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三十五章啤酒廠的麻煩

第一百三十五章啤酒廠的麻煩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7 04:14  字數:3458

「妞妞,你先進屋去,我跟徐書記好好聊聊。」

輕輕的在女兒頭上撫摸了兩下,苑德俊慈祥的說道。

苑筱玥卻是被徐君然的話給弄的有些不知所措起來,抬起頭看向徐君然:「你,你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徐君然苦笑起來,沒回答她的話,而是看向苑德俊。

似乎感覺道徐君然的目光,苑德俊輕輕的拍了拍女兒的肩膀:「沒關係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好不容易把依依不捨的苑筱玥哄進房間,他這才轉身看向徐君然,認真的說道:「徐書記,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看出來,啤酒廠維持不下去了?」

徐君然平靜的回答道:「有些東西,並不是沒人查就不會被發現的。」

聽他說完這句話,苑德俊忍不住也苦笑了起來,嘆了一口氣沒有再繼續追問。

他不知道的是,徐君然了解的東西,遠遠比說出來的更多。

前世因為跟苑筱玥的接觸,還有從其他長輩口中了解到的一些東西,徐君然早就已經知道武德縣啤酒廠如今正處於一個馬上就要瀕臨倒閉的絕境。要是徐君然沒有記錯的話,用不了兩年的時間,苑德俊就會因為侵吞國有資產的罪名而獲刑,啤酒廠也正是宣布倒閉,這在武德縣當時可是相當大的新聞,畢竟大家一直都以為國有企業有國家在是不會倒閉的,可偏偏武德縣啤酒廠,就這麼倒了。

其實徐君然清楚的很,啤酒廠之所以後來淪落到那個地步,根本原因,是因為苑德俊骨子裡,還是個官場中人。

啤酒廠是縣屬企業,自然歸武德縣委縣政府管轄,剛開始的幾年,啤酒廠效益不錯,苑德俊這個廠長的日子也很舒服,縣裡面有什麼活動,都會讓廠裡面出一份資,這種事在華夏的官場由來已久,從古至今都是如此,再加上是縣裡面的意思,苑德俊也沒辦法不同意。可後來隨著啤酒廠產品因為銷路和質量的問題漸漸下降之後,這個事情的弊端就出現了。

分管縣裡面經濟的是常務副縣長秦國同,這個人是有名的好大喜功,總是喜歡搞一些華而不實的東西,動不動修修這個,改改那個,每一次縣裡面的財政要是資金不足的時候,就打啤酒廠這些縣屬企業的主意,這一來二去,啤酒廠光是借給縣財政的錢,就高達十幾萬。

八十年代的十幾萬,相當於後世的幾百萬都多,畢竟那個時候,一瓶汽水才幾分錢,揣著一百塊錢可以在全國旅遊了。

對於一個企業來說,流動資金是相當重要的,這關係到企業的發展和未來,不過很可惜,那個時候的人們都覺得,政府和企業既然是一家的,那政府沒有錢了,企業幫忙拿出一部分來也是應該的。

這就是計劃經濟的弊端之一,用行政命令代替市場競爭,使得企業失去了核心競爭力,武德縣啤酒廠的酒銷路不好,效益自然也就越來越差,廠子里的流動資金沒能用來發展企業,卻給縣財政輸血救命去了,最終導致了破產的悲劇。

而苑德俊,就是最後被秦國同提出來背黑鍋的人。

畢竟當初屢次讓秦國同從廠子里拿錢的是他苑德俊,而在前世的這個時候,嚴望嵩因為中了秦國同的計策,打擊私營經濟被扣上帽子免去縣委書記的職務,楊維天一心要搞經濟建設,一旦發現啤酒廠被掏空了,自然是勃然大怒,對苑德俊這個直接負責人馬上予以嚴肅懲處。

還好,這輩子徐君然回到了武德縣,改變了嚴望嵩的命運。

現在他要改變的,就是苑德俊的命運。

「這……」

看著徐君然平靜的表情,苑德俊半天說不出話來。

他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當然能夠分辨的出徐君然話裡面的意思到底是什麼,有幾分真假。在他看來,徐君然應該已經是知道了什麼,否則斷然不會找上門來的,只不過他說代表省委領導來問話的意思,還是讓苑德俊有些懷疑。畢竟徐君然太年輕了,雖然之前就聽說過這位剛剛大學畢業就做了公社黨委副書記的年輕人,可苑德俊還是不認為他有那個通天的本事聯繫上省委領導。

「苑叔叔,我跟筱玥是同事,林雨晴現在也在我們李家鎮公社工作,所以我才會私下來見您。」

徐君然看著苑德俊猶豫的樣子,緩緩開口道:「我知道,有些事情你也是奉命行事,畢竟上級的指示你沒辦法拒絕。不過我希望您能明白,武德縣啤酒廠不是某個人的私有財產,而是幾百個工人的心血,不管是誰,一旦廠子出了問題,肯定要為此負責!」

他這話絕對不是恐嚇,而是陳述一個事實,這個時候把一個國有企業搞的支離破碎,換句話話說就是破壞國有資產,這一點從苑德俊當年被判了刑就能夠看得出來。要知道這是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時期,雖然放在九十年代的時候,國有企業大批破產改制也沒聽說有哪個領導為此負責,但在八十年代,一個國有企業如果無法維繫,作為企業負責人的廠長,必定要承擔相當重要的責任!

嘆了一口氣,苑德俊無奈的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酒廠確實已經快要維持不下去了,要是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最多能撐半年。」

徐君然點點頭,跟自己記憶當中差不多,大概在八三年初的時候,啤酒廠開始發不出工資來,隨後陷入了長時間的停產狀態,不過那個時候沒有所謂破產的說法,廠子就那麼不死不活的拖著,而沒過多久,苑德俊也因為侵吞國有資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