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五百四十二章寶貝,我要來了!

第五百四十二章寶貝,我要來了!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9-26 10:52  字數:3368

看著徐君然的表情,王曉柔想到自己很久之前看到過的一段文章,那篇文章是外國翻譯過來的,翻譯成漢語的意思是:「為了周圍人的幸福和安寧,不懼怕任何困難,敢於挺身而出。面對著邪惡的威『逼』利誘,卻堅守著正義,扶危濟困,毫不動搖。如此行事,若非正人君子,必然就是大『奸』大惡之徒。」

面前的這個男人,究竟是一個好人還是壞人呢?

王曉柔不知道,也沒打算去考慮,她只知道,這個男人在自己人生最大的危機時刻,在弟弟被抓,自己眼看著就要因為權勢所迫而委身於雷暴的時候,出面拯救了自己,並且給了自己如今的地位,還讓弟弟成了國家工作人員,進了富樂縣『政府』機關。村子裡面的人現在談到自己和弟弟,跟父母說話都是用羨慕的語氣。

這一切的一切,都來源於面前的這個男人。

「不管你做什麼選擇,我都相信你。」伸出手從後面抱住徐君然,王曉柔輕輕的對徐君然說道。升遷542

徐君然看王曉柔如此體貼自己,心裏面不由得有些感動,對於這個女人,他一直都是感到很抱歉的。

「對不起,跟著我,偷偷『摸』『摸』的談戀愛,讓你受委屈了。」

伸出手撫『摸』著王曉柔的胳膊,徐君然低低的說道。

「不要這麼說,我覺得挺好啊。對我來說,家這個東西其實沒那麼重要。有你的地方,就有家的感覺。」趴在徐君然的後背上,王曉柔低聲說道。她說的是實話,從小見慣了父母的吵鬧,對於她來說,夫妻之間不過是一紙婚書,只要能夠在愛人身邊。別的都不重要。

聽了王曉柔的話,徐君然心裡一陣感慨,這女孩當真是對自己情根深重啊,徐君然轉身摟住了王曉柔的腰:「柔姐,你這是不是叫做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啊?」

「討厭,誰答應嫁給你了。啊!」王曉柔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已經被徐君然給抱了起來,走進了卧室當中。

這個房子是王曉柔最近才租下來的,之前那個因為有周姐和林雨晴的人。不太方便,所以她乾脆又自己在縣裡面租了一個房子,反正她現在做生意也有錢,當然不在乎這些了。

因為是新租下來的房子,所有東西都是新的,就連床褥也是新的。

徐君然把王曉柔輕輕的放在大床上,雙眸柔情似水的看著身下的如玉美人。

昏黃的燈光下,美人眉目如畫,睫『毛』忽閃忽閃的。淡淡的腮紅,鮮艷的櫻唇,米黃『色』及膝連衣裙勾勒出綿軟的柳腰,日趨成熟的玉體嬌軀山巒起伏。美不勝收,玲瓏浮突得恰到好處。更讓徐君然心醉的是,那豐滿高聳的酥胸前,兩處秀挺飽滿的玉峰。將連衣裙鼓鼓的頂起。雙峰之間形成一道高高的山樑,隨連衣裙緊貼著雪峰上下完美的弧線下來,高聳豐碩的酥胸。左右膨脹渾圓翹起秀挺的美『臀』,包裹著肉『色』透明水晶絲襪的修長渾圓的翹『臀』,配上白『色』小涼高,更加『性』感『迷』人。

「柔姐,我知道我有了一個女人再跟你在一起很混蛋,可是我卻始終都忍不住,對不起,除了名分,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

徐君然抱著王曉柔,柔聲說道。他是真的覺得很抱歉,畢竟自己可以給面前這個女人的,跟她所給予自己的,實在是不成比例。

「我現在是你的人了,一輩子都是你的人。」王曉柔紅著臉說道:「雖然我們沒有拜過天地,可我心裏面,已經把自己當成了你徐家的媳『婦』。這輩子,除了你之外,我不會有別的男人!」

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王曉柔的語氣斬釘截鐵。

「唔!」

徐君然沒有再說什麼,在王曉柔有些害羞的眼神當中,吻上了她的脖頸。

徐君然那呼出來的強烈氣息讓王曉柔不禁一陣心慌意『亂』,她忍不住輕聲呻『吟』了起來:「老公,你……」

此時此刻,徐君然聞到從王曉柔的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陣陣幽香,以及從她的櫻桃小嘴裡呼出的香澤,整個人早就已經徹底的沉醉了。沒有什麼事情比知道一個美女對自己傾心更讓人開心的了。慢慢的抬起頭,徐君然凝望著王曉柔那雙如夢幻般美麗的明眸,深情的對她說道:「就讓我好好愛你一生一世吧,我的女人!」

第一次聽到徐君然如此正式的表白,王曉柔只覺得自己彷彿被一股名叫幸福的感覺包圍,整個人都要融化在徐君然的話語當中。升遷542

低下頭去,徐君然輕輕的吻上了王曉柔那微張濕潤的櫻唇。

「嗯……」從王曉柔的嘴中發出了極其誘人的嬌哼,當徐君然的舌頭伸進她溫暖的小嘴時,王曉柔只感到自己整個人忽然之間就一陣天旋地轉,那種滋味比以前被他挑逗,更加甜美,使人『迷』醉。王曉柔的整個嬌軀就好像被人抽掉了骨頭,軟化在了大床之上。

徐君然伸手將王曉柔的纖腰緊緊摟住,讓女人那柔軟嬌美的身體毫無空隙的貼著自己的身軀,施展出他那高超的舌功,把臉『色』酡紅的王曉柔吻的魂飛魄散,渾然不知身在何處。慢慢的,徐君然感覺到自己懷裡面的嬌軀越來越熱,早就已經經歷過男女之事而且已經食髓知味的大美人王曉柔如今是嬌軀滾燙,已經情動不己了。

「寶貝,我要來了!」

徐君然褪下自己的衣服,柔聲對王曉柔說著,他的動作很輕柔,彷彿生怕弄碎了一塊美玉一般,就連聲音,也比平時小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