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1121章 夏日的回憶(八)

第1121章 夏日的回憶(八) (1/3)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6-05-26 13:22  字數:4432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都來坐下吧,人家都在催了。」封不覺道,「反正短時間內也想不出更靠譜的答案了,站著說不定會觸發團滅劇情的,還不如坐下試試。」

他說這句話時,已然朝著那個寫有數字「5」的方塊凳走了過去。

一秒後,若雨幾乎沒怎麼思考,第一個就跟了過去。

其他人見狀,便也陸續來到了封不覺剛才所說的那些對應數字的座位上坐下了。

就在所有人坐定之後,只聽得「當——」一下子,教室角落裡的鋼琴自行發出了聲音。

接著,那八十八個琴鍵便在無人彈奏的情況下自己動了起來……

從這個展開來看,覺哥推理應該是命中了,劇情隨之開始推進。

接下來的三四分鐘,那架無人鋼琴來了一段水準頗高的獨奏;其旋律倒不複雜,可演奏仍舊極富感染力……雖然這只是純音樂、沒有任何的歌詞,但玩家們卻彷彿在傾聽著一段歌手的淺唱低吟,那份壓抑和陰森的感覺,完全通過音樂傳達了出來、並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約四分鐘後,這段無名鋼琴曲戛然而止。

餘音繞梁之際,那個說話聲又響起來了:

這個要求,不禁讓人想起小時候在課堂上經常聽到的那句——「這道題哪位同學能上來解一下?」

每當我們聽到這句話時,都會本能地開始施展misdirection,並在心裡默念著「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然而,事實證明了,這種自欺欺人的技能是沒用的……

「我來吧。」兩秒後,安月琴自告奮勇地站了起來,「我有學過幾年鋼琴。」

這一刻,她就如同我們記憶中那些拯救全班學渣於水火中的學霸一樣挺身而出了。

「哦哦~這位花間姐姐真可靠啊。」鬼驍一看有人主動上前了,立刻鬆了口氣,並隨口誇獎了對方一句。

「切……鋼琴什麼的,我也會彈啦。」封不覺卻是用不以為然的語氣接道。

「什麼?你居然還會鋼琴?」鬼驍轉頭看向了他,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是啊,覺哥可以看著簡譜單手彈出歡樂頌的。」一旁的小嘆毫不留情地揭露了覺哥那句話的本質。

「喂!敢要點兒臉不?」鬼驍聞言,順勢對著覺哥吐槽道,「你這種行為比那種只會用『二指禪』還宣稱自己『會打字』的人還囂張了啊!」

他們三位男生耍寶之際,安月琴已經來到鋼琴前有模有樣地坐下了。

畢竟是學過了,往琴凳上一坐,姿態和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

「你們先等等……我太久沒摸琴了,得看看譜子、再醞釀醞釀……」安月琴坐定後,便伸手把譜架上那頁樂譜拿過來放在了鋼琴上,並跟隊友們打了聲招呼。

那個譜架上的樂譜,記載的就是剛才那首曲子;如前文所說,這張樂譜是殘缺的,上面可見的部分只有幾個小節,而這……正好也符合了此刻這「彈一段」的任務要求。

安月琴才等了三十秒左右,那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女聲又開始催促了,聽這意思……不彈活不了。

「好吧……看來再不彈要出事了。」安大小姐見狀,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下一秒,只見她伸出雙手、輕輕握了握拳,又活動了幾下雙手的指關節;然後,她深呼吸了一次,開始了彈奏。

很快,一段旋律就伴隨著她指尖的律動緩緩而生。

玩家們自然還記得……這就是剛才那一大段鋼琴曲的其中一部分,但由安月琴彈出來時,那感覺就跟剛才的完全不同。

音樂這東西……只要在技巧、感情和天賦上差那麼一點兒,產生的成品就會很不一樣;而這種由人而產生的「差異」,或者說「獨特性」和「不可複製性」,也正是所有藝術的魅力所在。

不多時,安月琴已將樂譜上那幾個小節彈完了。

同樣是在餘音未消之時,那個聲音又道:

砰——

就在她說出那個「課」字時,眾人背後的那個大柜子突然發出一聲怪響,並自行開啟了。

那一聲來得確是有些突兀,鬼驍當時就被嚇得蹦了起來……但他剛想回頭朝柜子看去時,另一邊,卻又突然傳來了「叱——啪!」兩聲,驚得他是左顧右盼、應接不暇。

但其實呢……那另一處的動靜也沒什麼,不過就是音樂教室的門重新打開的聲音。

「看來這一間的謎題就到此為止了。」封不覺還是很冷靜的,他壓根兒就沒去管門那邊的情況,手中那手電筒的光圈也是穩穩地照在了牆邊的柜子上。

此時,櫃門已開,裡面的東西也露了出來。

但見,在那碩大的柜子里,赫然橫陳著一具屍骨。那屍身雖說還穿著衣物,但早已化為了白骨,而從服裝上來看……這似乎就是剛才覺哥在門口遇見的那位「女鬼」。

「她……不會還能動吧?」小靈看了那屍骨幾秒後,問了一個很有建設性的問題。

「能動又怎麼樣?」封不覺一邊說著,一邊就朝那柜子走了過去,「就一骨頭架子,敢亂縮亂動……我就用鋼琴把它鍘了。」

「喂……鋼琴當虎頭鍘用啊?」鬼驍這會兒也發現了,很多時候,只要封不覺一句話,就能把隊友的注意力從恐怖的事物轉移到某種槽點上去。

「我也只是提一個構思而已。」封不覺道,「說實話鋼琴不好鍘人,用車門夾住人頭去懟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