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44章山池鬼屋篇(十一)

第044章山池鬼屋篇(十一)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3674

封不覺一看這屋子,立刻本能般地蹦出一句:「這個莫非是scp002……」

「什麼東西?」龍傲旻疑惑道。

「啊!」王嘆之忽然喊了一聲,「千萬別問,他會喋喋不休跟你講上幾個小時的!」

封不覺無視他,自顧自地回道:「那是一種存在於網路平台上的、由愛好者共同自由創作的科幻設定合集。」

「居然用一句話就總結完了啊!」王嘆之驚道:「記得當初跟我解釋的時候可是扯了整整三小時啊!」

「因為當時你一副當真了的樣子,我就想試試這種忽悠能進展到什麼地步。」封不覺笑道,說話間已然走進了那間血肉組成的房間。

另外四人也跟著他進入,他們可沒人想待在外面那不斷變幻的走廊中。

「假設這裡是厄舍府詛咒力量的中心。」封不覺徑直向那兩具屍體行去:「整個房間是由厄舍家族世世代代主人們的靈魂或肉體所構建,那羅德里克和瑪德琳的屍體遲早也會變成這房間的一部份。」他抓住瑪德琳的腳,試著將其扯下來,但那些腸子纏得很緊,站在底下扯看來是沒用的。

封不覺從行囊里拿出廚刀,橫叼在嘴裡,看樣子他似乎打算順著屍體的身體爬上去,割斷上面的腸子。

「我來。」似雨單手摁在了封不覺的肩膀上,制止了他的行動。

封不覺回頭看向似雨,她也直視著封不覺的眼睛。似雨不說話,只是用手指了指封不覺,又朝地上指了指。

「好吧……」封不覺居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他單膝跪地,向前俯下了身子,背對著對方。

似雨提劍上前,踩在他肩後寸許之處,輕輕一躍就到了上方,劍鋒在空中划了個半圓,乾淨利落地斬斷了吊著屍體的兩根腸子,兩具屍體隨即墜落在地。

似雨落下後,對封不覺道了句:「有勞。」

「沒……沒事……」封不覺反而有種是自己勞煩了對方的感覺。

就在此時,羅德里克的幽靈再次出現了,他現身在門外,就站在悲靈妹子的身後。

「你們……什麼都改變不了……」羅德里克說道。

他忽然開口,把悲靈嚇了一跳,她立即轉過身去,手中的手電筒掃向門口,可什麼都沒照到。

而地板上,羅德里克的屍體卻在這時動了起來,圍在他身上的腸子很自然地鬆開。當眾人的視線都轉向門口的剎那,這個幽靈控制著自己的屍體從地上站起來,又一次對封不覺發動了襲擊。

封不覺是很警覺的,眼睛是看著門口沒錯,可他一聽側後方有動靜,立刻就做出了反應。抬起廚刀轉身就是一擋,刀刃正好撞上了羅德里克的胳膊。

這死屍雖是重獲行動能力,但終究是血肉之軀。封不覺手中的刀直接砍入了羅德里克右前臂的肉中,不過卡在了骨頭上,沒能將其砍斷。

龍傲旻的反應也是不慢,見狀後側身上前,舉盾橫削,對著羅德里克的太陽穴就掃了過去。到底是精良裝備,「次級艾德曼合金」的設定可不是開玩笑的,加上龍傲旻那賽州長的體魄,一削之下,順勢就把羅德里克的天靈蓋給掀飛了。

屍體露出的腦部竟呈黑灰色,看狀態像是被絞碎的豆腐一樣,還散發出一種相當噁心的異味。

封不覺一看對方的頭部已經被削沒了一半,趕緊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拿出了管鉗,對準了死屍下巴的部位猛捅數下,他這迫不及待的動作,給人的感覺彷彿是……再不趕緊打,頭就沒他的份兒了。

似雨見這兩人完全能應付,便也沒有上前幫忙。不久後就只剩封不覺一個人在那兒「鞭屍」了,他一手廚刀、一手管鉗,雙揮剁肉一般朝著已經倒地不起的屍體亂砸。一直打到羅德里克的身體血肉模糊,內臟翻出,四肢上主要的骨頭基本都粉碎性骨折了,他才停下手,喘了口氣道:「呼……應該不會再起來了。」

這回連見慣了屍體的小嘆都有點忍不住了,捂著嘴道:「起什麼呀……這種形態還能做得出『起』這個動作嗎?這堆玩意兒都能包餃子了吧……」

羅德里克的屍體被毀,他的幽靈卻又一次出現在這屋子的一角:「沒用的……我的血肉本就會和這屋子融為一體。你們……也不例外。」

話音未落,房間的門自行關上了,周圍牆上的血肉全都蠕動起來,牆壁上陸續出現了一張張大口,長著尖利外翻的獠牙,看那尺寸足可一口咬掉人的臉。

「喂……覺哥,現在怎麼辦?」王嘆之拿出他的廚刀,卻也不知該攻擊什麼,難道去砍那肉牆嗎?

「要是有舌頭之類的東西從牆裡伸出來,我可不奉陪了……」悲靈看著牆上的嘴,面露厭惡之色地說道。

「既然我們遲早要被吞,你為何還要多此一舉,附身在自己的屍體上來攻擊我呢……」封不覺念叨了一句,舉起手電筒照射著羅德里克的幽靈,但後者此時似乎已不懼這光線了。

「哦……在這屋裡你就不怕光了是嗎?」封不覺說著,走到了瑪德琳的屍體旁,裝模作樣地蹲下。

羅德里克明顯面露驚異之色:「你要做什麼?」

「瑪德琳的靈魂不願意成為厄舍府的一部份,她的影像曾短暫出現在地窖中,向我呼救。」封不覺說道:「我仔細想了想……那句『放我出去』,應該並不是讓我將她從棺材裡解救出去,因為她生前就已經逃出那具棺材了。」確認了羅德里克的反應後,他又站了起來,微笑道:「瑪德琳是要我把她的屍體從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