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41章山池鬼屋篇(八)

第041章山池鬼屋篇(八)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3427

「覺哥……這……這……是是……」王嘆之又被嚇得結巴了。

「我要是不打斷你,你就準備一直這樣下去了是嗎?」封不覺道。

龍傲旻轉過頭來:「瘋兄,為什麼你能說出消音詞啊?」

「很顯然是因為我說這句髒話的時候思想上並沒有帶有侮辱性的意思,所以這一行為沒有被系統直接制止,但這個辭彙本身又不太文雅,於是被消音處理了。」封不覺解釋道:「話說現在糾結於這個問題似乎不是時候吧?」

乒乒乒……嘩啦啦……

燈泡爆碎的聲音和玻璃碎渣飛濺落地的聲音不絕於耳,餐廳四周的壁燈在這時統統爆開,室內陷入了一片黑暗。

幾乎在這些聲音還未塵埃落定之時,封不覺已經從行囊里拿出了手電筒,打開了開關,將燈光向正上方照射,對著自己的臉,「何必呢……直接關掉不就行了,非要一驚一乍的。」他一邊說著,一邊給自己戴上了。

小嘆和龍哥在黑暗中看到這向上展開的燈光,便將後背朝向封不覺,緩緩退到了他的身邊,同時也相繼從行囊里取出了手電筒並打開,各自點亮了前方一片扇形的區域。

另一邊,似雨若離和悲靈笑骨自然也是有照明手段的,似雨若離拿出的是一個老式提燈,外觀上看著雖然老舊,但這件物品的屬性不差:

她將提燈直接放在了長桌上,正如物品說明所寫,這燈始終是亮著的,光照範圍是一個半徑五米的球形。

悲靈笑骨則拿出了一頂黃色的礦工帽,將帽前的圓燈打開,拿在手中,或許是覺得戴起來不舒服或者是難看的緣故,她並沒有戴到頭頂。

幾人都壓低了呼吸的聲音,聆聽著靜謚的黑暗中是否有什麼威脅靠近。

忽然,從上方傳來叮鈴鈴幾聲輕響,眾人皆是循聲抬頭望去,只見餐桌正上方的大型玻璃吊燈被某種力量扯動著歪斜過來,對準的人是……封不覺。

轉眼間,吊燈上方的鋼索猛然崩裂,足有半個洗衣機那麼大的物體朝著封不覺徑直飛來,他的第一反應是往桌子底下鑽。

但有個人的反應和行動皆比封不覺更快,而且快了不止一步。

似雨若離足下輕點,踏著椅子,翩然而起,躍到了半空。其身手矯健,身影卻不失女子特有的一份輕柔。劍鋒冰冷,目光亦然。劍出,快若驚鴻,勁若雷霆。她乾淨利落地斬斷了那飛來的吊燈,燈身的金屬支架被一劈為二後,這物體便像失了力一般垂直墜下,大塊的玻璃碎了一地。

似雨若離輕盈地飄落,用單手撩開一縷散落到額前的頭髮,另一手持劍而立,連呼吸都絲毫沒有加快。真可謂是凜凜威風,颯爽英姿。

小嘆和龍哥當時就驚了,封不覺昨日狂砸青屍頭的畫面在他們腦中瞬間顯得無比低端……眼前這位無情斬首者女俠從技術含量到兇殘程度都爆他十條街的感覺……這兩人的戰鬥場面拿來一比,簡直就是拿秦假仙去比風之痕,實在是沒法兒看了。

「不用謝。」似雨見封不覺張口欲言,便直接先說道。

封不覺把心裡那句有感而發的「多謝女俠出手相救」又給咽了下去,心想著:還好沒說出來,這句可是武俠片里雜魚級人物專用的台詞。他清了清嗓子道:「嗯……似雨,你那個提燈能不能再擰亮一些。」

「不行。」似雨直接回道。

「嗯……能不能給我看看?」封不覺問道。

「為什麼?」似雨問道。

「我有個技能可以在短時間內修理故障的器械工具什麼的。」封不覺道,「你那個提燈如果是普通品質以下……」

他話還沒說完,似雨若離就用劍輕巧地挑起桌上的提燈,瞬間送到了他面前:「破敗。」

她喜歡言簡意賅,他自然也聽得懂,接過裝備,使出,結果系統提示他:。封不覺沒有太在意,因為失敗是很正常的,他的器械專精現在是f級,技能發動成功率是20%,像上次對手電筒施放時一次性成功的情況明顯是運氣好。

這回就沒那麼好運了,他又連用了兩次,終於施展成功,消耗100體能值的技能愣是花了300才使出來。那提燈在恢復到普通品質後驟然而亮,將整個餐廳都點得通明。

這個餐廳的面積相當大,可以說是諸人各自經過的所有房間中最大的一個,此時,眾人在距離他們最遠的那個牆角里,看到了一個人影,或者說……鬼影。

那是一個中年男人,他一套黑色的古典西裝,皮膚蒼白,眼窩深陷,他的五官鮮明,天庭寬闊,下顎方正,讓人一眼難忘。

根據比較通俗的一些傳說,鬼魂的形象,如衣著裝束等等,往往是他們死前一刻的樣子,或者就是生前最常保持的樣貌。從這位的外形神態判斷,估計就是羅德里克·厄舍無誤了。

原本這鬼影躲藏在手電筒的燈光亦無法觸及的偏隅角落,藏身於黑暗的陰影中,但此刻,突然亮起的提燈使他無所遁形。

羅德里克似乎懼怕這光明,他用手遮擋住眼睛,蜷起身子,發出一聲厲吼。

封不覺拎著提燈,毫無懼色,腳步沉穩地接近這個幽靈,語氣聽上去也是底氣十足:「厄舍先生,請告訴我們,怎樣才能離開這兒?」

「別過來……」羅德里克說道:「否則你會……」他一開始說的半句話,聽上去語氣還很溫和,甚至讓人感覺他有些軟弱,但說到最後幾個詞的時候,卻將雙手從臉上拿開,露出一張扭曲的面孔,像是一頭歇斯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