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1034章 極限實驗(三)

第1034章 極限實驗(三)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6-02-07 01:27  字數:4622

那聲音並不是從封不覺經過的那個方向傳來的,而是從他尚未去探索過的那一側響起。8shuw.COM熱門小說扒書網·扒書網

低吟聲剛過,隨之而來的就是腳步聲。

啪、啪、啪……

這還不是尋常的腳步聲,而是赤腳踩在地上才會有的聲音。

「得~這是光腳的來搞我穿鞋的了……」封不覺光聽這聲兒,就知道要出事了。

在噩夢難度的劇本里,尤其是這種限定了玩家能力的設定下,被怪物主動突襲……是極有可能被秒的。

這一點,就算沒有什麼噩夢本經驗的玩家都知道,更別說是封不覺這種三天兩頭就來噩夢難度里逛逛的老江湖了。

因此,縱然現在覺哥的手頭有武器可用,但他的優先選擇還是躲起來再說。

「嗯……先拿個趁手的。」那一刻,封不覺快掃了一眼手推車,抄了一件武器。

在沒有裝備、也沒有體術加成的前提下,這種普通品質的、輕便的、帶刃的武器,還是非常不錯的。

當然了,根據封不覺自排的「普通人肉搏武器梯隊」來排,手術刀這種東西只能算t2末流……排在其之上的還有棒球棍、高爾夫球杆、折凳、西瓜刀等等;t3的話就是菜刀、板兒磚、指虎、榔頭之流;再次一點的t4那就是凍肉、剪刀、酒瓶、鞋底子、拐棍兒、平底鍋了。至於能進t1的那件神器是什麼,我們大家都很清楚……電鋸,不解釋。

啪、啪、啪……

腳步聲越來越急、越來越近。

封不覺掃視一眼,這間房裡還真就沒有什麼地方可躲……屋裡的柜子全都太小、連小學生都躲進不去;那些機械設備則是不夠大、製造不了什麼視線死角,想找個犄角旮旯蹲下都不行。

看來看去,也就掛帘後面可去了……

於是,封不覺果斷地掀開了掛帘。?壹?看??書w?ww看·1?k?a?n?s?h?u?·cc?然後,他看到了一張病床;病床上。放著一個頭、一隻腳。

先說那隻腳吧……腳已經不動了,因為腳裡面的熒光液已經流得差不多了,「它」只是被擺在了床上,好似一個尋常的、被切除下來的器官。

但是。那個頭……還是「活的」。

「它」被幾根皮帶固定在了床頭的支架上,脖子的下面接了幾根粗細和材質各異的管子,而那些管子又分別連接著床邊的幾台設備。其中一台套著透明的外殼、內部有個橡皮泵正在有規律地起伏著,似乎是一個「人造肺」;還有一台原理相似,但裡面裝的不是空氣。而是熒光液……

當封不覺掀開掛帘時,現那人頭的雙眼已然盯住了自己這個方向,可見……這個頭早就察覺到了掛帘外有人在。

「視覺和聽覺還沒消失嗎……」封不覺看了那頭一眼,心道,「不知道他還能不能思考,也不知道他是否對我懷有敵意……不過,已經失去了聲帶的傢伙,就算想暴露我的位置也難。」

他正琢磨著呢,後方忽然傳來了「嘭」的一聲。毫無疑問,這是「光腳的」那位推門進來了……

接著。是長達十秒的沉默。

一溜煙兒就鑽入床底的封不覺,即使不看都知道……進來的那位此時正在掃視房間。

啪、啪……十秒後,腳步聲再度響起,徑直朝床邊而來。

嘶啦——

掛帘被粗暴地拉開了,一雙乾瘦的腳丫出現在了覺哥的視線中。

那是一雙有些畸形的腳,不但是皮包骨頭,還好似被什麼動物給撕咬過了一樣,其腳面上有幾處表皮已經不見、露出了森森白骨……兩隻腳的腳趾也都呈現交錯扭曲的狀態,但又以一種奇特的方式保持著整個腳掌的平衡……

可能的話,覺哥真想看看對方的全身。可惜,從他所在的角度,就只能看到這雙腳了。若要再往上看,就得向前探出頭去……那樣做風險太大、不值得。

「呃——」光腳哥站在床邊。又出了一聲低吟,隨後……吸了兩下鼻子,像是獵犬在嗅獵物的蹤跡。

幸好,這個房間里的消毒水味道非常重,除非是屎之類氣味濃烈的東西,其他東西的味道都很容易被掩蓋掉。

「呵……呵呵……」也不知為何。光腳哥聞了一陣後,突然笑了兩聲,他的笑聲聽起來像是個天天把工業廢氣當煙抽、而且還抽了幾十年的老炮兒,那沙啞的煙酒嗓……讓聽的人都想立即就吐口痰出來。

笑完那幾聲後,光腳哥就轉身走了,待他稍稍走遠一些,封不覺在保證自己沒有離開陰影範圍的前提下,略微往前探了點頭。≥↖扒≥↖書≥↖網?

這時,覺哥堪堪看清了那怪物肋骨以下的身體……總體而言,那哥兒們就是個乾屍;不但形鎖骨立、皮膚乾癟,而且身上還有很多皮開肉綻、直接露骨的部分。

或許是考慮到了和諧因素,這隻光著膀子、也沒穿鞋的怪物,下邊兒還是穿了條七分褲的……

嘭——

伴隨著一記推擊門板之聲,那怪物走出去了……

這光腳哥可謂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從進入房間到推門離開,總共也不到一分鐘。

不過,這一分鐘,對於躲在床底下的人而言,無疑是相當恐怖的體驗……

那種隨時可能被現的緊張……

那種讓人全身血液冰涼的恐懼……

那種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兒了、卻連大氣都不敢喘的壓抑……

「嗯……朝著走廊盡頭的房間去了啊……」

以上的反應,封不覺全都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