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36章山池鬼屋篇(三)

第036章山池鬼屋篇(三)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2178

「什麼意思?『鬼宮』是什麼?」王嘆之道。

「你下一句是不是要問,『可以吃嗎』?」封不覺道。

「我已經過了問『可以吃嗎』來惡意賣萌的年紀了……而且我現在很嚴肅好不好!」王嘆之道。

「你們自己看。」封不覺站了起來,讓小嘆和龍哥可以看到剛才他蹲著的時候正在查看的東西。

二人湊近後便發現牆上有字,似乎是用刀刻在上面的,內容全是英語,不過玩家打開遊戲菜單再觀察可以看到翻譯。

那貌似是一段英語短詩之類的東西,內容為:

「這到底什麼意思啊?」王嘆之看完後一頭霧水。

「大概是這篇文章叫『鬼宮』,一共有六段?」龍傲旻也是隨便一猜。

他們都覺得……反正有封不覺在,那傢伙什麼都知道,問他就是了。不料,兩人回過頭去,卻發現這小子已經不見了……

「覺哥?」王嘆之環顧四周,又側身一步抬頭看了看通往二樓的階梯:「人呢?一不留神他就閃了?」

龍傲旻左右張望也沒找到其人影,只得無奈地聳肩道:「他剛才已經說了要分頭行事,想必是趁我們看這段詞的時候悄悄溜了。」

王嘆之道:「那我們也去找找線索吧,反正覺哥說了主線任務變更後再來這裡集合嘛。」

龍傲旻點點頭,兩人隨即就開始對一樓展開調查,逐一推開那些可以開啟的門,查看房間里有沒有「鬼宮」的其餘段落或是別的線索之類。

…………

一樓複雜的迴廊內。

兩位女玩家正緩慢而警戒地前行著。看這陣勢就知道她們已經遭遇過一些陷阱之類的東西了。

此刻,似雨若離的手中已是拿著一把鋥亮的長劍。這物品雖然只是普通品質,但她就是用這普通的武器便獲得了的稱號,足可見其必有過人之處。

悲靈笑骨並未拿出槍械來,她和封不覺做出的判斷差不多,如果這個劇本皆是鬼魂和陷阱的話,恐怕就用不著槍了。

「誒?」走在後方的悲靈忽然一愣,幾秒後說道:「哈……他們居然找到了一個支線任務。」

似雨若離看了一下任務內容,問了句:「我們是否也配合著找找這『鬼宮』?」

「嗯……不用刻意去找吧。」悲靈邊想邊回道:「我們暫時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再說我們現在本來就是在找線索。」

「那繼續吧。」似雨若離應了一句,再度前行。

…………

二樓,勇者無敵正置身於一間十分寬大的房間中。和客廳一樣,這間房的窗戶長窄,位置偏高,距離黑黝黝的橡木地板有著一段距離,紅殷殷的微光從窗欞間射進來,剛好能照亮屋裡比較顯眼的東西,卻不知這大半夜的,窗外紅光從何而來……

勇者無敵極盡目力也望不到房間較遠的角落或是回紋凸花的藻井,當然,他是不在意這些細節的,看清了又怎樣呢?他只要知道角落裡沒有藏著怪物就行了。

周圍四壁上懸掛著暗淡的幛幔,一應傢具全都大而無當,古舊殘破,看上去毫不舒適。四下堆散的書籍和樂器並沒有給這房間添加分毫的生氣。空氣中彷彿都能吸到一股子悲涼,陰森沉鬱的氣氛四處飄浮,浸透了一切。

聽到任務提示後,勇者無敵看了一眼菜單,他的第一反應是那兩名女玩家在府邸中發現了什麼,從而觸發了支線任務,他可不認為這任務是另外那三個菜鳥能找到的。

雖然並不擅長解謎,但勇者無敵好歹是個職業玩家,推理不行,遊戲經驗還是有的。他先是把這間房粗略地搜了一遍,想找找裝備或消耗品之類的東西。可惜,這屋裡能抄起來掄的只有一把木吉他和一個斷了弦的小提琴,用這些脆弱的木製品砸怪還不如他赤手空拳去打,其稱號賦予的特殊能力就是被動提升拳頭的破壞力。

找不到裝備,勇者無敵就開始找任務物品,他並不知道「鬼宮」是什麼,也沒有興趣把散落在地板上的書都拿起來讀一遍,他只是走向了房間里最像線索的一樣東西——書桌上的一個信封。

這屋裡其他可以讀的東西或是掉落,或是堆放在地上,唯有這個信封還放在書桌上,由一個墨水瓶子壓著。

拿起墨水瓶時,勇者無敵發現有一些墨水印透了信封,在上面留下一塊污跡,而且早已風乾了。他拿起信封,猛吹一口氣,又輕輕拍了幾下撣掉灰塵,然後才將其拆開,抽出信紙開始看。

這封信並不完整,很多地方被墨跡遮住,剩餘的部份也有多處模糊不清。信的開頭和落款都看不見,但從可見的內容來推測,此信應該是這大屋的主人寫給朋友的。

寫信人說自己因某種「詛咒」而患了急病,被神經錯亂折磨得苦不堪言,他渴望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私交,他期望這位友人能前來小住一些時日,也許這樣能使他的病得以好轉。

信的字裡行間確實透露出一些精神紊亂的跡象,有些內容純粹是由於書信人的手在抖或者腦海中組織出的句子語無倫次從而難以看明白。

勇者無敵雖然沒看出什麼頭緒來,但還是將這信收起來帶上。最後再掃視了一圈這個房間,他才轉身離開。

…………

一條漆黑的石頭隧道中。

一支手電筒的燈光忽然亮起,照亮了前方的一小段道路。封不覺一看到眼前的景物,口中就念道起來:「這房子的問題很嚴重啊……惡魔城啊這是?空間錯亂還帶傳送的啊?」

其實在幾分鐘前,他並不是有意從小嘆和龍哥的背後悄悄溜走,他只是走到了客廳中的另一面牆邊,想近距離看看牆上掛著的一幅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