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驚悚樂園 >第989章 逆轉審判(上)

第989章 逆轉審判(上) (1/2)

小說名稱《驚悚樂園》 作者:三天兩覺  更新時間:2015-12-01 00:20  字數:4039

整個法庭的人,都循聲轉頭,望向了門口的那道人影。≧,

那是一個身著紫色長西裝,身形消瘦,嘴角帶著一抹邪惡笑容的男人。

「封不覺?」鬼驍看到覺哥之時,幾乎是脫口而出地道出了對方的名字。

這不說不要緊,一說……法庭里就炸鍋了。

「什麼?他就是瘋不覺?」

「那個傳說中的瘋不覺?」

「奇怪啊……我聽說他有四個腦袋,眼睛還會噴射死光啊。」

「胡說!我聽人講,瘋不覺是眾魔之首的結拜兄弟,會七十二般變化,毛臉雷公嘴……」

「你少扯淡,瘋不覺明明應該是個白面小生、生得俊秀無比,頭部以下是半獸人……」

很顯然,覺哥在劇本世界中的名聲已經廣大到了婦孺皆知的地步,聽審席上那些來自主宇宙各個星球的np全都聽過他的名號。只不過……他們獲得信息的渠道似乎有點問題,得到的基本都是以訛傳訛又傳訛再傳訛再再傳訛後的內容……以至於他們對覺哥有著各種不同程度的奇葩誤解。

不過,在關於覺哥的情報中,還是有那麼一部分核心內容……並未在人們的傳頌中失真。

因此,在場的所有np都有一個基本的共識,那就是瘋不覺,是一個創下了無數傳奇的、卑鄙的、陰險的、極其不好惹的傢伙。

乓乓乓

「肅靜!」數秒後,書記官猛敲法槌,喝停了喧鬧的群眾。

很快,法庭內又安靜了下來。

黑袍法官也在這時開口了:「瘋不覺,你竟敢在開庭期間破門而入?你可知藐視真理法庭,該當何……」

「我只是進門時有點著急,不小心把門弄壞了而已。」覺哥一邊朝前走來,一邊就打斷了對方的話語。「最多算是毀壞公物,和藐視法庭有個半毛錢關係?」說著,他還擰出八字眉、歪著嘴,指著身後那扇被毀壞的大門道,「何況……這扇破門,本來也是年久失修、一觸即潰的樣子了;與其說我毀壞了公物,不如說是這門的使用壽命正好在我正常使用時耗盡了。」

「放肆!」面對這**裸的詭辯,書記官陡然而怒。他好似是縣太爺上身了一般,吼出了兩個「法庭」上幾乎不可能出現、但在「公堂」上使用頻率很高的字眼兒,並且再次揚起法槌猛敲了一下。

乓咔……

不料。由於其用力過猛,這一擊敲下去後,法槌應聲斷了。

「你瞧,到處都有東西破破爛爛的,你們法庭的硬體設施缺乏保養……也能怪到我的頭上來嗎?」封不覺這下更有理了,「那書記官把法槌敲斷也是在藐視法庭咯?」

「你……」書記官怒意再升,可他已經沒什麼能敲的了,直接用拳頭砸桌子又怕把眼前的講席給捶塌,所以他也只能對著覺哥乾瞪眼。

「好了~好了~」兩秒後。黑袍法官低頭對那書記官道,「波克,你冷靜一點,注意影響。」

他淡淡的一句話。竟讓那聲如炸雷、氣勢迫人的書記官嚇得一哆嗦。

「對……對不起……法官大人。」被稱為波克的書記官畢恭畢敬地回過頭去,「是我失態了……」

「算了。」法官擺了擺他那掩於黑袍之下的手,拿起了自己面前的法槌。「總之……」

說話之間,法官輕揚法槌,朝桌上的木製槌墊上一敲。

霎時。一股無形的能量綻開,讓庭上的每一個人都為之一震。

「原來如此……法官用的是精神系的能力……」半秒不到,鬼驍就從這一槌分析出了法官的主要能力體系。

而法官對此是渾然不知的,他只是看向覺哥,接著說道;「瘋不覺,打破大門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但你突然闖入本庭、打斷庭審,還說什麼『異議』……算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還不明顯嗎?」覺哥說這話時,已走到了被告席的旁邊,並舉起一臂,指著鬼驍道,「我在阻止我的委託人認罪啊。」

「嗯?」法官聞言、遲疑片刻,問道,「你是吞天鬼驍的辯護律師?」

「是啊。」封不覺面不改色地給出了一個肯定的答覆。

「喂喂……」鬼驍則是虛著眼望著覺哥道,「誰要你給我辯護了?」

封不覺完全無視鬼驍的質問,面朝法官,接著說道:「法官大人,真理法庭是允許被告自行委託律師來辯護的吧?」

「沒錯。」法官沉聲回道,「但是……被告人所委託的律師,必須具備律師從業資格才行。」他頓了頓,「瘋不覺,我事先聲明,你別想以自己異界旅客的身份矇混過關……」他用手指輕叩桌面,接道,「我說的律師資格,必須得是主宇宙中的、某個合法領土的合法政府所出具的相關證明。」

「哼……」此時,那個褐色皮膚的檢察官站了起來,冷笑著對覺哥說道,「瘋不覺,你若是無法證明自己的律師資格,那你一樣是在藐視法庭!」

「哦?」覺哥一聽這話,順勢轉身,看向了那位檢察官,「你這屎臉鳥人,又是哪根蔥蒜?」

「屎臉……鳥人?」檢察官這輩子也沒聽過這種辭彙,「混蛋!我乃大名鼎鼎、威名赫赫……人稱『不敗之檢察官』的比夫.莫瑞!你敢叫我屎臉鳥人?」

「屎臉鳥人,屎臉鳥人!屎臉鳥人」封不覺在聽完對方的自我介紹後,又將這個稱謂當著對方的面重複了三遍,且語氣呈漸升之勢。

比夫氣得直哆嗦,但他又不便和眼前這個無賴般的男人計較,他只能像是個受了欺負的小孩一般,向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