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42章山池鬼屋篇(九)

第042章山池鬼屋篇(九)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3344

封不覺將小說的情節簡單複述了一遍,又說了一下自己進入地窖的經歷以及接到的隱藏任務。隨後眾人就能在任務欄中看到了他的那條任務了,不過他們只是能看到,就算封不覺完成了,也是他個人拿獎勵。

他說到一半的時候,由於技能時限已過,桌上的提燈又暗了下去。不過似雨和悲靈並沒有打斷他的敘述,專註地聽著。

封不覺將知道的情況都說完後,最後便用總結的語氣道:「那麼……據我分析呢,這個劇本里的情節應該是這樣的。這個家族世代遺傳亨廷頓舞蹈症,這棟屋子本身也有著某種類似於詛咒的超自然力量。羅德里克這個妹控早就精神分裂了,所以他會在明知瑪德琳未死的情況下將其活埋,而後他自己又飽受這件事的折磨,精神徹底崩潰。直到故事結束時的那天晚上,她的妹妹藉助著這棟屋子的神秘力量回到了大屋,把他的哥哥給嚇死,然後自己也力竭而亡。

瑪德琳的靈魂應該和其屍體一起被羅德里克困在了大屋的某處,而這大屋本身對我們這些『活著』的生物是懷有強烈敵意的。

從遊戲角度來說……

主線任務就是找出這大屋的規律或是弱點,然後逃出去。支線任務顯然是可做可不做的,無非就是在測試我們探索地圖的完成度罷了,如果去的房間多,搜索得仔細,便能找全六段鬼宮,得到獎勵。至於兄妹倆的靈魂歸宿,只是劇本對小說情節的狗尾續貂,作為隱藏任務存在,同樣是不做也罷。」

眾人聽完他的敘述,似雨第一個開口:「無妨,我們可以配合你。」

封不覺剛把情況說明白了:通關不難,支線可做可不做,隱藏任務更是不強求。他正欲徵求似雨和悲靈的意見,問她們是否肯協助他去完成支線和隱藏任務,沒想到對方又一次搶在他提問前就把回答先說出來了。

「那謝謝二位了。」封不覺道。

似雨這次沒有回答他,她真的不太喜歡講話。

悲靈禮貌地回道:「不必客氣,支線我們本來就要做的。至於隱藏任務,肯定不容易,力所能及的我們盡量幫你。」

封不覺隨即站了起來,說道:「那現在回到之前被打斷的那個問題上……為什麼我們會同時來到這裡?」

小嘆立刻說道:「這房子不是會變的嗎?它只要改變幾條走廊,將空間相連,自然就能引導我們到這兒來。」

龍傲旻道:「你說的是我們『如何』來到這兒,而非『為什麼』會來到這兒。」

悲靈舔了舔嘴唇,念叨著:「觸發這種事件的因素無非就是幾種……某個時間點到了、物品被獲取、或者……」

封不覺接道:「地圖探索度接近臨界點了。」

「什麼意思?」小嘆問道。

「山屋驚魂知道吧?」封不覺道。

「那個桌游?」

「對,就是那個,假設某一層的地圖拼板用完了怎麼辦?」封不覺道。

「那這一層就……」王嘆之似乎想到了問題所在:「就無法再翻出新的地圖了。」

「以眼前的實際情況來看,應該是由於一樓已經被搜遍了,繼續探索就將走回曾經到過的地方。」封不覺道:「於是我們就同時來到了一個房間里,這個餐廳就相當於是僅剩的一塊尚未被翻開的拼圖。」

「那……接下來我們上二樓去?」龍傲旻道,他有些不安地提醒了一句:「勇者無敵可是原因不明就死在那兒了。」

「一樓有三段鬼宮,還有一段藏在地窖,那剩下兩段無疑是在二樓了,要做支線肯定得上去。」封不覺回道:「還有,現在一樓已經探索得差不多了,主線任務卻尚未變更,因此……無論是主線、支線、隱藏,要完成其中任何一個,不上去是不可能的。」

悲靈補充道:「作為劇本的終結部份,樓上的難度……或者說樓上的詛咒力量,顯然比這裡要強。二樓的陷阱一定更危險,幻覺和恐怖元素也比這裡多,所以只身前往的勇者無敵才會死。」

小嘆聞言對封不覺道了句;「覺哥,聽聽,分頭行事害死人了吧。」

「無敵哥會死,只是因為他還不夠強力而已……」封不覺將視線移開,露出了那種「今天的風兒好喧囂」的表情。

…………

十多分鐘後,五人又穿過了幾條走廊,找到了一段通往二樓的階梯。

那木製的梯子散發出一股霉味兒,踩上去吱呀作響,小嘆還因為太緊張,不小心用力過猛掰斷了一截朽爛的扶手,自己把自己嚇了一跳。

來到二樓,龍傲旻再次擔當起了開路先鋒的職責,他的新稱號賦予的特殊能力是被動技能,身邊每多一名隊友,他的防禦力就可以上升10%,雖然驚悚樂園中的攻、防、血都不顯示具體數值,但並不影響這類加成的計算。簡單地說,龍哥現在的抗擊打能力比單槍匹馬時要強出整整四成。此刻就算再對上那強力血屍,他也不至於被一掌擊飛。

封不覺和王嘆之跟在龍傲旻後面,接著是悲靈笑骨,似雨若離則負責斷後。

行了一段,悲靈忽然拍了拍王嘆之的肩膀,後者由於神經緊繃,被她這一舉動嚇得臉色刷白,還好沒叫出聲來。

「誒誒,小嘆哥。」

「什麼事?」

「跟你商量商量,我們交換個物品吧。」

王嘆之道:「哪個?」

「呵……你都有哪些啊?」悲靈笑著問道。

小嘆一邊前行,一邊開始報自己行囊里的東西:「嗯……我有西式廚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