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三十二章周德亮

第一百三十二章周德亮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5 17:43  字數:3368

「曹俊明最近發表的那篇文章,其實是你寫的吧?」

看著徐君然,江南省委第一書記周德亮,緩緩吐出一句讓他臉色大變的話來。

對於徐君然來說,雖然早就猜到這次周德亮見自己的原因很有可能跟那篇文章有關係,可他萬萬沒想到,周德亮竟然一下子就看出來那篇文章出自自己的手中,而不是像刊登時候那樣,是徐君然和曹俊明聯合署名的。

「周書記,這……」

遲疑了一下,徐君然沒敢回答,實在是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那篇文章關係重大,如果貿然回答的話,徐君然著實摸不準周德亮的態度,更重要的是,徐君然不明白,周德亮是怎麼看出來這個問題的呢?

周德亮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不是傻蛋,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過來,總能看明白一些別人看不出來的東西。」

徐君然再也說不出別的來,他知道,在這位老人面前,自己那點小心思根本就是無所遁形,人家官場生涯所經歷的東西,根本就是自己拍馬所難以企及的。俗話說,薑是老的辣,這句話是很有道理的。

隨即他就想到,既然周德亮能夠看出來,相信應該還會有別人看出來,最起碼在高層那些大佬的眼中,自己這點小把戲絕對是瞞不過他們法眼的。這就是眼界的問題,徐君然縱然前世做到市委書記,他也只是個廳級幹部,跟那些省部級大佬乃至國家級的大佬們相比,還是差了不是一點半點,他自以為聰明的辦法,人家一眼就能夠分辨出真假來。

「是我寫的,確切的說,是我寫了之後,曹大哥幫我修改的。」

面對周德亮的目光,徐君然乾脆老老實實的承認下來。有些事情,不是自己不承認人家就不知道的。

周德亮似乎對徐君然的坦誠早就心知肚明,點點頭笑了笑:「說說吧,為什麼會想到那些東西?不要跟我說是在學校裡面學來的,我雖然很久沒進過學校,可我也知道,大學裡面是教不出那些東西的。」

徐君然點點頭,平靜的說道:「我看過《國富論》,也看過《資本論》,回到家鄉的半個月,我卻發現我的家鄉似乎並沒有因為某些政策的變化而得到好處。確切的說,鄉親們依舊像我從小到大看到的那樣,吃不飽飯,每年為了那不一定能不能夠用的工分拚命的勞作著,春天要忍著春荒挨餓,夏天要為了那麼一點灌溉的水源爭鬥,您能想像么?我們李家鎮公社,最窮的人家,一家八口人,只有三條褲子。」

說著,徐君然指了指縣城的房子,對周德亮說道:「這裡我小時候就跟媽媽來過,快二十年過去了,當年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家家戶戶以窮為榮的日子過了幾十年,現在卻赫然發現,窮並不是什麼驕傲的事情,因為窮沒有飯吃,因為窮沒有書讀,因為窮,我們武德縣的男人連媳婦都娶不到,因為外面的人一聽說是武德縣的,就知道這裡窮的連自行車都是難得一見的東西!」

看向周德亮,徐君然用略微有些jī動的語氣問道:「周書記,您告訴我,既然都到了吃不上飯的地步,我們憑什麼還要抱著過去的老黃曆不鬆手?就因為一個現在爭論不清的路線問題,就讓老百姓因為當權者的彷徨而忍飢挨餓?這樣的政府,還是人民的政府么?」

這些話,徐君然忍了很久,從他一開始重生在這個年代,徐君然就很不理解,為什麼那些領導,對於老百姓水深火熱的生活完全不覺得有愧,而是認為如今的這個時候,窮是應該的。很多人甚至於壓根沒去考慮過要如何改變這個窮的局面,像秦國同那樣的人,他們更關心的是如何選擇站隊的問題,就連全州市的市委書記和市長,心思恐怕也沒有放在如何改變貧窮落後局面上,而是更多在考慮,到底應該走什麼樣的路線才不會成為鬥爭的犧牲品。

這個國家,究竟是怎麼了?

周德亮沉默不語,並沒有因為徐君然漸漸有些拔高的聲音而惱怒,只是揮揮手,讓遠遠跟在身後的劉斌等人走的更遠一些,這才對徐君然淡淡的問道:「你的意思,是說上面關於路線的爭執是錯誤的?」

徐君然沒有回答,他很清楚,自己剛剛的那番話已經有些逾越了,這個時候要是再回答這個問題,就等於是自尋死路一般。

看到徐君然不說話,周德亮笑了笑:「你這個小娃娃啊。」

悠然看向遠方,周德亮彷彿是在回憶,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語:「當年,我也是跟你這樣,一心想著報效國家,所以才毅然投筆從戎,到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了,眼看著我們打下了江山,可這江山,怎麼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呢?」

徐君然沒有說話,他不知道周德亮怎麼會忽然跟自己說這些話,要知道兩個人是第一次見面,之前甚至於徐君然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位省委一把手,而且他也相信,周德亮對於自己的了解跟自己對他一樣,幾乎就是一張白紙。

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卻在此時此刻,聽完自己一時沒能控制住發出的滿腹牢騷之後,卻說出那麼一番話來,著實讓徐君然有些不明白,甚至於有些琢磨不透這位省委大佬在想著什麼。

「你說說,你要在李家鎮搞的這個稻田養魚和建築隊,到底姓什麼?」

看著徐君然,周德亮忽然開口問道。

徐君然一愣,隨即認真的望著周德亮蒼老的臉龐,一字一句的答道:「姓人民!」

「人民?」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