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40章山池鬼屋篇(七)

第040章山池鬼屋篇(七)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3539

時間回到十多分鐘前。當時勇者無敵尚未死亡,封不覺還在那個地窖之中。

封不覺敲了敲棺材板,調侃似地說了句:「喂,瑪德琳小姐,你還在嗎?」

他自然沒指望棺材裡會有人用不快的語氣回他一句:「滾!」

因為他本就知道裡面應該是空的。

看過第一段鬼宮以後,封不覺就推測這個宅邸的設定很可能就是某小說中的厄舍府。此時來到這個地窖,看到了這個棺材和牆上的第五段鬼宮後,他就更加確定了。

封不覺博聞強記沒錯,可他還沒到過目不忘的境界。除了那些被當成信息垃圾掃出記憶閣樓的東西,其他的記憶……諸如這種曾經讀過,他能回憶出來的內容一般在六七成左右。

要讓他站在那兒,看完第一段就把鬼宮的六段全文背誦下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後來他先讓小嘆和龍哥說了些詞句來提醒自己,記憶中的那兩段詩句才慢慢清晰起來。

當然,關於那部小說的大致情節,封不覺記得還比較清楚。

很多人都知道埃德加·愛·倫坡這個名字,他是偵探小說的奠基人,他的《莫格街謀殺案》被認為是現代文學中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偵探小說,他在發表時使用了「推理小說」這一稱謂。

不過那是1841年的事,而《厄舍府的崩塌》寫在那個故事之前,是一本哥特式的驚悚小說,全文洋溢著陰鬱至極的黑色氣氛。

故事的情節大概是這樣:主角的故友羅德里克·厄舍,其家族世代都患有一種神秘的遺傳疾病,他居住的大屋彷彿也被某種詭異的詛咒所束縛,幾百年來厄舍家一脈相傳,父死子繼,讓這古宅原來的名稱已經被人們漸漸遺忘。這棟建築和這個家族間被划上了等號,當人們提起「厄舍府」時,指的既是這宅邸,也是這戶人家。

某天,羅德里克給主角寫了一封信,在信中稱自己命不久矣,疾病已將其折磨得憔悴不堪、精神恍惚,厄舍府中未知的恐怖力量將摧毀他的理智,奪去他的生命。

主角前來探訪並陪伴老友,希望他能好起來。但就在主角到來的當天晚上,羅德里克的妹妹瑪德琳小姐「病逝」了。

她是羅德里克在世上僅有的親人,多年來唯一的伴侶。瑪德琳小姐長年重病纏身,已告不治,但她一直與病魔抗爭,從未卧床不起。羅德里克的異常憂鬱、幾近崩潰的精神狀態主要是因她而起。

羅德里克要求在下葬以前,找一個地窖將她妹妹的屍體停靈十四天。主角親手幫著好友將瑪德琳小姐放入棺槨,安置在地窖中,但沒有人知道,她並沒有死……

七八天過後,悲痛欲絕的羅德里克已經陷入瘋癲。那個恐怖的夜晚,主角目睹形貌恐怖的瑪德琳小姐在屋中出現,嚇死了她的哥哥,然後終於也斷氣了,而主角逃離了厄舍府,親眼看到這棟建築崩坍在山池中。

這故事裡有很多「不科學」的地方,比如瑪德琳為什麼會被活著下葬而無人察覺?一個在棺材裡掙扎了七八天的女人怎麼還會有力氣一路殺回大屋中?宅邸是怎麼崩塌的?局部地震還是定向爆破?

不過十九世紀的讀者們不會對一個恐怖懸疑類的故事提出這類疑問。反而是到了二十世紀末之後的年月里,靠「過分解讀」和「找茬挑刺」為主要業務的「專業人士」在各個領域裡漸漸多了起來,尤其是文化領域。坡要是活在二十一世紀,隨便來個打著「教授」名號的學術騙子也敢把他貶得一文不值。或者就是靠「深度」解讀他的作品來表達一些原作中莫須有的觀點。

這個話題就不往深里討論了,還是回到故事中來。

根據小說中的情節,這棺材肯定已經空了,不管封不覺剛才在隧道中看到的鬼影是不是瑪德琳的幽靈,反正她的屍體已不在地窖,而是在大屋中。

封不覺推開棺蓋,果然是空的,沒有屍體。他揮手驅散掉揚起的灰塵,隨即用手電筒照亮棺材內部,很快發現在頭部那端的一塊木板上,刻著一行小字,看上去貌似是用指甲一點點摳出來的痕迹。

上面就一句話「他知道的」,沒有標點符號,而且字歪歪斜斜。設身處地想想……在棺材裡沒有光線,瑪德琳也看不到自己所寫的字母是否工整,還得保持住某種姿勢才能在頭頂刻下這些,所以能夠被辨認出來已經不錯了。

封不覺聽到了系統提示,立即打開菜單,這時他看到另一條提示的窗口覆蓋在了最前方:

「也就是說……誰發現的誰自己搞定,然後一個人拿獎勵。」封不覺念道著,他關掉了那兩個提示窗口,看了眼任務:

封不覺道:「哦……是這麼個情況……」他對這個劇本中的劇情走向已有了一個推斷,可現在的問題是怎麼從這地窖中脫身?

他再次舉起手電筒,對周圍進行了一次更為細緻的搜索,可一無所獲。他將目光重新投向棺材,除了那行字以及一些留在木頭上的抓痕,再無有價值的線索了。

封不覺把手電筒斜著擱在棺材內部,將發光的那頭翹起穩住,然後彎腰從地上拾起了厚重的棺材板,將其靠在牆上,正面反面都看了一遍,但這塊大木頭上什麼都沒有。

「等等……」封不覺的動作忽然停止,心道:「躺在棺材裡的人應該是仰卧,要刻字也該刻在棺材板上,即使她是擔心有人開棺時忽略了棺蓋上的刻字,所以才刻在頭上方的位置,但這塊板上為什麼連掙扎的痕迹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