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37章山池鬼屋篇(四)

第037章山池鬼屋篇(四)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2266

在一樓客廳的牆上掛了好幾幅畫,大部份都像精神病人的作品,畫中幻象叢生、晦澀不明。但唯有一幅,顯得並不那麼抽象。

那幅畫上呈現的是一處狹長的長方形隧道內景,四壁低矮,光滑、潔白,沒有中斷也沒有裝飾,前路看上去是個向下的坡。有點像……不,應該說十分像是一個墓穴。一些細枝末節的描繪顯示出這洞穴深埋於地下,在畫面中看不到任何出口,也沒有任何人工照明的光源,作畫者也不知用了何種方式,讓這畫中展現出一種鬼氣森森的、與環境不相宜的光線。

封不覺注視了那畫面五秒左右,目光就彷彿被定格了一般,一種未知的力量使他無法說話和移動。下一秒,他眼前就被黑暗遮蔽,什麼都看不見了。未過多時,當他恢復行動能力時,從行囊里拿出手電筒打開一看,自己已到了那畫中所繪的隧道里。

他不清楚這傳送的原理,也不知道自己的離開的過程有沒有被小嘆和龍哥看到,不過無論他們有沒有看到,恐怕他都得靠自己的力量來離開這個地方了。

他背後是一面石牆,用手推上去紋絲不動,頂壁低矮,上方顯然也沒有逃生的出路。封不覺嘆了口氣,從行囊里取出戴上,一手舉著手電筒,一手拿著管鉗,開始沿著隧道向下坡前行。

腳上有,封不覺毫不擔心會發生因探路導致的體能值缺失問題,走多遠他都無所謂。1100的體能值,加上裝備減少走跑消耗的特效,一路太空舞步遛下去都行,就算這下面真有惡魔城那麼大,他也自信能把地圖給探全了。

沿著隧道前行了大約十分鐘,封不覺的手電筒忽然閃爍了幾下,他用手搖了搖,對筒身拍了兩下,心道:電池不足?不可能吧……在上個劇本里根本沒用多久啊。接觸不良?更不可能了,這玩意兒上可是寫著madeinchina的,那質量妥妥兒的……

突然,前方傳來一聲詭異的低語:「放我出去……」

聲音從封不覺正面十米左右的距離傳來,他將視線從手電筒上移開,朝那兒看去,手電筒的光亮卻偏偏在這時完全消失,導致其眼前變得一片漆黑。

接著,手電筒的光又短促地閃爍了幾下,正好照出前方孤零零站立著的一個白影,看身形,這是個女人。她遍體鱗傷,骨瘦如柴,白衣上血跡斑斑,由於看見她的時間很短,加上光線與距離的問題,封不覺根本看不清她的臉。

亮光稍縱即逝,封不覺的眼前立即又成了漆黑一片,只是在他的視網膜上留下了那個恐怖的影像。隨後他的耳中再一次聽到了一聲哀鳴。

「放我出去!」黑暗中緊接著響起了人的身體和木板接觸的聲音,那是摩擦和撞擊聲,還有鉸鏈聲吱啞作響。另有一個極其遙遠的聲音隱隱傳來……彷彿有人在這地窖銅廊的深處哀怨地慘叫。

大約三十秒過去,手電筒又恢復了正常,不再閃爍,持續輸出著光線。

封不覺遭遇剛才的場景後,非但面不改色,還吁了口氣道:「原來手電筒沒壞啊,只是劇情導致的閃爍而已……」

這時,又有系統提示響起:

封不覺查看了一下,那條任務的當前進度已成了2/6,想必是其他人又找到了一段詞,不過從任務欄里看不到具體的內容。

與此同時,身在一樓的王嘆之和龍傲旻,正蹲在廚房的壁爐旁,看著磚牆上用煤灰一般的黑色物質所寫的第二段「鬼宮」。

「啊……完全搞不明白啊!」王嘆之看完以後就忘得差不多了,他來到壁爐前,仰面朝上,把頭伸進裡面想看看煙囪的狀況。

弄得一臉黑以後他才出來說道:「哎……太窄了,肯定爬不出去。」

起先龍傲旻好像沒搭理他這句話,王嘆之也沒太在意。不過幾秒後,王嘆之轉過頭去,發現龍傲旻的神色十分異常,只見他雙眼圓睜,嘴巴一張一翕,似乎在大聲說著什麼,但小嘆耳朵里沒聽見半個字。

這詭異的一幕讓王嘆之毛骨悚然,隨即他也意識到了什麼……此刻他自己的聲音也沒有從嗓子里出來。

接下來的情形,在當事人看來很可怕,但旁人要是看著肯定會覺得很好笑。

只見兩個完全不懂手語的人在那兒手舞足蹈,聲情並茂地配合著表情和唇語表述了半天,最後誰也沒弄清楚對方在說什麼……

我想最適合這種場面的台詞應該是:「你有病啊?」「你有葯啊?」「你有多少?」「你吃多少?」「你有多少吃多少!」「你吃多少有多少!」「你有病啊!」……

不過實際上,他們倆說的內容分別是。

王嘆之:「怎麼回事?你說什麼?你這手勢什麼意思?」

龍傲旻:「是你臉上那黑色的東西在搞鬼!」

站在龍傲旻的角度看得分明,王嘆之臉上黑色的煤灰像「活著」的面具般,此刻正做出一張怪誕的笑臉,這「黑面」的表情與小嘆本人做出什麼表情無關,彷彿是一張浮在臉上的畫。

最後龍傲旻想了個辦法,他在髒亂的廚房中找到了一塊抹布,擺在自己臉前方,隔著一段距離,做了個順時針擦拭的動作,然後用手指了指抹布,又指了指王嘆之的臉。

後者好似明白過來了,接過布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蓋在自己臉上一陣抹,當他把布拿開時,兩人同時恢復了正常說話的能力。

「哇!這什麼妖怪?」王嘆之看著手上的抹布,那「黑面」像印在布上的一樣,保持著完整的人臉形態從小嘆的臉上轉移到了抹布上面,此刻小嘆的臉上變得乾乾淨淨,一點黑灰都沒有。

「雖然不知道系統設置這玩意兒究竟有何意義……」龍傲旻這時才發覺,這個沒有實質殺傷力,也並不算特別嚇人的黑面,除了表達出一種系統整蠱玩家的惡意以外,似乎沒什麼理由出現在這裡。

「但我覺得還是燒掉它比較保險。」龍傲旻接過面具,在一個爐子旁找到了兩塊打火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