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43章山池鬼屋篇(十)

第043章山池鬼屋篇(十)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2842

「瘋兄……淡定過頭了吧……」龍傲旻看了這場面都覺得有點兒瘮的慌。

不過小嘆這回表現得卻也比較平靜,因為他不是很怕內臟之類的東西。

悲靈笑骨沒有太大反應,只是微蹙秀眉,覺得這有些噁心,似雨若離的淡定程度則和封不覺有的一拼。

「我們假設,無敵哥在二樓也遇到了這種景象……」封不覺道:「他孤身一人,眼前反覆出現相同的走廊,鏡中的影像暗示著他正被困在自己蠕動的腸子中……他會怎麼樣?」

「跑。」似雨的回答永遠是這麼簡單直接,惜字如金。

「對。」封不覺點點頭,「因此,我們不能跑,而且要放慢腳步才行。」

「他是由於慌張地奔跑而死亡的嗎?」龍傲旻想了想,說道,「那麼……也許這條重複的走廊里會突然冒出陷阱?或者半空中橫著有一些肉眼很難看清楚的鋼線?」

小嘆道:「我們剛才已經走過這段路了,為什麼沒有遇到陷阱或者撞到……」

「剛才這兒有鏡子嗎?」封不覺打斷道,「周圍的景物隨時可以變化,沒有意義。」他伸手敲了敲走廊一側的牆壁:「牆,看上去可能是一堵牆,有可能是一扇門,一扇窗,也可能什麼都沒有,空無一物。」他從行囊里拿出了棒球棍:「從現在開始,『看』到的環境不能再作為參照物。」

封不覺走到了龍傲旻前面,「接下來由我閉著眼睛帶路。」他把球棒當成導盲棒一樣,斜著伸向前方,「你們不用閉眼,跟在我後面前進便是。

無論我『看上去』即將撞牆也好,踩到了空氣上也好,都不要提醒我,跟著我走便是。」他想了想,又道:「我會儘可能集中精神,走得快一些,所以記憶的工作就交給你們。不需要你們記住全程路線,只要記住前兩次的轉彎方向,如果我連續第三次向著同一個方向轉,你們就出聲阻止我。」

「我說……這位覺哥,你到底是幹什麼的啊?」悲靈忍不住問出了龍傲旻當初也問過的問題。

「大文豪。」封不覺恬不知恥地回道。

似雨聞言立刻神情微變,用疑問的語氣問道:「小說家?」

「哇,似女俠你真厲害,這樣都能猜到啊。」小嘆說道。

封不覺也很奇怪,心中思忖道:「這是第幾次被她看穿了……什麼情況?」

「誒?那你還是名人咯?」悲靈問道。

「知名程度大概還不如二三線演員吧。」封不覺直言不諱道。

悲靈愣了一下,她立刻打開菜單看了眼團隊欄里的玩家昵稱,心道:瘋不覺……瘋不覺……不會吧?他就是那個「不覺」?居然筆名和網名都叫不覺?

「表姐……他就是你……」悲靈轉過頭去,壓低了聲音,似乎想悄悄對似雨說些什麼。

「知道了。」似雨卻打斷了她,然後略微提高聲音道:「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帶路吧,大文豪。」

封不覺並未察覺到什麼,他聳聳肩,轉過身去,閉上眼睛,將棒球棍往前伸,傴僂著開始前行。彎腰也是沒辦法,球棒長度是一百公分左右,導盲棒的長度一般能延展到使用者的胸口,但球棒也就過腰。

五人的前進速度自然比之前要稍微慢上一些,不過以盲行而言,這已經算快的了。

一直到第一個轉角,一切還很正常,走廊末端的牆壁也是真實的,封不覺碰了一下牆,就向左轉了個身。奇怪的是,他轉完以後,並非是正對著左面的走廊,而是略有偏斜。睜著眼睛的四人接著跟他走,就發現了驚人的狀況,封不覺的身體漸漸嵌入了其右側的牆壁中。他們都不說話,只是跟著他一起走,隨著封不覺前進的那條直線和走廊牆壁的這條直線發生交錯,眾人也都陸續地穿牆而過了。

人的眼睛是很容易被誤導的,但人類身體自帶的平衡感,完全可以讓我們在不藉助視覺的情況下走出筆直的線路。

這些走廊看似都是直角,其實是有偏斜的。封不覺閉著眼睛走,等到了盡頭以後憑著自身的感覺轉向九十度,於是就和這走廊的方向有了偏差。

在他的帶領下,五人在牆與牆之間穿行著,腳下的地面,樓梯,兩旁的裝飾物等等,全都不能相信。這大屋的二樓是一個奇詭無比的空間,眼中看到的任何一件景物,無論是門、窗、牆,乃至一個地面上的大窟窿,皆是真真假假,比一般意義上的迷宮更加讓人難以捉摸。看似筆直的走廊也是弧形的,看似是牆壁的地方卻可以通過。

也只有閉上眼睛,才有可能在這裡走出直線,才有可能按照腦海中的路線心無旁騖地前行,否則一定會被迷惑。

這段詭異的旅程持續了整整三十分鐘,這期間他們沒有遇到任何陷阱,也沒有遭遇幽靈的攻擊。似乎這個幻覺延綿的區域就連那些本就可以穿牆的鬼魂都不敢進入。

一路上除了用以迷惑玩家的環境變化,那種「穿腸鏡」也沒少出現,還有許多讓人彷彿望一眼就會頭暈目眩的扭曲畫像,在牆上隨處可見。可以說,這段路越走越讓人心驚膽寒,如果是一個人在這劇本里,睜著眼睛慢慢探索前進,通關確實是有可能的,但必須要有極強的心理素質才行。

漫長的沉默讓眾人的士氣非常低落,好在這一切終於結束了。

封不覺來到了一扇門前,真正的門,兩側也都是實打實的牆壁,看來此地就是這一連串幻覺迴廊的「盡頭」了。

其實這樣一段距離,如果換成是普通的走廊,快步走上十五分鐘就能完成。但此刻,縱然是花去半小時才走完,封不覺也已經精疲力竭了。體能值倒是還好,主要是精神上的疲勞。他並非盲人,也沒有受過專業訓練,閉上眼睛走那麼長時間是極其困難的。各位看官如果有興趣可以試一下,閉上眼睛,中途不要睜開,就在自己熟悉的家中,到每一個房間都去轉一遍,便會理解這種困難的程度了。對了……注意安全。

「好像是到了。」走在第二位的龍傲旻開口道。

封不覺睜開眼睛,適應了一下周圍不算太亮的光線。隨即他就看到了「盡頭」,一扇彷彿由人的血肉所鑄造的門。

在那「肉門」上,一些如血管一般的經絡,繪出了一段鬼宮的詩詞:

「這是第四段,那麼……現在只剩下第六段了。」封不覺說著,滿不在乎地摸上了那由骨頭製成的門把手。

「瘋兄,這裡由我走前頭吧。」龍傲旻建議道。

「沒事。」封不覺已經把球棒都收起來了,而且這回他連也沒戴。

之前在餐廳里,羅德里克驅動吊燈的時候,由於其躲在黑暗中,仇視之眼根本沒捕捉到他。而後來他操控椅子時,封不覺觀測到羅德里克的目標就是木椅本身。可見對於這種採取間接攻擊的怪物來說,仇視之眼是無用的。

推開門,眼前是一間中等大小的房間,四面沒有窗戶,也沒有燈光,只有血肉鑄就的四壁和白骨拼砌成的地板。天花板上蔓滿黑色長髮,那些頭髮以一種特定的方式編製絞纏在一起,形成一個拱起的屋頂。

除了這扇門,這房間沒有任何出口。

而房間中間的一條人骨大樑上,懸掛著兩具屍體,一男一女,皆是被腸子一般的東西團團捆住了身體,吊在半空。

男子一身黑色古典西裝,女子則是一身白衣,兩具屍體完全沒有腐化的跡象,只是皮膚煞白,雙眼緊閉,渾身散發出一種難以說清的「死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