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1238章 重返咀魔島(二十三

第1238章 重返咀魔島(二十三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6-12-14 21:52  字數:3629

話分兩頭,且說斯諾這邊……

十幾分鐘前,他一離開空地,便沿著此前走過的路線快速返回,不多時就行到了此前那個由爆裂陣炸出的大坑那兒。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

就在那裡,他順利地截到了率領著幾十名增援趕來的蒜頭。

根據計劃,斯諾的任務就是把這一幫人忽悠回船上,告訴他們「船長有令,已經不需要你們跟來了」。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或者說……讓這個謊言聽起來更具真實性,斯諾也早已想好了一番說辭。

然而,蒜頭哥也不是什麼傻瓜,其行事風格一貫以謹慎和機警著稱;面對斯諾這個「外人」的一面之詞,蒜頭當然不會輕易相信,所以,他要求斯諾頭前帶路,帶他們去驗證一下所謂「船長他們已經解決掉了敵方主力,並下令讓你們撤回」的事情,然後再做定奪。

於是,斯諾懷著頗有些忐忑的心情,帶著蒜頭三人組以及他們搬來的幾十名增援,一同走向了空地……

…………

大約十分鐘之後……

「瞧,我沒騙你們吧?」斯諾說這話時,擺出了一副無奈的表情。

其實,當看到眼前的空地已經空無一人時,他自己也是堪堪鬆了口氣;不過,他的演技還比較靠譜的,不會讓對方看出自己的內心變化。

「嗯……」蒜頭看著一地的龍屍、龍骨,以及那些戰鬥後留下的痕迹,沉吟一聲,回道,「好吧……看來你說得是真的。」

連蒜頭都被忽悠住了,他那兩名忠實的搭檔戈弗雷和馬迪……自然也都看不出整件事情有什麼破綻;至於其他那些水手嘛,基本都是戰鬥員,動手為主,很少去思考問題;船長和幹部們在搞什麼名堂……他們才不會去過問。

「那麼……」思索幾秒後,蒜頭又看向斯諾,問道,「你呢?你跟我們一起會船上去嗎?」

「不,我只是負責來給你們傳話的,我還要跟上去的。」斯諾回道。

「哦?」蒜頭畢竟多疑,他又念道,「船長不讓我們去,卻允許你們這幾位……嗯……同盟……」他並不知道黑鬍子已經和覺哥他們翻臉的事兒,故而態度上還是不敢太過造次的,「……一同前去嗎?」

「有什麼不妥嗎?」斯諾接道,「既然你這麼不放心的話,不如跟我一起追上去……親口問問你們船長?」

雖是在欺騙,但他的態度聽起來卻是有恃無恐,比真的還真。

果然,蒜頭一聽,當時就慫了:「呃……不不,那就免了。」

別說是蒜頭這樣的角色,就算是船上的幹部,也不敢隨便去質疑船長的命令,「抗命」什麼的,更是一個絕對不能觸碰的禁區。

眼下,蒜頭基本已經相信「船長不讓你們再跟過去」這條命令是真的了,如果他還是非要跟去,到時候……以黑鬍子那反覆無常、心狠手辣的性情,很有可能一個不高興就把蒜頭給宰了。

「是嗎……」斯諾繼續保持那副淡定的模樣,聳了聳肩,「那……咱就在此別過吧。」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你可以帶著那幫人回去了。

「嗯……」蒜頭這會兒的確是準備走了,但他似乎又隱隱察覺到了某種異樣,所以,他還是在原地磨磨蹭蹭,並試探著問道,「斯諾先生……不知……你要如何跟上船長他們呢?」他說著,轉頭朝空地的一側瞥了一眼,「還是跟著那一組『記號』嗎?」

這句話、這個眼神……是一個陷阱。

一個無比兇險的,可以瞬間揭穿斯諾謊言的陷阱。

蒜頭到底是個老江湖了,狡詐得很。其實,他用眼神示意的那個方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記號;真正的記號……蒜頭已經看到了,並不在那個方向。

這些記號,是他們黑鬍子海賊團小頭目以上級別的水手才能識別的;因為此前黑鬍子說過了要留下記號指引援兵跟上,所以沃格先生一路上都有在畫,即使和玩家們分開了,他也沒有停止……反正玩家們也無法識別那些記號,看不出其具體指向哪裡。

此刻,蒜頭的問題就是一個測試……

如果斯諾看著那個分明沒有記號的方向回答:「沒錯,我就是準備跟著那個記號追上去。」那就表明……根本沒有人教過他如何識別記號,他之前說的種種也都是謊言,他只是想騙蒜頭帶著援兵回船上去。

而如果斯諾沒有上這個當,那他也得解釋一下,自己究竟要如何跟上已然離去多時的黑鬍子一行人,若他解釋不清楚……同樣是可疑的。

「嘿!你怎麼還在這兒呢?」

就在蒜頭那陷阱問題出口、斯諾即將回應之際,忽然,另一個說話聲響起。

「讓你捎個話兒,需要那麼久嗎?」封不覺一邊說著,一邊從真正的記號所在的那棵樹後走了出來。

「切……」斯諾的反應也很快,當即用不耐煩的口氣回道,「你自己不是看到了嗎?人家不放心,覺得我在騙人,所以要跟我過來看看。」

「什麼玩意兒?」封不覺可不像斯諾那樣有紳士風度,他瞪著眼、流氓腔說來就來,沖著蒜頭快步走去,並大聲嚷嚷道,「反了你的!你算老幾啊?你們船長正在等著我們幾個到齊、以便展開下一步的行動呢……五分鐘前他就已經等的不耐煩了,讓我用最快的速度回來看看是怎麼回事……結果是你小子在這兒拖拖拉拉的,想死是不是?」說這話時,他還真就把刀抽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