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20章詭影迷城篇(四)

第020章詭影迷城篇(四)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2513

剛剛的黑暗降臨時,那邊的寂寞妹子便驚叫起來,孤獨小哥也挺害怕的,不過女朋友還抓著他的胳膊,他總不能也跟著大叫,他只好故作鎮定地對寂寞說:「別怕,有我在。」但事實上,七級的孤獨小哥連可以用來打怪的武器都沒有,可謂自身難保。

他和寂寞二人從一級開始就一起排多人訓練模式,到了五級以後進了一次團隊生存,結果都死了,不過他做出的貢獻比寂寞稍微大一點,所以當其他玩家通關了那個劇本後,孤獨稍微多拿了點經驗。後來他們又去排了一回團隊生存,卻還是沒能通關就雙雙陣亡,所以二人現在一個七級,一個六級,身上都沒有裝備,也沒有技能,打怪基本靠手的狀態。

看到此處,我想很多人都明白了。龍傲旻之所以會被分配到這個團隊里,也是系統特意安排的。同一時間排隊的玩家或許有上百人,為何偏偏是這五人的組合?就是因為系統根據孤獨和寂寞之前的表現,將他們判定為了較弱的玩家。

為了扶他們一把,系統將龍傲旻這個十級的,而且比較強力的玩家加到了團隊中,同時,為了保持整體難度,系統又找了兩個等級比較低,但是通關表現相當強力的傢伙進來拉低隊伍的平均等級。

於是,就有了這樣五個人的組合,他們等級總和是33,平均等級就是6.6……正好就是六七級的劇本難度。

再說得通俗一點,這是系統為孤獨和寂寞製造了一次抱大腿的機會,希望他們能成功通一次劇本,免得他們死太多,死出心理陰影來……

「剛才那是什麼?」龍傲旻說道,其實這話是脫口而出,他也沒指望有人能告訴他答案,只是因為這情況怪嚇人的,所以心裡發慌,想問問別人的看法。

沒想到封不覺用冷靜的口吻,認真地回答道:「有三種可能,我過會兒再給你解釋。」

王嘆之這回倒是沒有叫喊,不過他臉色慘白,說話聲音顫抖著:「要……要要不要這這……么搞啊?地鐵里里……關燈就就……算了……這昏天黑月之下……居然也能關燈!想嚇死人啊!」

「嚇人的東西在那邊呢。」封不覺面無表情地指了指王嘆之身後的方向。

小嘆僵著脖子回過頭去,而龍傲旻和遠處的孤獨、寂寞也都在這時看到了封不覺所指的東西。

但見最後那隻怪嬰,爬上了一輛巴士的車頂,厲嘯一聲。它的樣子已發生了改變,皮膚變成了黑色,雙眼射出綠光,牙齒則成了狹長的獠牙,雖然身軀的尺寸沒變,但手上的鐮刀和一雙獸腿都長了將近一倍。現在這怪物完全站直時,高度已接近一米六,而且其雙臂鐮刀可攻擊的範圍,顯然長於人類的臂展。

王嘆之吞了口口水,低頭看看自己手中那把水果刀,再看看怪物的「臂刀」……一種自卑感油然而生。

「吃下奇異甜食以後正好進化了的感覺呢……」封不覺拿著管鉗從車上了走下來。

「我從正面上,把它引下來,你們看準時機從側面攻擊它。」龍傲旻說話間就已向前行去,他可無法像封不覺一樣,在這種時候還能開玩笑。

可惜,龍傲旻的戰術未能成功實施。有可能是這怪嬰本就能聽懂玩家的對話,或者就是它的智商設定遠比他們想像中高。那怪嬰根本不理龍傲旻,它曲腿一蹬,在巴士車頂上留下兩個凹陷的蹄印,高高彈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拋物線。它竟是越過三人的頭頂,飛撲向了十餘米外,目標是路燈之下的孤獨和寂寞。

此刻,龍傲旻很想發動剛才那個技能衝過去幫忙,卻實在無能為力,之前他幫封不覺解圍的技能是其稱號賦予他的特殊能力,發動的消耗是體能值上限的30%,而且cd足足有一小時。

關於「稱號系統」的各種狀況暫且不表,總之現在有能力救孤獨和寂寞的人,只有他們自己了。

眼看怪嬰從天而降,雙手的鐮刀斜著斬向了二人。站在街心的三人一同奔向了那裡,但怪嬰似是一塊從投石機上飛出的落石,以它加強後的誇張跳躍力而言,其在空中做出的這種移動是玩家用步行難以追趕的。

「朝我們這邊跑!低下頭!」封不覺大喝一聲。

這無疑是在指揮孤獨和寂寞做出應對,這也是一個很正確的應對,那二人無論是向後退還是分別朝兩邊躲閃,都至少會有一人在怪嬰落地後立即被幹掉。而傻站在原地或是妄圖擋下攻擊,死得估計會更快一點。

二人只有壓低身子朝前沖,在那怪物撲空並轉身折回的幾秒當中,儘可能地接近封不覺他們三人,才有雙雙生還的機會。

在這種命懸一線的時刻,一聲聽上去底氣很足的命令是很有效果的,心中無助恐懼者往往不及多想就會照辦。果然,孤獨在聞言的瞬間便拉著寂寞低頭向前衝來。

怪嬰從空中殺到時,二人正好從它腳底下溜過去,竄到了它的背後。鐮刀斬在空處,它似是氣急敗壞,蹄子點地,轉身便追,僅用兩秒就逼近了那正在逃跑的二人。

但這怪嬰很不走運,一個與那二人呈反方向奔跑的壯漢此時已經殺到,一閃身擋在了怪嬰的面前。一塊灰色的金屬圓盾如鐵壁一般,攔住了怪嬰的去路。

強化過的鐮刀手臂快速揮舞斬落,呲呲聲絡繹不絕,可這攻擊卻依然只是在盾的表面激起了些許火花,連一道劃痕都沒留下,那怪嬰似乎還逐漸放慢了攻擊的速度並且收力了。

被摧毀後遺留的殘骸,原來只有一根拇指大小,在加入次級艾德曼合金重新冶制後做成了這塊盾。它似乎比其它量產型的這類盾牌稍強一些,但多次實驗都表明,並沒有顯著的數據差異來支持這種理論。】

這塊盾牌的屬性很強,和封不覺的管鉗相比,其在遊戲初期能發揮的作用顯然更大。那怪嬰的攻擊會慢慢停下,也是因為它明白,繼續這樣割一會兒,自己的鐮刀手恐怕得被磨平了。

怪嬰放棄了突破龍傲旻的防禦,它想利用速度優勢繞過這根難啃的骨頭,去對付其他人,但他已經浪費了太長時間,一個頭戴黑色鋼盔、手持水果刀的男人已悄悄繞到了它的身後……

由於武器不太給力,而且人也比較膽小,王嘆之沒敢貿然動手,他從一輛車旁繞過,溜到了怪嬰後方,才舉起武器,一刀直插怪嬰的頸椎,也不知這種捅不死你也把你弄癱瘓的攻擊部位選擇,是不是學醫的人都會幹的事情。

一聲怪叫,黑色膿血噴了出來,濺了王嘆之一臉。而這怪嬰竟仍未氣絕,還想掙扎。

這時,一把管鉗從側面殺出,慘無人道地捅進了怪嬰的左眼窩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