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13章

第013章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3776

看到門打開,封不覺鬆了口氣,他沒有急於跑出去,而是借著門外照進來的燈光,走到那個關猴子的籠子旁,打開插銷,拎起閘門,把那隻昏睡中的猴子抱了出來。

「劇情物品,卻顯示可以帶齣劇本,嗯……」封不覺沉吟道,他試著把這猴子裝進行囊,成功了。隨即他就走出了這個房間。

門外是一條通道,四壁基本都是金屬,屋頂還是四五米的高度,照明正常,依舊找不到任何一扇窗戶。通道兩側有一些門和岔路,但不是打不開,就是被大型的雜物堵死。真正的通路顯然只有一條,牆上時而會出現紅色噴漆畫的箭頭指引封不覺該怎麼走,經過幾次徒勞的嘗試,他明白這段路上應該找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了,於是就加快速度,跟著箭頭跑,大約在七八分鐘後來到了通道的盡頭,這裡又出現了一扇被標紅的金屬門。

這扇門沒有把手,正中間的位置有一個圓形的閥門手輪,封不覺走上前去握住手輪,試著轉了一下,感到阻力頗大,他使上相當大的力氣才將其轉動。

轉了大半圈後,這門動了一下,從門縫裡滲出了一陣冰涼的空氣,封不覺瞬時就有了不祥的預感。他推開門的時候,才發現這扇金屬門非常厚,而這房間顯然是個密閉的冷凍室,一開門就有一股強勁的冷氣撲面而來。

房間內部是名符其實的「冰天雪地」,地上鋪滿了白色的霜雪,四面牆上都有結冰的跡象。抬頭望去,除了照明設備,可以看到天花板的三個角落各有一根直徑一米左右的管道,就在門被打開的一瞬間,管道中開始飄出白色的雪花,好在這管口雖大,但飄下的雪花只是零零星星的,不算很多。

封不覺深呼吸一下,朝手掌里哈了口熱氣,搓了搓雙手,走進了房間。跨過門檻後他就發現,這房間的地面深度不對勁兒,地板比門的下框還低了一截,和門外的通道根本不在一個水平面上,所以地面上那看似薄薄一層的白霜,其實是齊膝厚的積雪。他一腳踩下,腳踝以下就陷進了雪裡,凍得他趕緊小跳幾步,但是沒用,這雪很柔軟,想讓腳不陷下去的方法就是加大接觸的面積,於是他果斷跪下了……

他沒有關門,直接跪著來到房間對面的牆邊,那裡還有一扇門,但上面沒有開門的手輪,只有一個嵌在門上的、需要輸入密碼的電子鎖,顯示屏上有四位密碼的空位。在那門鎖旁的牆上有一塊明顯可動的鐵板,鐵板邊長十厘米左右,正方形,上有個小把手。封不覺拉開這塊板時,供他進入房間的那扇鐵門就自動關上了。

鐵板後面是個很小的空間,擺放著一盤磁帶,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很明確了……

封不覺取出磁帶,又拿出了身上的walkman,將裡面原來就有的那盤磁帶拿出來裝進行囊,再將這盤新的放進去,按下了播放鍵。

「聖誕快樂,亞瑟。這是一個家人團聚的日子,同時,聖誕精神也意味著無私的付出與祝福……」

封不覺一邊聽錄音,一邊對這間屋子開始了第二遍細緻的觀察。他剛才就注意到了屋子裡最醒目的,是一側金屬牆壁上,貼著一張看上去還很新的報紙。這塊牆壁顯然處理過,報紙周圍結冰現象還不嚴重,雖然充斥著人造雪,但這房間的濕度不算太高,紙上的字還很清晰。其中最醒目的一篇報道標題是「他們與我們沒什麼不同」,旁邊配的照片是一群流浪漢正圍著一個廢油桶取暖,背景中的天空正在下雪,地面也是白色的。當然,這篇報道也是出自「亞瑟·席格」之手。

「你經常出席慈善晚會,在鏡頭前拋頭露面,但我們都知道,私底下你從不給任何機構捐款。你呼籲人們不要歧視那些無家可歸的人,但你自己卻從未給予任何社會地位比你低的人以尊重,你的刻薄和勢利讓你身邊的每一個人作嘔。你也為老年人說過話,聲稱他們需要得到更多的關注和理解,但你每年都用工作為借口拒絕與自己的父母共度感恩和聖誕。

亞瑟,你曾不止一次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指責世人的冷漠和制度的不公,可你的實際行動顯示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現在,你有機會了解那些無助的人們究竟是怎樣度過難關的了。在這個積雪的房間中,有一張硬紙片,紙上寫著開鎖需要的密碼,你要做的就是把手伸到腳下的積雪中去尋找那張紙片。

就如每一個在雪夜街頭挨凍的人都在渴求著一絲飄渺的希望那般,你不會有時間上的限制,但即使找到了什麼,最好的結果也不過就是挨到天明……」

錄音結束,封不覺已是凍得瑟瑟發抖。遊戲給出的服裝在虛擬溫度二十多攝氏度的環境中可保證玩家的舒適,再熱或再冷一些,玩家就會有相應的體感。現在這個冰窟一樣的屋子明顯處於零度以下,而且天花板上那三根管道還在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增加著積雪的厚度。

為了保證手指的靈活,封不覺呼氣時都對著手心,他腦中快速把那段錄音過了一遍,隨後口中念念有詞地重複起最後一句話來:「就如那些挨凍的人那般……找到了『什麼』,就能挨到天明……」據他推測,這是唯一的提示,相當隱晦,但一定預示著什麼。

封不覺又重新站起來,他膝蓋以下已經完全凍僵,現在兩隻腳踩進雪地里也無所謂,因為凍得都沒感覺了。他搖搖晃晃地來到那張報紙前,目光灼灼地注視著那篇報導和照片,仔細搜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