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39章山池鬼屋篇(六)

第039章山池鬼屋篇(六)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2595

餐廳的面積很大,正中間擺著一張長桌,長到坐在兩端的人只能吼著對話的地步。白色的桌布上散亂地放著幾個空的盤子和餐叉,還有三四個倒下的燭台。

在桌子的正上方有一盞吊燈,比客廳里那個還大,不過已經不亮了,餐廳的照明靠的是那些牆上的壁燈。

木製的椅子擺放得很零亂,其中有幾個橫放在地上,已經結起了蜘蛛網。

似雨若離聽到系統提示時,只是略微停頓了一秒,接著便繼續搜索,臉上的表情依舊冷若冰霜。

還是悲靈笑骨先開口道:「那位看著挺厲害的大哥掛了耶。」

「厲害?」似雨若離道,「怎麼看出來的?」

「等級比較高,還是職業玩家啊。」悲靈回道。

似雨若離用劍挑起一截桌布,沒有停下搜索,隨口回道:「我們的等級也會變高,我們也可以『自稱』職業玩家。」

「表姐……你又跟我抬杠。」悲靈虛起眼看著似雨若離,嘟囔道:「現在職業玩家都掛了,你還那麼鎮定沒關係嗎?」

這時,似雨若離從桌子底下摸出一封信來,只說了四個字:「劇情物品。」

她伸手將信遞給悲靈笑骨,同時說道:「這東西不太可能本來就在桌子底下,想必是那個『勇者無敵』死掉後被重置的。」

悲靈接過信來,展開看了一下,隨即放進了挎在腰間的行囊中,舔了舔嘴唇:「嗯……假設這封信是破解主線的線索之一,有一種可能就是,帶著這封信的人會受到這屋中某種未知力量的集中攻擊,處於十分危險的境地,所以……」

「所以連職業玩家都死了嗎?」似雨接道。

「嗯……但是很奇怪啊。」悲靈道:「他們有四個人,為什麼只死了一個,而且還是最強的那個?難道……」

「不必『難道』了。」封不覺的說話聲忽然響起,他從門口走了進來:「很顯然,我們是分頭行動的。」

似雨和悲靈皆是轉頭看向了他,封不覺接著道:「而且從他已然撲街這點看來,這個『最強』也該打上問號。」

「他的等級可比你高,而且是職業玩家。」似雨對封不覺道,她直接把悲靈用來說服自己的話照搬了一遍。

「我的等級也會變高,我也可以『自稱』職業玩家,那就是強嗎?」封不覺隨口回道。

悲靈掩嘴竊笑,差點兒笑出聲來。

似雨若離神情微變:「你來多久了?」

「剛到,怎麼了?」封不覺道,他確實沒有聽到兩人之前的對話,只聽見悲靈最後那句。

似雨沉默了兩秒,說道:「鬼宮的支線任務是你發現的?」

「是啊。」封不覺回道:「我找到了第一和第五段,另外兩段是你們發現的嗎?」

悲靈搖搖頭否定道:「沒有,一路上陷阱倒是遇到不少。」

似雨又道;「鬼宮究竟是什麼?文字嗎?還是一種物品?」

「是首詩。」王嘆之也出現在了餐廳的門口,龍傲旻就在他旁邊。

「來得好。」封不覺道:「你們找到了哪段?」

「好消息是……我們找到了兩段。」龍傲旻道。

「壞消息是……我們背不下來。」王嘆之一臉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表情。

「大概複述幾句有印象的。」封不覺說道。

二人七嘴八舌說了四五句隻言片語。

封不覺聽完以後道:「應該是第二第三段……」然後,他幹了件很驚人的事,他把小嘆和龍哥找到的那兩段完整地說了一遍,問他們對不對。

「覺哥……什麼情況?」王嘆之驚道,「你在暗中跟蹤我們?」

「這間屋子是根據我在現實中的記憶所誕生的,其實我是一個連環殺人狂,這裡是我的據點之一。」封不覺平靜地說道:「你們看到的『鬼宮』是我閑著沒事幹的時候寫在牆上的。」

王嘆之下巴像脫臼了一樣,張著嘴,瞪大了眼睛看著封不覺,腦子裡亂成一團。

十秒後,封不覺對他道:「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這是玩笑的人就只有你了。」

「哈哈哈……」龍傲旻突然笑出聲來,剛才他很快就明白過來這是封不覺在說笑,只是他覺得並不好笑,但王嘆之信以為真的反應實在讓人無語。

「這位瘋先生,冷笑話說完了,能講講實際情況了嗎?」悲靈說道:「你非但知道那些段落的順序,而且連內容都背得出來,那肯定知道『鬼宮』這詩的出處咯?」

封不覺道:「這首詩出自愛倫坡的短篇小說《厄舍府的崩塌》,我相信這個劇本也是基於此文衍生的。」他搬了張凳子坐下:「你們有誰讀過嗎?」

「沒有~」除了似雨若離,另外三人像是小學生齊聲回答老師的問題一般,拉長了聲音回道。

「沒有也好,他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封不覺道:「坡就是個高端文痞,賭博、酗酒樣樣都沾,追過御姐,娶過蘿莉。一生執筆諷人不倦,大部份小說只重氣氛,忽視情節,有時還會做些投機取巧的勾當,比如在《麗姬婭》的開頭,他隨便杜撰一段話,加個破折號就說是約瑟夫·葛蘭維爾的言論,十九世紀要是有搜索引擎,這傢伙早就該被評論界拉出去遊街了。」

「聽上去你是鐵杆粉嘛……」似雨若離冷冷道。

「聽上去你是羨慕嫉妒恨啊……」悲靈笑骨投來了鄙視的目光。

「越聽越像你啊……」王嘆之道。

「瘋兄你自重啊……」龍傲旻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勸勸他。

封不覺站起來,面不改色地死撐著:「略知一二而已,算不上什麼……」

「你連那詩都能背下來,就別再解釋了。」似雨打斷道。

「這位姐姐……」封不覺說道。

「您貴庚啊?叫我姐姐。」

「這位妹子……」

「你再叫一次試試。」

封不覺深吸一口氣:「似女俠……其實我這個人是相當博聞強記的……」

「瘋先生,你真的不用跟我解釋。」似雨若離的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封不覺大概獃滯了三秒鐘,然後若無其事地轉身道:「今天的風兒好喧囂……」

龍傲旻都覺得不好意思了,「瘋兄,就算被揭穿了你也不必太在意的,我們還是接著找線索吧。」

封不覺一口老血差點從喉嚨里噴出來,心道:你丫直接說後半句話不就完了,前面半句是在補刀嗎?

「對了,我正想問你們,不覺得奇怪嗎?」封不覺正色道:「怎麼我們全都走到餐廳來了?這屋子的結構應該是會變化的,我們在同一時間集中起來,是否意味著……」

話未說完,只聽得「砰」一聲,餐廳那唯一的一扇門自行關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