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004章

第004章 (1/1)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3-03-14 04:07  字數:2344

斷開神經連接,解鎖遊戲艙,封不覺從裡面坐起來,喘了口氣。

此刻正是中午,屋外陽光明媚。

封不覺住的是公寓樓,第十三層,要付房租的那種,獨居。他的父母得知在本書中沒有出場機會,故而怒領便當,於數年前撒手人寰。留下孑然一身、孤苦伶仃的主角一位,且為我省下了多編兩個姓名的麻煩,真可謂書開歸西去,深藏功與名。

看了看時間,封不覺發現自己剛才只玩了十五分鐘而已。驚悚樂園在非睡眠模式下,遊戲中時間感知與現實體驗是二比一,也就是說,剛才他在遊戲里是待了半個小時的感覺。而在睡眠模式下,神經連接的深度不同,時間比可以達到十比一的程度,正所謂「夢中無時間」,如果玩家堅持不下線,睡一覺可以完成八十個小時的遊戲內容。當然,這樣等於一晚上連續做了八個小時的夢,第二天起來一定會頭疼。遊戲艙的說明書上寫明了,不建議玩家在睡眠模式下進行四個小時以上的遊戲,這句話封不覺很顯然讀過而且記得……

此時封不覺從遊戲艙出來,並非是他需要休息,而是因為他和一個朋友說好要一起玩這個遊戲。今天是內測第一天,早上八點就開服了,而那人今天白天正好沒空,所以封不覺想等等他,剛才只是上線熟悉一下遊戲的情況,並不想把等級練得太高,造成兩人遊戲進程脫節。

說起來,這大白天的,封不覺就沒事幹嗎?

是的,他沒事幹……

之前說他是推理小說家,現在一定有人會想,這小子該不會是那種什麼都不寫也能衣食無憂的大作家了吧?

很顯然,也不是……

封不覺小有名氣,但絕非家喻戶曉,他的書不錯,每本都能出版,出版社也願意跟他合作。他就屬於那種賺不到什麼大錢,卻也不至於餓死家。

他在一本周刊雜誌上佔了兩頁專欄,連載著一篇偵探故事,每個月中交一次稿,得交出下個月所需的全部連載內容,如果質量不行還會被退回,最遲在月底前得改完,這份活兒的稿費是按月結算的。

但光靠這份收入,在s市這個城市中,他只能勉強度日。所以他另外還在寫長篇系列偵探小說,就是那種印刷成本並銷售的實體書,每寫成一本這樣的書,封不覺才能賺些錢存起來,算是有點盈餘。

可為什麼他會大白天的沒事幹呢?

這個也很好解釋,用封不覺自己的話來描述他的寫作和生活狀態,那就是:「靈感充沛,按時交稿,山珍海味熱切糕;文思枯竭,隻字難書,一碗清湯煮麵條。」很顯然,最近他正處於寫不出字來的狀態。

這人是很隨遇而安的,寫不出來,硬擠也沒有意思,所以他就玩兒……不但玩兒,還自稱這是在「收集素材」。

因此,基本上來說,指望封不覺這廝會按時交稿,那就是個神話。

每個月到了月中,但見雜誌社的編輯,提著單刀,千里走單騎,殺上門來。而他的房東大媽,則使的一手鳳翅鎦金鎲,拿著備用鑰匙,推門就進,進門就砍。

封不覺每到這天,一般都是早有準備,枕戈待旦,立馬橫兵,摐金伐鼓,只等二人殺到,與之大戰三百回合,斗得昏天黑地,風雲變色,最後在天空中留下八個大字:要錢沒有,廢稿一笤。

好吧,沒有這麼誇張,反正他的生存狀態就是這麼愜意。

再說說封不覺的那個朋友吧,按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封不覺的朋友,難道還能是高富帥嗎?

沒錯,就是高富帥……

此人姓王,名嘆之,封不覺的發小兒,用s市方言,那叫「赤褲兄弟」,從幼兒園開始,他倆就是同學,一直到高中畢業,王嘆之考進了醫學院,而封不覺則成了社會閑散人士。

這兩人的關係有多鐵,可以用事實和假設兩種方式來說明。先說事實,王嘆之為什麼去考醫學院?那是因為封不覺從小立志當福爾摩斯,而福爾摩斯的助手華生是個老軍醫,所以他就去了……

再來說假設,假設王嘆之是個女的,那我這本小說的性質就變了,因為王姑娘可能已經失身給封不覺很多年了。

有鑒於剛才的假設,以及各位現在腦子裡的胡思亂想,我在此還得多說一句,放心,那只是假設,他們都是男的,而且都是異性戀。

王嘆之家裡很有錢,具體有多少不重要,反正他這輩子完全不工作也能過很好的生活就是了。他長相也略帥,身高比封不覺高一點點,正好一米八,性格溫和、善良,略有些懦弱,不愛出風頭,為人謙虛忍讓。

總之,很難挑出毛病來的一個人,和封不覺這個怪咖形成鮮明反差。王嘆之可謂是人見人誇的大好青年,但封不覺得到的評價往往是:玩世不恭、憤世嫉俗、喜怒無常、文青流氓。

不過世上的事情就是這麼神奇,這樣的兩個人竟能成哥兒們。

一下午的光景匆匆逝去,封不覺又花了一個小時,去官網上回顧了一些資料,因為已進入過遊戲並完成了新手教程,此刻再看那些說明,很多地方都更明朗了。

其餘的時間裡,他都在做挂面,倒不是因為特別愛吃,他只是把買速食麵的錢省下來,用來買了麵粉……

這是個怪人,他居然會去計算出自己的食量,精確到每頓飯,並得出了需要多少食物才不會餓死的具體數字,然後就用銀行里所有的積蓄去買了個遊戲艙,剩餘的錢就用來買麵粉、交水電費什麼的……

你說他精打細算吧,他竟然會花一筆接近自己承受極限的開銷去買了個奢侈品。你說他揮霍無度吧,他又從來不會讓自己窘迫到揭不開鍋的地步。

…………

轉眼已到了傍晚,封不覺一碗清湯掛麵下肚,就算解決了晚飯。

王嘆之打了個電話過來,說他已經登陸過遊戲了,剛剛完成新手教程,嚇了個半死,一身冷汗,下線來打個電話,正好平復一下情緒。

封不覺心道:老子真是羨慕你,冷汗是什麼玩意兒我已經幾個月沒體會過了。

兩人交流了幾句,互相告知了遊戲中的昵稱,就準備上線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