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五百七十五章組織部長

第五百七十五章組織部長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10-12 09:41  字數:3284

安梘了崔秀英幾句,徐君然一直把崔小姐送到門口,這才●到自己的辦公桌上面沉思了起來。

這個事情不簡單,陳強軍這個人徐君然雖說不認識,但是徐君然可是知道,這人似乎跟組織部陳書記有不淺的關係,現在就傳出他要當招商局的副局長這樣的消息,看來縣裡面有些人,是打算給自己上眼藥、攙沙子啊。

把玩著手中的鋼筆,徐君然的嘴角出一個冷笑來,這富樂縣的事情,可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咚、咚、咚、」三聲有節奏的敲門聲過後,黃海走了進來,恭敬的對徐君然道:「縣長,上午組織部那邊打電話過來,陳書記有些工作想要來跟您彙報。」

徐君然眉毛挑了挑,他現在因為姜書記的意思,不僅管著經濟建設方面的工作,還兼著黨群書記的職務,這個年代還沒有專職副書記的出現,所以他手上這麼大的權力,倒是沒人說三道四,只不過確實有些吃不消了。

自己剛剛知道組織部推選那個陳強軍做商業局副局長的事情,分管組織部的陳書記就上門了,徐君然忍不住露出個笑容來。

「請陳書記過來吧。」徐君然對黃海點點頭。陳書記全名陳文舉,是從鄰縣調過來的縣委組織部部長。當然,按照現在的規矩,他還兼任著縣委副書記的職務。

不一會兒,陳文舉就來到了徐君然的辦公室,徐君然站起身跟他握了握手,指了指沙發說:「陳書記,咱們慢慢聊吧。」

兩個人分賓主落座,徐君然親自給陳文舉倒了水,這才笑著說:「陳書記可是稀客。」

他這話不是開玩笑,雖說這新班子就任已經好幾個月了,陳文舉確實是第一次來到徐君然的縣長辦公室。

這是官場上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同一個級數的常委們,私下裡是很少碰面的,更不要說徐君然和陳文舉一個是黨委的重量級組織部長一個是縣政府的一把手,如果他們經常湊在一起的話·恐怕會引起別人的非

同樣的道理,正職一般不到副職的辦公室去,這也是官場一種人人明白,人人心照不宣的潛規則。越是層次高的人物相互之間越是有戒備心理,表面上都是言不由衷而又習慣成自然的笑臉。官場的惡鬥往往在背後,這就造成了自古至今一脈相承的權謀之術,正面的說法叫政治手腕、政治藝術。eN此·官場上久而久之養成一個心照不宣的習慣,同一層面的官員彼此不串門。這恐怕主要還是避免拉幫結派的嫌疑。

陳文舉笑了起來,對徐君然說道:「徐縣長,我想和您彙報下招商局副局長的人選問題。」

徐君然點點頭,對這個事情他倒是已經猜到了,拿起陳文舉遞給自己的文件看了看,徐君然馬上就明白了過來,富樂縣招商局一共有四名副局長·組織部一共報上來來六個人,其中自然包括那個陳強軍。

六個人搶四個位置,對於一個蘿卜一個坑的官場來說·無疑是相當激烈的一個場面。徐君然甚至可以想像的到,為了這個名額,那些人究竟要拜訪多少個領導,活動多少關係。而代表了各方利益的縣委常委們,又會爭的多麼厲害。

只不過這種事情陳文舉不去找縣委書記彙報,而是找自己這個縣長彙報,看來是想把得罪人的事情推給自己啊。

陳文舉剛要繼續說話,徐君然卻掏出一盒煙,抽出一根給自己點上,然後遞給陳文舉一根道:「先抽根煙·一會兒再說。」

畢竟徐君然是縣長,他既然擺出這個不疾不徐的態度來·陳文舉不清楚他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也不能說什麼。接過徐君然遞給自己的煙抽了幾口,然後卻是一愣神,又吸了一口之後·略帶疑惑的說:「這個,這個煙的味道很特別啊。縣長,是您家那邊的特產么?不瞞你說,我們家老爺子就好這口,我從小就是被他給熏陶成煙槍的…」

他說的這倒是實話,陳文舉愛好吸煙這個事情,徐君然倒是偶爾聽人提過一嘴。只不過這煙可不是一般的東西,正兒八經的特供煙要是那麼容易搞的到,市面上也不會有那麼多人願意為這個東西趨之若鶩了。這是一種身份的象徵,就算是徐君然,也是搜颳了曹老和孫老兩位老人家的存貨,這才弄到手的。

聽到陳文舉的話,徐君然心中一動,笑了笑說:「這是家裡面長輩的,我也是偷著順出來幾條,陳書記既然喜歡,回頭我送你一條。」

「謝謝縣了。」陳文舉點點頭,隨即又問遺:「那個,這煙,貴」

他主要是謹慎,怕出什麼問題,畢竟自己和徐君然的身份不太一樣。

徐君然淡淡的笑了笑:「不貴,就是比較難買而已。」他這話不是吹牛,這種煙是有價無市的,身份不到一定的層次,肯定是拿不到這樣的東西,這就跟貴族身份一樣,甭管你有多少錢,有些東西是錢買不到的。

陳文舉愣住了,疑惑的看看徐君然,卻見徐君然一臉的坦然,馬上知道人家根本不是在顯擺,而是完全沒把這個事情當做一回事,聯繫到徐君然平日里抽好煙,穿的也不錯,聽說家裡面的裝修奢華的不像樣子,看來人家是根本不在乎經濟上被人說三道四,不然也不會和根本沒有任何交情的自己這般坦蕩。

想到這裡,陳文舉的腦子裡面可就轉開了圈圈,他知道徐君然是從京城下來的幹部,對徐君然的背景,縣委縣政府好事者議論的挺多,有說他有大來頭的,也有說他就是走運寫得文章被最高首長看重才連升幾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