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08章

第008章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4316

「1月10日,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絕不會相信這個孩子所做的事,湯匙就那樣漂浮了起來,並且被他隨意扭曲成別的形狀……

1月13日,他說感覺到有人在看著他,很多很多人,並稱自己很害怕……

1月16日,他似乎不再害怕了,時而露出微笑,但變得沉默寡言……

1月17日,所有測試結果正常,我們六人中沒有一個能解釋這孩子身上發生的事情……

1月19日,他開始畫畫,儘管他的父母表示,過去他從未展現出任何繪畫才能,但他卻能畫出十分逼真的素描……

1月22日,他不斷地索要紙張和鉛筆,不眠不休地作畫,他只畫人的臉,而且畫像中的人臉從一開始的平常模樣,變得越來越怪誕可怖……

1月25日,牆上出現了用血畫的人臉,我們在他病房的地上找到了一隻麻雀的屍體,他手上很乾凈,這令我不安起來,我想起了那個湯匙……

1月26日,那條走廊里的窗戶竟全部都消失了,剩下密不透風的牆,前一晚的監控錄像只拍到一片模糊的影像,我也不知道該請求誰的幫助?警察嗎?他們會以為我瘋了而把我關起來……

1月30日,李察失蹤了,我們其餘五人都變得很不安,牆上又出現了更多的血臉,這次我們甚至沒有找到……我不知道……他的屍體?

1月31日,我得離開這兒……我應該請求休假,直到這孩子因病去世……不……辭職更好!

2月1日,我想我逃不出去了,這棟建築里已找不到可以出去的路……如果有人看到這本筆記,請記住我的話,他害怕!有機會就殺死他!不要猶豫!否則死的會是你!」

…………

封不覺和王嘆之一同經過了那個轉角,前方的走廊還是很敞亮,但這次沒有門,兩邊都是雪白的牆壁,再往前幾十米,又有一個丁字路口。

兩人小心翼翼地前行,封不覺把筆記本的內容稍加提煉後複述了一下,他盡量說得不那麼嚇人,但還是把小嘆同學嚇得臉色刷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們要面對的不是鬼魂,而是在得了重病以後受到精神污染的超能力兒童。」封不覺總結道:「至少這個劇本是這麼設定。」

「知道了這些又能有什麼幫助啊……」王嘆之的口吻表示他的壓力依然很大。

「首先,在心理上,知道了對方是個人,我想你恐懼的程度也會稍微減弱幾分。」封不覺回道:「其次,實際意義在於,我們知道,他是有實體的,可以直接上去k他。」

「喂……你覺得寫筆記本的人,還有這個劇本里的其他受害者……就沒有試過嗎?」王嘆之一臉驚惶:「他們在人數上不止兩個吧?」

「他們會爆炸神拳嗎?」封不覺問道。

「覺哥,我有個疑問……要是我們沒有找到這個技能,或者正巧我們倆的格鬥專精都沒開啟,又或者根本沒有進行解謎,那會是什麼狀況?」

「那我們在遇見他以後,會面臨一個選擇。」封不覺道:「究竟是跟他拼了,還是逃跑。」他考慮幾秒:「沒有解過謎的話,我們就得根據與其接觸後的具體情況,比如受傷後的生存值損失多少來判斷抉擇。在恐懼和死亡威脅中,難度就偏高了。

但經過對劇本的了解後,此刻不用接觸我也基本能確信……以我們的戰鬥能力而言,只能逃跑,硬拼肯定死。所以我想……這個劇本的通關方法,應該有一種是逃出通關。」

「那我們現在的危險程度豈不是和沒有解過謎一樣啊!」王嘆之道。

「不,有區別。至少在第二個房間,你獲得了一個技能。」封不覺道:「在第三個房間,我們還得知了他的弱點,那麼此刻無論是選擇幹掉他還是逃跑通關,成功率都得到了相當的提升。」

「我那個20%的技能先不談,你不是說關於他弱點的那行字被一塊血污給遮住了嗎?」

「系統在這裡安排了一個十分簡單的推理,結合筆記的上下文,分析這孩子所做的一系列行為……剔除那些不重要的修飾或迷惑人的部份,這筆跡的內容基本就和怪物檔案一樣明晰。」封不覺說這話時,他們又經過了一個轉角,前方出現了一個寬廣的大堂,天花板的高度升高了,照明依舊很好,但周圍依舊全是牆壁。

「1月10日,意念移物;1月16日,人格變異;1月19日,異常本能開始覺醒;1月25日,可用意念影響活物;1月30日,已可以對付大體型的活物,即人;2月1日,超神般的殺戮。」封不覺冷靜到冷酷地分析著:「而關於他弱點的提示,在1月26日那段,以及我們目前為止的所見到的狀況。」他頓了一下:「他害怕陽光。」

「可這裡很……」王嘆之那個「亮」字還沒講出來,封不覺就打斷了他。

「是陽光,不是燈光。」封不覺解釋道:「在進入第一個類似病房的房間時,我就覺得很違和,撇開血腥的環境不談,病房和其對應的走廊居然都沒有窗戶,不符合最基本的建築常識,當時我還懷疑這建築是在地下。接著,我發現第二個、第三個房間,也都沒有窗戶,為什麼?」封不覺頓了一下:「我可以理解這些房間里的詭異景象,畢竟這個劇本里的這所……大概是醫院吧,很明顯已經發生了空間扭曲,我們打開門後有可能看到任何景象。但看完筆記以後,我明白了,這是一種提示。」

他伸手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