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八百二十四章聰明的女人

第八百二十四章聰明的女人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4-04-09 07:52  字數:3425

「我說,你對我不會有什麼想法吧?」

「噗!」

李芸的一句話,讓徐君然把已經喝到嘴裡的飲料噴了出來,一臉獃滯的看著面前的女人,不知道她是怎麼得到這麼奇葩的結論的。

「我瘋了么?」徐君然心裏面狂喊了一聲,嘴裡面卻是吐出一句話道:「我說,你能不能正常點?你覺得可能么?對你我可是敬而遠之來著,再說了,就算我有那種想法,你也不能同意啊。更何況就算你沒有意見,你覺得你們家老爺子能同意么?他不把我扒皮抽筋才怪。」

他這是真心話,李芸這個女人雖然算得上出類拔萃,可卻絕對不適合自己。

不說兩個人之間的家世,單單是脾氣什麼的,徐君然就覺得彷彿能夠看到另外的自己一般。

鬼才願意跟自己結婚呢!

李芸嘿嘿一笑,對於徐君然的話倒是深以為然。

其實徐君然還有句話沒有說出口,從這幾次的接觸來看,李芸這個人實在是太散漫了,說的好聽點叫洒脫,說不好聽一點,叫做不知輕重,這一點從她毫不顧忌的就從卡拉ok裡面出來,把黃子軒涼在那裡,甚至於出來之後把手機一關,將所有找她的人都乾脆瀟洒的拋之腦後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女人骨子裡是誰都管不住的。

徐君然可不想在官場鬥爭之外,還要管著一個女人。要知道他身邊所有的紅顏知己,沒有一個需要自己操心的。

「你這個傢伙,還算是比較有覺悟。」李芸伸出手在徐君然肩膀上拍了拍道:「你這人適合做朋友,做丈夫的話就算了,跟著你的女人,肯定都沒了自我。」

徐君然露出一個苦笑來,這女人倒是對自己了解的很深。

必須要承認。有時候真正了解你的人,未必是你的朋友,反倒是跟你性格差不多的人。徐君然和李芸的關係說是朋友倒更像是不同性別的同一種人,所以李芸倒是說到了徐君然的心裏面去了。

「我記得你好像是在京城工作啊?」徐君然看向李芸問道,之前他在京城的時候見過李芸,自然也知道李芸此時應該在京城工作才對。畢竟上次自己救下她的時候,似乎也才過去了幾個月而已。

李芸白了徐君然一眼:「誰告訴你我一定要在京城工作的啊?再說了,你難道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辭職這回事么?」

徐君然啞然無語,自己居然忘了,李芸這女人的身份背景放在哪裡。她想去哪裡上班不就是一句話的事情么。

「對了,你跟黃子軒怎麼回事啊?」徐君然想了想,對李芸問了一句,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李芸跟黃子軒已經在一起了,可看李芸這麼毫無顧忌的直接把他給扔在了卡拉ok裡面,覺得黃子軒似乎並沒有自己所想像的那樣在李芸身上進展順利,甚至於剛剛這傢伙發現自己和李芸打招呼的時候還覺得挺彆扭的,似乎覺得自己就是他一威脅,所以才順口問道。

李芸聳聳肩:「能怎麼樣。家裡面說讓我們接觸接觸,我想著來東海旅遊,他正好到這裡工作,就順路跟著他過來了。說起來這傢伙人不錯。細心周到不說,性格也不錯,我們家老爺子也覺得不錯。」

她的話沒有說完,徐君然笑了笑:「然後呢?」

他很聰明。自然看得出來李芸還有話沒有說完,一般來說,如果前面這麼誇獎一個人的話。後面肯定要跟著一句但是的。

果然,聽了徐君然的問題之後,李芸笑了笑說道:「但是,就是因為太好了,所以我才覺得不舒服。你也知道,人這個東西,從來就沒有完美無缺的,人無完人,金無足赤的道理咱們這些大學畢業的人誰不知道?黃子軒在我面前表現的太完美了,讓我甚至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就好像我面前的這個人,是演繹出來的一樣。」

停頓了一下,李芸看著徐君然眨眨眼道:「說實話,我甚至覺得這傢伙還不如你呢,要知道你在嶺南那幾次,起碼讓我覺得你是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黃子軒那樣的木偶。雖然,有一點混蛋……」她最後一句話,自然指的是徐君然在嶺南機場和師範大學的所作所為。

徐君然無奈的看了她一眼:「我總算明白自己的地位了,鬧了半天我就是個標杆,主要是負責襯托您大小姐的追求者對唄?」

李芸理所應當的點點頭:「沒錯,順便襯托我是多麼的貌美如花。」

說完,兩個人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了起來。

「謝謝你。」李芸笑完了之後,看著徐君然認真的說道。

徐君然一愣神:「你什麼意思?」

李芸輕輕搖頭:「沒什麼,就是覺得我欠你一句謝謝。」

徐君然沒在這個事情上糾纏,把喝光了的飲料瓶子扔進垃圾桶,看了看錶道:「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李芸點點頭,夜晚有些涼,就連馬路上的車也少了許多。

「唔,你回卡拉ok么?」

「我瘋了才回去,大晚上的,我有那個功夫還不如回去賓館睡覺。你難道不知道么?睡眠不足是會讓女人加速衰老的。」

李芸的幾句話,讓徐君然決定趕緊把這個女煞星送走。

下了天橋,李芸看著徐君然在路邊站著,似乎沒有攔計程車的舉動,忍不住問了一句:「我說,你難道沒車么?」

徐君然動作一僵:「沒開。」

一拍額頭,李芸滿臉的無奈:「我說,你不會是等著我開車出來吧?拜託了,我到東海是來旅遊的!」

徐君然頓時就覺得一種名為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