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05章

第005章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2382

封不覺躺進遊戲艙,依然以非睡眠模式登陸了遊戲。

來到登陸空間後,點擊選定遊戲,這回沒有任何提示跳出,屏幕上只是顯示了可選的遊戲菜單,比如社交選項,即好友列表和黑名單,還有就是更多的遊戲介紹,如果玩家在網站上沒有讀過,也可以在這個空間里瀏覽,考慮到時間比例的問題,這樣其實能省一倍的時間。

封不覺搜索到了王嘆之的昵稱,將其添加為好友,然後發送了組隊的邀請。

王嘆之加入隊伍後,封不覺身旁的顯示屏上跳出了隊伍名單,上面顯示著隊伍中兩人的昵稱和等級。

有三種選項出現在了屏幕上,分別是:單人訓練模式,多人訓練模式和單人生存模式。由於他們二人是組隊狀態,那兩個單人才能進行的模式是無法選擇的灰色圖標。

「覺哥,咱們只能進那個『多人訓練』了吧。」王嘆之此刻已可通過顯示屏跟封不覺通話,在他的登陸空間內,也能看到和這個屏幕上一樣的信息,不過操作權在隊長的手上。

「嗯……進去再說吧。」封不覺回道,點擊了選項。

封不覺身處的電梯又開始動了,同樣是在向下降的感覺。

於此同時,一段字幕直接在其眼前浮現,並配合著系統提示音:

這裡得說明一下,封不覺生活在某個平行宇宙中的2055年,在他生活的世界,性騷擾和各種歧視罪抓得相當嚴。後者不至於判刑,但嚴重者的公民id會被加入各種行業和機構的黑名單;前者則是妥妥兒的可以判刑。

封不覺以前接觸過很多遊戲,神經連接型遊戲也用頭盔玩過,基本上都能看到類似的條款,隨著光腦不斷升級,玩家能打的擦邊球越來越少,可以說是將這兩種行為扼殺在了構思階段。

聽完提示,電梯的門開了,幾乎在同時,耳邊又響起了相當滲人的詭異語音,這次是個嗓子尖銳的男人聲音:「歡迎來到驚悚樂園。」說完還發出一陣駭人的獰笑。

電梯門外的景象,又是條走廊,但這條看上去還挺寬敞的,地上是瓷磚,兩面牆壁都粉刷成白色,其中一邊有三扇門,此刻都是關閉著的。天花板上的照明設備運轉正常,光線十分充足。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消毒水的氣味,加上這建築格局,一看就是家醫院。

封不覺立刻就走出了電梯,隨即他身後的電梯門就關閉起來,然後,電梯的影像逐漸扭曲消失,最終變成了一堵牆壁。轉過頭去,他看到側後方還有另一扇電梯門,和自己剛才走出來的那扇平行。

封不覺走到了那扇門前,探頭往裡瞧,就聽見:「啊……」一聲慘叫。

「你有病啊?」封不覺問道。

王嘆之喘了口氣:「我剛下定決心要出去,你的頭就突然伸出來,嚇我一跳。」

「我能不能問問,就現在你被我嚇這一跳,驚嚇值多少?」封不覺確實很好奇。

王嘆之聞言便去觀看菜單,他這個舉動在封不覺看來,只是雙眼的視線不知將焦點移到何處,過了幾秒又恢復了。

「我現在已經鎮定下來了,驚嚇值在3%左右浮動。」王嘆之回答:「不過剛才那一秒究竟竄到多高,我也不知道。」

「嗯……根據恐懼的程度瞬間增漲,然後再降下來是嗎……」封不覺念叨著:「對了,驚嚇值在能量槽里顯示出來是什麼顏色的?」

「呃……亮紅色。」

「哦,原來如此。」

「覺哥,你那病……難道始終把驚嚇值保持在0%啊?」王嘆之當然知道封不覺的病情,不過他一個剛畢業的實習醫生,對這種病自然是無能為力。也正因為他是學醫的才會明白,封不覺這個病恐怕真得看運氣,運氣好可能三十年都沒事,運氣不好,三分鐘內完蛋也不奇怪。

「對。」封不覺淡定地回道。

「那我全靠你了……有什麼情況你可得罩著我。」王嘆之道。

封不覺沒有回這話,只是說道:「劇本開始前的準備時間只有三分鐘,你再不出來就要被系統強行推出電梯了。」

王嘆之聞言,趕緊邁步走出來。

那部電梯還未完全消失,封不覺就從行囊里掏出一塊石頭,遞給王嘆之:「拿好,頭前帶路。」

王嘆之接過石頭,看完屬性,嘴角抽動著:「覺哥……就算你在新手教程里撿起這個來用過,也不至於會不捨得扔掉帶回登陸空間吧……」

「你這是嫉妒。」封不覺無恥地回道。

王嘆之二話不說,把石頭隨手扔在地上,順勢從行囊里抽出一把大約五寸長的水果刀,「我這個屬性比較好。」

「為什麼你會有裝備啊!」封不覺喊道,之前在電話里王嘆之說他新手教程的恐懼評級是膽顫心驚,按照官網上的說明,這個級別是沒有額外獎勵的。

「我在劇本里撿的啊。」王嘆之道。

封不覺道:「給我看看先。」

王嘆之聳聳肩,把刀遞了過去。

封不覺把刀還給了王嘆之,悲鳴道:「人品啊,我那個劇本里能撿的東西就全都不能帶出去。」

「那你那塊石頭是……」

「結算後的額外獎勵抽的。」封不覺道:「怕了吧?」

「嗯……」

「帶路!」

王嘆之無奈,握著那小刀走在了前方。

這一開始進行遊戲,他心裡就有點慫,他可是「一般人」,一般人平日里無論在人前號稱自己多膽大,玩起恐怖遊戲的時候,沒有一個不害怕的,恐懼本就是很正常的反應,何況驚悚樂園還是神經連接遊戲,那身臨其境的恐怖感就更逼真了。

他們的前方二十多米處有個轉角,這段距離上共有三扇房門,全都在右手邊,左手邊就是一面牆,什麼都沒有,牆面上空空蕩蕩的,一般醫院裡會貼的那些醫生信息、樓層地圖、甚至是健康百科都沒有一張。

兩人剛走出五六米,還未經過第一扇門的門口,忽聞一陣詭異的笑聲,像是小女孩兒發出的,隨後他們左側那白色的牆面上,瞬間浮現出無數的血手印,幾乎印滿了整面牆壁,一直延伸到走廊的盡頭。

同時。兩人皆看到遠處有一個黑影一閃而過,躲入了那個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