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38章山池鬼屋篇(五)

第038章山池鬼屋篇(五)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3127

封不覺沿著隧道繼續朝下走,之前那恐怖的景象對他沒有造成什麼影響,他還是正常前進,毫無壓力。

不多時,他便來到了隧道的盡頭,一個窄小而又潮濕的地窖中。

地窖里有一扇牢門,這並不奇怪,在更為遙遠的年代裡,這種大屋下的地窖基本是為了某種邪惡的目的而用作牢房的,如今則成了一處停靈之所。地板和走廊四壁都被仔仔細細地包上了銅皮,那個笨重的鐵制牢門沉重無比,一經推開,鉸鏈就會發出異乎尋常的刺耳吱啞聲。牢房正中間停放著一個棺槨,在離開好幾步遠的地方用手電筒的燈光一照,就知道那棺蓋根本沒有釘死,甚至沒有蓋准……

封不覺大刺刺地推開鐵門走了進去,不過他沒有著急去掀棺材蓋,而是用手電筒先在周圍的牆上搜索了一番,果然有收穫,在其中一面牆上,他又找到了「鬼宮」中的一段,這回是由血所書:

籠罩他舊居的榮華,

曾似鮮花怒放,

而今已成黯淡往事,

欲被歲月埋葬。】

「嗯……是第五段嗎。」封不覺看完,低聲道。

系統提示音隨之響起:

任務欄的信息也成了:

封不覺走到棺材旁,一手舉著手電筒,一手虛握拳頭,像敲門似的,咚咚咚——敲了三下棺材板:「喂,瑪德琳小姐,你還在嗎?」也不知道這名字他是如何知曉的。

…………

隨著時間的推移,勇者無敵的驚嚇值已漸增到了15%左右,並穩定在了這個數值,他會驚慌並不是由於遭遇了什麼實質性的怪物,而是因為他搜索了一段時間後,就找不到離開二樓的路了……

每一條走廊,每一個房間,以及那些牆上的畫、壁燈、裝飾物,都顯得陌生、卻又似曾相識。

這建築物表現出了明顯的空間異常,它的內部遠比從屋外看上去的尺寸要大得多。走廊的長度似乎時刻都在改變,去數走廊兩側的房門,每次都會得到不同的數目。而且到現在為止,勇者無敵也未能成功到達任何一條走廊的盡頭,只要他走到某一段的末端,就會看到一個新的轉角或是丁字路口。

進行一般的行走動作,體能值的消耗是微乎其微的,只有「長時間」行走,才會有明顯的體能下降。這和現實中的情況比較相似。如果你讓一個人徒步行走,連續走超過二十分鐘,他就會略微有些累的感覺,四十分鐘以上會感到腿酸,一個小時以上的情況,肯定得停下腳步休息調整。當然,這裡舉的例子是普通人,不是專業運動員之類。

這種疲憊是逐漸累積的,而且越久越明顯。在恐懼的侵蝕下,勇者無敵的這種反應加速了,當他看到體能值開始以可見的速度下降,他卻並沒有冷靜地選擇休息,而是選擇了加快前進的速度……

他已不是在探索,而是在逃跑。

他得到了一種強烈的心理暗示,如果不儘快做些什麼,就不僅僅是被困住而已了,當他的體能下降到一定程度時,黑暗中恐怕就會有什麼找上他……

「哈啊……哈啊……」勇者無敵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他看了一下遊戲菜單,自己明明還有整整1000左右的體能值,而且並不是在進行奔跑,只是快步走而已,不應該這樣才對。

他停下腳步,雙手支撐在膝蓋上,將氣喘勻了,咽了口唾沫。這一刻,他忽然發現自己的腹內有些異樣感,但又說不清究竟是種什麼感覺。

「怎麼回事……」勇者無敵低聲道了一句,自言自語能抵消一些恐懼的影響,幫助他集中精神。

突然,他的視線瞥到了什麼東西,他將臉轉過去,竟發現自己身邊有一面鏡子,一面高兩米左右的方形長鏡,就嵌在走廊的牆壁上,周圍是木雕的鏡框,雕紋簡約卻也不失精緻。

「奇怪……剛才有這個嗎?」他不禁問了一句,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此時的勇者無敵早已是麻木地目視前方,望著遠處的走廊末端埋頭前進,不再去注意走廊兩邊還有多少扇門,更不會去觀察那些諸如畫像、壁燈,雕塑之類的飾物了。但這走廊不算特別寬,像鏡子這樣的東西是第一次出現,又是這樣的大鏡子,他沒理由注意不到。

在發現鏡子的時候,勇者無敵是側對著鏡面的,處於彎著腰,雙手支撐膝蓋的姿勢,但他將注意力轉移到鏡子上以後,就本能地直起身子,將正面轉了過去。這一轉身,把他嚇得差點兒背過氣去。

鏡中影像看上去和本尊沒有什麼區別,但那個鏡子里的他,整個腹腔都暴露在外,腹部的位置沒有衣物和皮膚,一眼看去,直接就看到了一團腸子。

勇者無敵瞬間倒抽一口冷氣,臉色煞白,倒退數步,背靠到走廊的另一面牆上。他瞪著眼睛,呼吸都停止了將近十秒。

「幻……這是幻覺……」他稍稍恢復了一些冷靜後,面露狠色地走到了鏡子前面,「嚇唬誰呢……不就是看到自己的內臟而已嗎。」嘴上這樣說,驚嚇值是不會騙人的,他還是很害怕,只不過人在怕極了的時候會有各種不同的反應,發怒耍狠也是其中之一。

勇者無敵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鏡中自己腹部的位置,可以看到,裡面的腸子似乎還在蠕動著。再看得仔細些,竟可以看到一些詭異的細節……

那腸子的橫截面越看越怪……那看上去就像……像一條走廊!

他覺得後脊樑都涼了,脖子僵硬得轉不動。兩秒後,他怒喝一聲,一腳踹在了鏡子上,將其踹碎,然後轉身欲走。

誰知,他剛轉過身去就發現眼前的走廊兩邊出現了許許多多這樣的鏡子,原本的房門全都不見了,鏡子卻幾乎無處不在。

「啊!!!」無敵哥大吼起來,目不斜視地向前埋頭猛衝出去,他不知道這種狀況究竟是幻覺還是這大屋實際上的變化,但他感到了恐懼和危險,他一秒鐘也不想在這些走廊里多待。

哐啷啷一聲響,一個人影撞碎了玻璃窗,從大屋的二樓破窗而出。

從空中墜落的那一刻,勇者無敵毫無準備,前一秒他眼前還是走廊,他正奔跑在走廊的中段,前面分明是有路的,下一秒,玻璃割破皮膚和撞擊時的疼痛感突兀地傳來,他似乎撞上了什麼,身體隨即就失去重心開始摔落。

在死亡前的短暫片刻,他看到了屋外的景象。

遍布黴菌的石牆,環繞四周的枯樹,以及那山池死水中扭曲而龐大的黑色倒影。陰森可怖的氣息從池水、山牆、大屋深處不斷滲出,黑暗同時傾斜在了物質與精神的世界上。

在無形的岑寂中,勇者無敵落入了屋外的山池,鬼氣森森的池沼將其吞沒,他的喉嚨里連半點聲音都沒能發出來,眼前那幢巨宅就像一個冷漠的魔影,俯視著又一個生命的凋落。

最後映在這位職業玩家眼中的……是天空中一輪懨懨西沉的血月。

…………

系統提示音響起,讓王嘆之和龍傲旻二人心中一驚。

「不是吧!十五級的職業玩家就這麼掛了啊!」王嘆之驚道,他特地打開遊戲菜單看了看團隊那一欄想確認一下。果然,那兒顯示的玩家名字變成灰色,旁邊「生存中」三個字則變成了「已死亡」。

此刻,龍傲旻和他二人已經搜索了相當多的房間,但沒有找到什麼實質性的東西,除了遇上幾次地板突然塌陷,地下布滿尖刺的那種陷阱以外,是一沒線索,二沒獎勵。

「如果我們倆也是分開單獨行動的話,那剛才遇到的幾次險情也有可能致命。」龍傲旻回了一句,隨即又道:「不知道瘋兄單獨行動會不會也有危險。」

「覺哥的話……你就別擔心了,既然是他自己提出來要分頭行事,肯定考慮到了風險。」王嘆之道,「對了,我剛才在登陸空間閑著的時候看了點遊戲說明,如果某玩家身上帶著劇情物品死亡,他死後東西會隨機刷在某個隊友附近的。」

龍傲旻經歷的團隊劇本比較多,比他有經驗,他回道:「嗯,我知道,我們現在就找找。」

兩人立即就四下翻找起來,不過正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他們沒找到那封信,卻在一堆雜物底下的地板上又找到了一段鬼宮的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