦,對……她們應該也加你了。」

「從你大呼小叫的表現也猜得到。」封不覺道,「有什麼好激動的。」

「有美女主動加你做好友你不激動嗎?」王嘆之竟用理直氣壯的口吻問道。

「虧你也算是高富帥……怎麼就這麼膚淺呢。」封不覺道:「再說,她們現實中就算長得歪瓜裂棗,在遊戲里也可以變美女。」

「覺哥,你總這樣想別人,會孤獨一生的……」

「我這一生還有多長都得打上問號呢,還考慮什麼孤獨不孤獨?」封不覺道:「而且我十歲時就已經認定,凡事都往壞的方面考慮,才能從容面對一切問題。」他說這話的時候確實很冷靜:「你看我雙親故去時,以及得知自己身患不明絕症時,表現得多淡定。」

「呵……呵呵……好吧……」小嘆嘴角抽動,無言以對。

「不過話說回來,那位似女俠確實很厲害,純粹以戰鬥能力而言,僅憑她展現過的幾手,我就能斷言……她比龍哥還要強。」封不覺一邊說著,一邊已接受了那兩條好友申請:「現階段我們見過的玩家數量很有限,目前為止,她應該算是我見過最強的玩家。」

「那下一局要邀請她們一起排嗎?」王嘆之問道。

「當然不要。」封不覺道:「前一句剛說了我們見過的玩家有限,你就提了個讓我們更難見到新玩家的提議。」

「哦,對……」王嘆之道:「四個人排,最多也就遇見兩個陌生玩家,甚至有可能一個都遇不到。」

「總之……我看看結算,整理完了叫你,先休息休息。」封不覺說道。

「了解。」王嘆之道:「我正好也要看看結算。」

…………

同一時間,似雨若離的登陸空間。

她也正在和悲靈笑骨通話中。

悲靈道:「表姐,我這邊顯示他們都同意好友申請了,嗯……那個龍哥同意後就很快下線了。」

「一樣。」似雨說道。

「誒誒,表姐,你已經知道了吧?」悲靈問道。

「你是說那個瘋不覺?」

「對啊,他是小說家,名字里又有『不覺』,而且他說自己不是很有名,全都符合那個不覺啊。」

「或許是吧,不過在遊戲中使用的名字不能作為依據。」似雨回道:「雖然自稱『大文豪』這種事……確實符合不覺的風格,而且我問他是否是小說家的時候,是他那個挺單純的朋友先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