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六百二十四章投靠(求訂閱)

第六百二十四章投靠(求訂閱) (1/3)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11-07 16:39  字數:5472

「白書記,這個事情不解決的話,萬一工人們再鬧起來,咱們拿什麼給他們解釋?」

徐君然看著白林,認真的說道。

白林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來:「徐縣長,按理說你既然答應幫亞麻廠解決問題了,我不應該扯你的後腿。錢我可以給你,但是有一點,要是縣裡面再出現什麼情況,你可不能找我要錢。」

他說的這是實話,財政局那五萬塊錢,還是自己從牙縫裡面省出來的,亞麻廠的這一關過去了,別的地方再有什麼事情,白林可真沒地方找錢去。

徐君然沉默不語起來,他知道白林說的是實情,仁川縣這個地方,最突出的特點,就是一個窮字罷了。

「書記,這個事情,總不能不解決吧?」徐君然沉默了一會兒,還是對白林說道。

白林呵呵一笑:「我相信徐縣長總會有辦法的。當然,你要是實在沒有辦法,我可以考慮,跟你一起向市委市政府請求幫助。」

最後這番話,白林說的時候很是誠懇,看上去彷彿真的是為徐君然著想一般。

徐君然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林,點點頭:「那好,這個事情我想想辦法吧。」

看著徐君然的背影,白林露出了一個笑容來。雖說在其他人的面前他給足了這位新任縣長的面子,可是這心裏面,白林對於徐君然的到來,是充滿了警惕心的,畢竟這書記和縣長的位置不一樣,自己這個一把手跟徐君然這個縣長之間,總歸要有一些衝突的。面對著這個不知道底細的對手,白林很想知道,徐君然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原本他還指望著別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找機會試探一下徐君然,沒想到瞌睡了有人送枕頭,這亞麻廠的工人們一鬧事倒是給了白林一個試探徐君然的機會。按照白林的想法,這個事情就交給徐君然來處理,看看他到底在省裡面有沒有關係。如果徐君然處理好了這個事情,那就表明他這個新縣長不簡單今後在仁川縣的事情上面,自己就得跟徐君然商量著辦。

反過來,如果徐君然解決不了亞麻廠的事情,最後還得自己這個縣委書記出面給他收拾殘局,那對不起,今後的仁川縣裡面,還是我白某人說了算你這個沒有門路的縣長大人,就老老實實的夾起尾巴做人好了。

徐君然也明白這個道理,離開書記辦公室回到自己的縣長辦公室,他坐在辦公室裡面一根接著一根的抽起煙來。

到仁川縣上任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這麼棘手的事件,徐君然有時候也不得不感慨,自己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這個事情要是解決了,自己在仁川縣政府的威望也就能樹立起來可要是解決不了,恐怕在縣委常委會上面,自己要偃旗息鼓做一段時間的投票機器了。

想到這裡徐君然決定自己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就算這仁川縣是龍潭虎穴,自己也要闖上一闖,鬧他個天翻地覆!

琢磨了一會兒,徐君然最後覺得自己應該想辦法了解一下情況,否則這麼兩眼一抹黑的下去,三天之後恐怕自己就沒辦法解決問題了。

不過,了解情況徐君然不打算盲目的聽彙報,做了多年的幹部,他太清楚官場當中某些報喜不報憂的做法了更何況如今自己相對於仁川縣的幹部們,不過是初來乍到的縣長而已,他們會不會跟自己說實話都是一個未知數。

與其被人稀里糊塗的拿謊話糊弄,倒不如自己去基層傾聽一下來自老百姓的真實聲音。

想到這個主意,徐君然站起身,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

仁川縣的街道很破舊跟富樂縣那種比較大氣的建築相比起來,仁川縣城顯得農村氣息更加濃厚一點,跟當年的武德縣差不多。徐君然依稀記得,自己上大學之前,武德縣就是現在的這個樣子。只不過隨著近幾年的發展,武德縣早就已經大變樣了。林雨晴前段時間回去過一次,看望了李家鎮和縣裡面的一些熟人,這才發現,武德縣早就已經朝著現代化的步伐邁進了。

走了一會兒,徐君然找人問了一下,就來到了仁川縣亞麻廠所在的地方,這裡已經是接近縣城邊上了,佔據著很大一塊土地,看了看周圍的情況,徐君然就近找了一家飯館,點了幾個菜,要了兩瓶啤酒,自飲自斟了起來。

間還早,現在是下午四點多,北方夏天這個時候天比較長,人們一般到晚上五六點鐘還會在外面散步,等徐君然吃過飯之後,就發現不遠處不少人開始出來溜達了,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聊著天,還有人在那下棋。

掏出錢來壓在桌子上,徐君然喊過飯店的老闆結賬,這才起身朝著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溜達了過去。

在這聊天遛彎的,大部分都是在附近居住的人,也有亞麻廠的退休職工,看了一會兒象棋,徐君然很是隨意的跟幾個老人家攀談了起來。

「老爺子,這亞麻廠的●'方可真大啊!」徐君然看似無意的對一個老人開口笑著問道

老人點點頭,看了徐君然一眼:「小夥子,不是本地人吧?」

徐君然一笑:「嗯,今兒才到仁川縣城的,跟著一個長輩過來的。」

他倒是沒撒謊,自己的的確確是今天才第一次來仁川縣城,也確實是李德明這個上級領導把自己送來的。

那老人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苦笑道:「這亞麻廠,嘿嘿,也撐不了幾天了。」

徐君然眉毛挑了挑,接著問道:「怎麼了,難道亞麻廠經營不善?不是國有廠子么?」

旁邊的幾個老頭聽了徐君然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