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兒子出生,正在適應中

兒子出生,正在適應中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7-09-16 01:28  字數:3507

究極的碰撞,至高的交鋒。

雙刀與長戟相觸的瞬間,二人皆是無可卸勁,只得以硬碰硬。

交擊一瞬,熾風乍起,斗威爆綻。

招盡之時,被逼退的是……

「唔——」伴著一聲呻吟,倦夢還的口中吐出殷紅一片,其身形也朝後倒飛而起,暫失體勢。

不過,他調整得也很快,在對手的招威盪盡之前,倦夢還已然將身體的重心壓回了地面,再整姿態。

「果然……還是有點吃力啊……」倦夢還心中暗道,「硬實力上差得太多了,就算能擋,也無法避免傷害……」

不及多想,伊達誠的追擊已然到來。

濤濤怒火,盡化殺式逼身。

倦夢還沒有選擇,既然他尚未倒下,就得……再戰!

轟——

又是一次能量與兵器的正面衝撞。

面對那強大到令人絕望的攻擊,倦夢還神力再催,掄起,再度從正面與對手一爭高低。

刀戟無言,鳴震天地。

戰神無語,力驚鬼神。

這一次,被擊退的還是倦夢還,但他的雙腳沒有再離地,只是疾退了數步,並回戟一撐,止住了退勢。

「這傢伙……還真能扛啊……」伊達誠見對手強抵了兩招,心中愈發急憤,當即變式。

那一剎,其身影一化二、二化四、四化無窮……重重殘影,瞬時便將倦夢還包圍起來。

「開始運用速度的優勢了嗎……」倦夢還冷然掃視周身,長戟微提,蓄勢以待,「但這終究只是『殘影』,而不是『分身』,本體只有一個,所以攻擊仍然只有一路……」

他思索之際,伊達誠已然出手。

驀地,在眾多殘影之中,一道位於倦夢還側方的人影倏忽一閃,刀鋒冷懾,芒奔風間。

而此時正看向其他方向的倦夢還,竟也在伊達出手的同時……動了!

只見他舉臂後擺,讓長戟戟鋒貼著自己肩後劃落,斜刺而下,那角度、速度、力度……剛好夠他擋住殺來的刀芒。

當——

短兵再接,震響衝天。

這回,因為伊達在製造殘影上消耗了力道,刀式的威力有所降低,所以倦夢還格擋之後,仍是屹立原地、紋絲未動。

「啊——」下一秒,伊達長嘯一聲,怒運雙臂,亂刀紛至。

倦夢還回首擰腰,游身化招,以「旋、掃、緩、頓」之定則,且戰且退,漸戰有餘。

「為什麼!」伊達誠狂攻之時,口中怒喝不絕,「我明明都已經在你視線之外發招了,為什麼你還是能擋住!」

「你就沒聽過……『只能打擊目力所及之物者,不過是二流武術家』這話嗎……」倦夢還的語氣,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輕鬆和淡定起來,「說到底……你的殺氣這麼重,製造殘影也毫無意義啊……」

說時,他回身一旋,曲戟橫抽,在這變招過後,轉守為攻,迎著對手的雙刀沖了回去。

「可惡……可惡啊!」伊達誠久攻不下,本就已是急火攻心,更令他不解的是……在這實力分明的對決中,倦夢還非但不現敗相,竟還有愈戰愈勇之勢。

事實上,不僅是伊達誠,就連倦夢還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只不過……從剛剛開始,倦夢還就隱隱感到——手中的,好像越來越輕、也越來越好用了……

「給我死!快給我死啊!」當攻防變成了對攻,伊達誠的殺念和狂意再攀高峰。

殺喝一落,極招倏起。

乍然!他周身那觸手般能量終於是由虛化實,成了可以從物理上進行攻擊的物質。

「」倦夢還見狀,一句「卧槽」脫口而出;他絕沒有想到,在這樣的局面下,伊達誠還能將戰力推上更高的層次、發動這等鬼畜的攻勢。

情急之中,倦夢還也是立刻猛提斗元,神力再催!

嘭嘭嘭嘭……

那一刻,異招詭至,狂塵掩天,觸手擊地之聲此起彼伏。

一息之間,十餘條巨大的能量觸手彎折籠下,似一張被剝開的、呈花形的桔子皮一般……「包」住了倦夢還,將他整個人裹覆其中。

而伊達誠本人,也被包進了這個「能量球」的範圍;在這狹小的空間中,他手中的黑白雙刀似蜂群般纏殺猛進,縱捨棄招式、亦凶厲無匹。

這種「禁錮」與「逼殺」的一體的攻擊,與廢柴叔那招十分類似,對於使用長兵器的玩家來說,這無疑是致命的;因此,儘管招式未盡,觀眾們在心中已紛紛為倦夢還點了柱香。

然!

當那一息過後,但見一道血光穿透了能量球的外壁,穿雲破霄,浩威懾天。

緊接著,是第二道、第三道……

血色光束,穿四面,貫八方,破球疾出,轟然一爆。

漫天碎散的能量光華之中,兩道人影朝兩個方向飛躍而出,幾在同時立穩身形。

「呼……」一邊,是長吁一聲的倦夢還,此時他的身上又多了很多傷口,身上的戰甲已被染得一片血紅。

「為什麼……為什麼你還沒死!」另一邊,全身銀白的伊達誠,這會兒也被染紅了,而且……那紅色中,有一部分是他自己的血。

「大概是因為你變弱了吧。」倦夢還一邊說著,一邊歪了下頭,並順勢將一口血噴到了的戟身上。

很顯然,他已經注意到了……即使是自己的血,只要沾到上,同樣會被吸收,然後化為更強的力量。

「胡說!」伊達誠聞言,驚怒道,「我怎麼可能……」不料,他這半句話都沒說完,其臉部的左側就像一個裂開的瓷碗般……突然迸出了一道狹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