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三十七章感動(上)

第一百三十七章感動(上)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7 04:14  字數:3472

徐君然又不是神仙,自然猜不到此時此刻秦壽生所想,他只是看著秦壽生愣在那裡不動地方,淡淡的說了一句:「還打么?」

秦壽生稍微有些尷尬的頓了頓,後退幾步,上上下下的看了徐君然幾眼。

「今天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秦壽生的一句話,讓徐君然差點沒笑出聲來。

「秦三兒,我送你一句話。」

徐君然看向秦壽生,繼續用那種讓他恨不得在徐君然臉上來一拳的淡然語氣道:「多行不義必自斃。」

秦壽生一怔,半天沒回過神來,很明顯沒明白徐君然的意思。

這傢伙讀書讀的不多,徐君然這句話對他來說,著實有些難以理解。

不過徐君然也不在意,笑了笑,就那麼轉身離開了。

有些時候,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道理,同樣可以用在對付壞人身上,而且徐君然相信,有程家兄弟最近的事情,秦壽生應該會老實一陣,等到他再想作惡的時候,估計也沒有機會了。因為那個時候,自己已經把他的保護傘秦國同徹底踩在腳下!

「君然,你回來了。」

回到李東遠的家裡,徐君然卻看見李東遠和嚴望嵩兩個人正等著自己。

「老書記,六叔,怎麼了?」微微有些詫異,徐君然不解的問道。

李東遠一笑,看了看嚴望嵩卻沒有說話。

嚴望嵩表情嚴肅的說道:「你跟周書記說要把啤酒廠承包了?」

徐君然點點頭:「這麼快?」

苦笑了起來,嚴望嵩無奈的說道:「周書記讓人專門給市委領導傳的話,市委張書記親自把電話打到我辦公室了,要求我們要儘快落實貫徹省委領導的指示。」

徐君然倒是沒想到周德亮的動作這麼快,估計他是跟自己分開之後,就叫手下的人給全州市委打電話說了這個事情。看來這位省委一把手對於江南省如今積貧積弱的現狀也十分的擔憂,希望能夠通過徐君然在武德縣搞的這些試點,來探索一條新的發展道路。

看向嚴望嵩,徐君然笑著說道:「老書記,市委是什麼意見?不願意還是反對?」

嚴望嵩擺擺手:「反對什麼?省委領導的指示,就算張書記再不滿意,也得執行。逸群市長也打電話過來,表示希望我們縣能夠在全市走出一條新的國有企業改革之路。」

徐君然眉頭皺了皺,卻沒有說話,嚴望嵩的話裡面明顯透露出一個信息,那就是市裡面的當家人,對於武德縣的工作應該是有些不滿意了,確切的說,是張敬敏這個市委書記不滿意了,否則嚴望嵩也不會說出這種陰陽怪氣的話來。

至於朱逸群的表態,徐君然並不意外,相信老書記應該已經跟他溝通過了,讓楊維天做縣委書記,這對朱逸群擴大他在市裡面的影響力,那可是十分重要的。

果然,嚴望嵩說完這個之後,微微一笑道:「我跟朱市長已經彙報過了,打算過幾天就向上面申請,退下來。」

徐君然愣了愣:「退下來?咱們不是說好了……」

他確實沒想到嚴望嵩竟然直接要退下來,原本他的想法,是讓嚴望嵩做人大的主任,然後留在縣委常委會當中坐鎮,可萬萬沒想到,嚴望嵩竟然直接選擇了退休。

看向嚴望嵩,徐君然有些焦急的問道:「老書記,您怎麼能退休呢?縣裡面的工作……」

這件事著實超出他的意料之外,對於徐君然來說,原本按照他的想法,嚴望嵩今後的作用是很大的,那是要充當定海神針的。

嚴望嵩笑了笑,跟李東遠對視了一眼道:「怎麼樣,我就說這小子會這個樣子吧?」

李東遠點點頭:「是啊,您還真了解他。」

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兩個人,徐君然一臉的不解,著實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拍了拍徐君然的肩膀,嚴望嵩道:「坐下吧,我和你六叔有話跟你說。」

徐君然帶著滿腹的疑惑坐在了桌子旁邊的椅子上,三個人圍在一起,一個人面前一杯茶水,很平靜也很安詳。

「君然,你跟我說實話,如果按照你定的這個路子發展下去,咱們武德縣,究竟能不能發展起來?」

看著徐君然,嚴望嵩語氣認真的問道。他的表情很嚴肅,少有的讓徐君然感覺到了一種壓力,這是老人幾十年掌權所養成的威嚴,那是一種可以讓人動容的力量。

李東遠也點點頭:「是啊,君然,我跟老書記今天等著你回來,就是想問你一句話,從你嘴裡面聽到一個真正讓我們放心的答案,我們才能決定以後到底應該怎麼做。」

望著兩位對自己寄予厚望的長輩,徐君然沉思了一會兒之後,才緩緩說道:「武德縣現在的情況很複雜,咱們的底子太差,我能做的,就是盡量讓縣裡面的家底厚實一些,讓鄉親們的收入提高一點,別的我不敢保證,三年,三年之內,我肯定讓李家鎮公社脫貧致富。至於縣裡面的話,我說不準,但是我能保證,啤酒廠如果按照我的方式經營下去,不出兩年之內就可以扭虧為盈。」

嚴望嵩和李東遠都愣住了,他們沒想到徐君然居然有這麼大的信心,兩三年之內就能發生這麼大變化?

「君然,你說的,是真的?」

李東遠有些發愣的看著徐君然問道,在他想來,如果能夠用四五年的時間,讓全縣達到溫飽,不再依靠國家救濟就已經算是很大的成績了,至於像徐君然說的那樣脫貧致富,他壓根就沒有想過。

徐君然重重的點頭道:「六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