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七百五十八章中辦來人(求保底月

第七百五十八章中辦來人(求保底月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4-03-01 16:04  字數:3447

「對了,聽說你請假了?」

並肩走在中央黨校裡面,苑筱玥對徐君然問道。

徐君然點點頭:「反正上面也把我給停職了,我留在京城做什麼?還不如去嶺南見見世面。」

「順道,也看看美女,是么?」苑筱玥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哼了一聲說道。

徐君然哈哈大笑起來:「你這算是吃醋?」

苑筱玥臉上一陣嬌羞不已,忍不住伸出手在徐君然的肩膀上捶了一下道:「你這個人,鬼才會吃你的醋呢!最討厭你了,在江南的時候整天就知道欺負我!」說完,她向前跑了兩步,看樣子是打算躲過徐君然有可能的反擊。

就在這個時候,走在台階上的徐君然忽然被絆了一下,身形一個不穩撞在了苑筱玥的身上。

人在跌倒的時候,下意識手臂會胡亂抓住自己能夠抓住的東西做救命稻草,徐君然自然也不例外,他被絆了一下之後本能的朝前面一抓,卻沒想到一下子抓在了苑筱玥的身上,入手是一團溫軟如玉的感覺,徐君然頓時感到有些意外,下意識的捏了一下,隨即就看到苑筱玥身子驀然間變得僵硬起來,低聲看了徐君然一眼:「臭傢伙,你又耍流氓!」

說完這句話,女孩子再也不理徐君然,快步消失在他的眼前,留下舉著雙手,一臉尷尬的徐君然。

眼看著苑筱玥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當中,徐君然臉上一陣尷尬,自己真不是故意的,誰知道會被絆倒,又會碰到不該碰的地方呢。

苦笑著搖搖頭,徐君然邁步走進了報社,卻忘記問苑筱玥,她為什麼忽然出現在這裡了。

「老師。我來銷假。」

來到黨校班主任的辦公室,徐君然笑嘻嘻的對自己的班主任董青說道。

董青滿臉無奈的看著徐君然:「徐君然同志,你說說你啊,這一走就是一個多月,你知道京城現在因為你都吵翻天了嗎?」

徐君然聳聳肩,露出一個滿不在乎的表情道:「那些專家們懂個屁,就知道在報紙上瞎叫!」

董青被他這句話頂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徐君然這才想起來,面前這位也算是京城理論界內有名的筆杆子。

「你再不回來,我就準備給你家裡打電話了。」看了一眼滿不在乎的徐君然。董青淡淡的開口說道。

徐君然一愣神,卻意外的發現,這位班主任對待自己的態度,似乎有些冷淡了起來。

心中一動,徐君然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董主任,看來,您今天是有話要跟我說吧?」

董青嘆了一口氣:「經過中央辦公廳黨委研究決定,正式通知你,你現在被停職了!」

「什麼!」

徐君然忽的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冷冷的看著董青:「你再說一遍?」

迎著徐君然的目光,董青似乎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低下頭沉默了片刻之後,才緩緩的說了一句:「聽說辦公廳黨委那邊。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最近這一段時間以來,對於你那篇文章的討論逐漸走向了批評的道路,甚至連內參上都出現了批評你那種觀點的文章。小徐啊,你那篇文章實在是太危言聳聽了……」

徐君然聞言冷哼了一聲:「所以辦公廳就決定把我停職。算是棄卒保車?」

董青苦笑了起來:「你要明白,辦公廳的領導也是沒有辦法,所以才會讓我來通知你。現在你必須要在黨校學習滿一年。否則接下來的事情,你應該明白會怎麼樣……」

徐君然默然無語,他自然明白董青的意思,自己如今雖然在中央黨校學習,但是身上卻也兼任著中央辦公廳處長的職務,牽扯的方方面面關係太多了,在如今的這個情況下,這樣的結果也是正常的。

「主任,如果我沒猜錯,恐怕上面的意思,還有讓我離開黨校吧?」徐君然看了一眼董青,緩緩問道。

董青沒有說話,卻是默認了徐君然剛剛話裡面的那番意思。他也是沒有辦法,自己才剛剛接到這個命令沒多久。董青心裏面也是直罵娘,這徐君然雖說是黨校的學生,但是行政職務卻在辦公廳那邊,鬼才知道那些大佬們怎麼想的,居然會讓自己這個小人物來宣布這個事情。

徐君然笑了起來,點點頭:「行了,我算明白了,咱們回見吧。希望過段時間,辦公廳的領導們,別哭著喊著求我回來。」

他心裏面很清楚,既然董青會這麼直接的對自己說出讓自己停職的話來,看樣子辦公廳那邊的上層已經統一了意見,哪怕因為這個事情得罪了孫家,也必須要開除自己。這是一種姿態,一種對外界表明姿態的信號。畢竟徐君然鬧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出來,如果黨校方面沒有一絲表示的話,傳出去不一定會被議論成什麼樣子,尤其是在如今情況不明朗的態勢下,與其得罪黃家那位如日中天的大佬,倒不如得罪孫家這位眼看著就要徹底歸隱的老爺子,官場上人走茶涼雖然話不太好聽,但是確實一個事實。

看樣子,上面的爭論也差不多了,應該暫時是黃家那邊佔據了上風,不然也不會影響到黨校和辦公廳這邊來。

嘴角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徐君然倒是很想看看,幾天之後,這些人還有沒有那個心思能笑的出來。

走出董青的辦公室,徐君然直接離開了這裡,回到自己原本的那個宿舍收拾東西,剛收拾沒多少,一個熟悉的聲音就在他身後響起,一隻手拍到了徐君然的肩膀上。

「徐哥,你可回來了。」

那人的一句話,讓徐君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