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三十六章人的名,樹的影!

第一百三十六章人的名,樹的影!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7 04:14  字數:3436

「徐書記,你剛剛的話是真的嗎?省里的領導要你詢問我們啤酒廠的情況?」

看著徐君然的眼睛,苑德俊有些詫異的問道。

徐君然輕輕點頭:「是真的,筱玥碰見我之前,我陪著省委周書記在縣裡面轉了一圈,對於啤酒廠這個全縣利稅大戶,周書記很是關心,在聽取了我的彙報之後,他也覺得,啤酒廠必須要有一些改變了,否則早晚都要走上一條絕路的。」

苑德俊默然無語,徐君然的話雖然不知真假,但是卻足以讓他提起警覺。

徐君然也不多說,今天他到苑家來,主要就是給苑德俊提個醒,順道了解一下武德縣啤酒廠的情況,為接下來的行動做準備。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不早了,徐君然站起身,對苑德俊笑道:「苑廠長,今天我跟你說的,只是一個意向,你好好考慮一下,用不了多久,縣裡面就會正是下達文件的。

苑德俊一愣,隨即點點頭,他聽得出徐君然的意思,人家明顯就是來通知自己一聲而已。

等到苑筱玥出現在屋子外面的時候,只看見父親一個人坐在那裡,她忍不住開口問道:「爸,他呢?」

「誰?」苑德俊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詫異的問道,隨即就明白女兒問的應該是徐君然。

看著女兒的臉,苑德俊忽然問道:「你跟他很熟?」

苑筱玥臉色微紅,想了想對父親答道:「徐大哥是個好人,當初雨晴姐的事情,要不是他,泰壽生那壞蛋肯定就占姐姐便宜了……」說著,她把自己所了解的徐君然的行為都告訴了父親。女孩子的心思很簡單,她認為徐君然是一個心胸開闊的好人,不希望父親站在徐君然的對立面上,這只是一種單純的希望而已。

聽著女兒的話,苑德俊的臉色變了起來,尤其在聽說程宏達兄弟二人被抓,京城的某位大人物被徐君然給救了之後,他的表情更加古怪起來,看向苑筱玥的臉色也微微有些詫異:「妞妞,你是說,那位孫主任,跟徐書記的關係很不錯?」

苑筱玥猶豫了一下,這才點點頭說道:「孫主任說,她已經被徐大哥救了兩次了,一次是在京城,一次是在咱們武德縣。對了,今天上午,聽說徐大哥還被省委周書記點名在會議上發言了呢。」

她的話,就好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苑德俊心裏面那最後一點猶豫徹底的沒有了。

能夠獲得京城大人物的看重,讓省委一把手關心,有這樣的人脈關係,徐君然說不定真的能把武德縣卑酒廠給起死回生。

至於縣裡面其他人的看法,苑德俊已經有了打算,他相信,徐君然既然有把握提出要讓啤酒廠改行生產白酒,自然也有辦法讓某些伸向啤酒廠的手縮回去。

而徐君然離開了苑家,則是一個人朝著李東遠的家裡面走去,他在縣裡面也沒有什麼住的地方,自然要住在李東遠的家裡。

啤酒廠家屬區距離武德縣委大院的距離不算近,步行的話也要走上快半個小時,徐君然反正沒什麼事情,就當散步了,一路上偶爾有跟他認識的人打招呼,徐君然也笑著回應。這個時候雖然不富裕,但是人們反倒是很質樸。

「這不是徐大書記么?」

眼看著就要走到縣委大院的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在徐君然的耳邊響起。

停下腳步,徐君然轉頭看去,卻只見秦壽生穿著一聲白色襯衫,一搖三晃的走了過來,身後跟著兩個流里流氣的男子,明顯是平時跟他混在一起的小混混。

眉頭皺了皺,徐君然淡淡的掃了一眼秦壽生:「你有事?」

秦壽生一滯,原本他只是路過,看見徐君然就忍不住出言挑釁而已,畢竟老爺子交待了,最近要低調一點。

但是,徐君然這種無視自己的態度,卻讓秦壽生很不滿意起來,你徐君然再怎麼猖狂,不就是救了京城的貴人一次么?憑什麼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對於秦壽生這樣的人來說,從來只有他在別人面前張狂的時候,怎麼可能容忍有人在自己面前目無餘子呢?更何況,這個人還是他一向都瞧不起、看不上的徐君然。

「姓徐的,別以為靠上京城的貴人就可以在我面前猖狂,你最好祈禱老書記一輩子不退休!」秦壽生看看左右無人,也不跟徐君然客氣什麼,直接出口威脅道。

在他看來,徐君然之所以如此氣定神閑,這麼洋洋得意,不外乎是因為他跟縣委書記嚴望嵩的聯繫緊密,有嚴望嵩這座屹立武德縣多年的大靠山在,徐君然當然不必在乎得罪什麼人,反干只要嚴塑嵩不倒,就沒有人敢動他。至少泰國同就曾經嚴厲的警告過兒子,無論如何,在嚴望嵩退休之前,不能得罪老爺子看重的人,否則必然會給他的仕途帶來影響。

徐君然微微一笑,對秦壽生的威脅好像沒有放在心上,只是平靜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搖搖頭,似乎有些唏噓不已的說道:「你運氣真的不錯,真的,我要是你,現在就回家去給自己燒香。」

秦壽生一愣,不解的看向徐君然:「姓徐的,你什麼意思?」

徐君然慢慢的抬起手,臉上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來,輕輕的伸出一根食指,然後當著秦壽生的面搖了搖,平靜的說道:「秦三兒,你不行,還是換你老子來吧!」

秦壽生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怒吼一聲就要往前沖,身後兩個狐朋狗友也配合著他往前沖。

可還沒等他們衝到徐君然的身邊,徐君然就低喝了一聲,冷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