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14章

第014章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2465

在通往下一個房間的路上,封不覺發現了一件可喜的事,就是他專精等級中的一欄被開啟了,現在是f級,也不知是擺弄walkman還是折報紙帶來的結果,反正開了就好,通關獎勵的技能如果是或者系的,應該就可以直接學習了。

幾分鐘後,他終於到達了又一扇標紅的門前,這回他推門就進。

房間不大,靠牆處放著兩台電視。屋子正中有一張桌子,桌子上竟然直接擺著一把鑰匙。右手邊的牆角有一根直立的管道,探出地面一米左右,封不覺走過去看了看,這直徑大概正好能塞進網球。

這回他什麼都沒碰,身後的門就自行關上了,同時,兩台電視中的一台亮了起來,畫面中出現了那個白面玩偶的形象。

「你好,亞瑟,或許你覺得遊戲到此已經接近尾聲了,或許你認為自己很快就可以活著離開這裡。但請你捫心自問,你真的有這種資格嗎?一時的善舉和片刻的痛苦就能改變你那虛偽的本性嗎?

你我都很清楚,你還沒有得到真正的救贖。」

封不覺沒有說話,他覺得這段話不對勁兒,所謂「一時的善舉」和「片刻的痛苦」,應該是指他通過前兩個房間時的選擇,這說明這段錄像可能剛剛錄完才幾分鐘,又或者……畫面中根本就是在播放實況。

第二台電視的屏幕也突然亮起,封不覺看到了難以置信的場面,那台電視里竟然出現了王嘆之。畫面中的王嘆之也在一條走廊里前行著,他看上去已經受傷了,身上有血跡,走路姿勢也有點奇怪。

「在名利場中打滾,讓你結識了很多與你稱兄道弟的小人,我相信即使得知你失蹤或死去,這些人也將毫不在乎。但是……亞瑟,你還有一個朋友,一個真正的朋友。」玩偶說道:「約翰現在也在進行著一個遊戲,但他的終點,是一條死路。而唯一能帶他逃生的東西,同時……也是可以幫你離開這兒的東西,就是桌上的那把鑰匙。

你可以用它打開最後的一扇門,也可以把它扔進牆角的管道中,送到約翰那邊。

鑰匙只有一把,如果卑鄙偽善的亞瑟·席格選擇死去,那麼善良正直的約翰就可生還。

生與死,做出你的選擇吧。」

封不覺盯著那電視畫面,愣了足足兩分鐘。他在思考第二個電視中的王嘆之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到底只是在自己這個劇本中所生成的虛假畫面,還是此刻自己真的看到了另外一個單人生存模式劇本中的王嘆之?如果是後者,那這個系統也未免太犀利了,居然能讓兩個不同玩家的劇本在某一時刻發生重疊?

他心想:看來這答案得等到劇本結束後再去問問小嘆了,現在只能推測,無法驗證。

此時封不覺不禁讚歎起這個劇本的高明來,設定中的亞瑟確實不是什麼好人,之前那兩關也不足以改變什麼,但先前的只是鋪墊而已。

根據這個劇情來看,最後的這個選擇才是關鍵。如果亞瑟犧牲掉約翰,選擇自己逃生,那麼他此後的一生都將遭受良心的譴責,生活在痛苦之中,他的自私虛偽會被無限放大,折磨他的心智。亞瑟最終會走向另一個極端,成為一個瘋狂的利他主義者,一名真正的慈善家,這樣才能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些。

這就是所謂的「救贖」,讓遊戲者在試煉過後,懂得尊敬和珍惜生命,對自己的餘生心存感激。

而另一種情況,是亞瑟選擇自己死亡,讓好友約翰活下去,那直接就是一種犧牲式的救贖。

封不覺聳聳肩,走到桌前,把鑰匙拿起來,看了看最後那扇緊閉著的門,自言自語道;「這麼說來,我這個劇本就以失敗告終了啊……」他走到管道旁邊,也沒多想,就把鑰匙扔進去了。

隨後,第二台電視的屏幕被關閉,第一台電視中的玩偶再次開口說話:「令人傾佩的選擇,亞瑟,別擔心,死亡,是靈魂的升華。」看來這還真不是錄像。

「那扇門……」封不覺轉過臉來,指著門的方向道:「通向的是一條死路。」

電視中玩偶的脖子微微轉動,沒有回應。

「你的用詞很有意思……也很嚴謹,我差點就被騙了。」封不覺說道:「能帶他『逃生』的東西,也是能幫我『離開這兒』的東西。」他笑道:「呵呵……如果我拿鑰匙去開門,我反而會死,沒錯吧?」

玩偶依舊沒有回答,沉默著。

「你說我『可以用它打開最後的一扇門』,但並沒說過打開以後就可以活,我只會『離開』而已。」封不覺道:「而最關鍵的提示就是……『卑鄙偽善的亞瑟·席格選擇死去,善良正直的約翰就可生還』這句話。」他攤開雙手:「我想了幾秒才明白,這並不衝突。此刻,約翰拿到了鑰匙,他可以生還,而『卑鄙偽善』的亞瑟已經死了。

站在這兒的,是為了朋友可以犧牲自己,通過了試煉的亞瑟·席格,一個『令人傾佩』的人,他的『靈魂得到了升華』,我說的對嗎?」

玩偶終於開口了:「很出色,你看破了遊戲的規則,但這卻讓我對試煉的結果產生了質疑。」

「你真的只是系統生成的一組劇本數據而已嗎?」封不覺虛起眼,走向了電視:「難道對你來說,我的選擇並非是已成定局的邏輯結論?我過關的依據究竟是良心還是狡詐也很重要嗎?」他蹲在電視前面,用那種和錄音里一樣的口吻,壓低了聲音道:「這個劇本的最後選擇其實並不是在生與死之間。而是一個關乎本我、自我和超我的遊戲。

如果我將自己代入到『亞瑟·席格』的心態,那就是以本我的意識去選擇,那個卑鄙的記者無疑會捨棄別人而求生,用鑰匙去開門,那樣就會死。

如果我完全以一個『玩家』的心態去看待問題,就是以自我的意識去選擇。對驚悚樂園的玩家來說,這無非就是一個劇本罷了,選項很簡單,通關或者gameover。於是,我同樣會拿鑰匙去開門,還是死。

只有以客觀心態帶入主觀角色的人,『一個專註地扮演著亞瑟·席格的玩家』,才能以超我的意識去下決定,那樣,即便不破解你的把戲,我也會選擇把鑰匙扔進管道,因為這才是對劇本最完美的詮釋。

而那時,你便會回饋給我一個驚喜的結局,是這樣嗎?」

電視屏幕居然在這時突然黑屏了,彷彿是那個玩偶強行停止了這種交流。封不覺的耳邊立即響起了那熟悉的、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的系統提示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