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三十章亂世用重典

第一百三十章亂世用重典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4 12:04  字數:3589

「徐君然同志,你說說看,你有什麼想法?」

這一句話,讓會議室內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目瞪口呆的徐君然身上。(最穩定,

徐君然是誰?

這是大部分人心中的疑問,只不過有的人是詫異,而有的人則是不解,畢竟讓省委一把手放在心裡的名字,都不能小覷。

徐俊此時卻是滿心的無奈,不知道這位省委大佬是怎麼想的,這種場合讓自己發表意見,是不是有點兒坑人啊?

俗話說的好,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今天這個場合,不管自己說什麼,只要周德亮讓自己發言,就等於是把自己暴露在眾人的視線當中。徐君然並不覺得自己現在有能力抵抗任何勢力的碾壓。

好在周德亮微微一笑,又說了一句話。

「這個的事情,徐君然同志對我們江南省是有貢獻的。所以,談談你的看法吧。」

所有人都是一愣,隨即有腦子聰明的,就想到徐君然應該就是那個救了孫家大小姐的人,對他的戒備反倒是降低了不少。畢竟這個事情,要不是他當時救了人,估計孫靜芸就要出事。真要是那樣的話,恐怕在座的諸人,很多都要烏紗落地,也怪不得周德亮要讓他談一談自己的想法,估計也是希望徐君然能說出點道理來,然後省委就可以提拔他一下了。

論功行賞不管在什麼行業,都是正常的事情。只不過這次徐君然的功勞雖然不小,但說出來卻不太方便,畢竟牽扯到孫靜芸的名聲,所以這樣的方式,應該是最合適不過的。

徐君然站了起來,有些局促的看了看周圍,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這是他重生之後,第一次直接參加這麼高級別的會議,要說心裏面不緊張,那絕對是自欺欺人。重生之後,雖然心境沒有變化,可並不代表徐君然對於這個時代沒有敬畏。

如今掌握這個國家最高權力的人們,很多人都是從槍林彈雨、明刀暗箭當中走過來的,自己這點本事在他們的眼中,真就不算什麼。雖然可以利用先知先覺做一些事情,但到了關鍵時刻,徐君然相信,自己肯定還是比不過那些老一輩**家的。

「周書記,我看還是算了吧,徐君然同志太年輕了,剛剛參加工作,他的想法,恐怕也是局限在武德縣,我們現在說的是全省的情況,讓他來發表意見,不太合適吧?」

忽然之間,呼延傲波開口對周德亮說道。

大家都是一愣,像嚴望嵩等人已經很是不解的看向呼延傲波,以為徐君然哪裡得罪這位省公安廳的一把手了。

不過徐君然卻知道,呼延傲波這是在幫自己。他的這番話分明就是不希望自己牽扯進省委某些勢力的角力當中,畢竟對於自己這個科級幹部來說,貿然攪進動輒省部級的爭奪當中,不是一個好事兒。

可徐君然現在也沒有辦法,周德亮發話了,自己要是不給他面子,豈不是讓省委一把手難以下台么?

咬咬牙,徐君然苦笑了一下,只好點點頭對周德亮說道:「感謝周書記的信任,那我就根據我所了解的武德縣治安匪我所思帖吧情況,談幾點我的想法和認識,要是有不周到的地方,請各位領導斧正。」

周德亮一笑,擺擺手:「堂堂京華大學中文系的高材生,不要這麼妄自菲bó嘛,我跟你說,陳星睿省長和我,都是你的學長,我們倆當娘也在京華大學學習過的。」

說著,他看向那位剛剛說話的陳省長,笑著說道:「老陳,是不是啊?」

徐君然這才知道,那位陳省長名叫陳星睿,竟然還是自己的校友。

陳星睿看了看徐君然,然後點點頭:「不錯,既然如此,那就讓他說說吧。」

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徐君然已經沒有了退路,清了清嗓子,他緩緩開口。

「兩位領導的意見,我覺得都很正確。」徐君然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好幾個人眉頭皺了起來,這傢伙難道是刀切豆腐-兩面光么?說呼延傲波和陳星睿的意見都對,這不是分明在討好兩個人么?

有幾個性子耿直的領導,看向徐君然的眼神就有些變了,年紀輕輕的不學好,就知道討好領導,這年輕人沒什麼發展。

只見徐君然平靜的繼續說道:「就以我們武德縣為例,我剛剛畢業回到縣裡的時候,親眼看見幾個小流氓公然在大街上搶奪別人的包裹,而且還肆無忌憚的毆打被害人。我不覺得,這樣的人如果僅僅靠教育批評的話,能夠知道悔改。」

陳星睿臉色一沉,徐君然這話分明就是在說他剛剛的話不對,就聽見徐君然繼續說道:「四平八穩的處理問題,按照現在的情況來說,是解決不了惡性案件頻發的,所謂亂世用重典,我的想法,應該在三年內組織一次、兩次、三次戰役,一個大城市,一網打盡,一次戰役打擊一大批。集中打擊嚴重刑事犯罪必須發動群眾,這是不叫運動的運動。對刑事犯罪分子,對殺人犯、搶劫犯、流氓犯罪團伙分子、教唆犯、人販子、老鴇兒等,必須堅決逮捕、判刑,組織勞動改造,給予嚴厲的法律制裁。必須依法殺一批,有些要長期關起來。現在是非常狀態,必須依法從重從快集中打擊,嚴才能治住。嚴厲打擊刑事犯罪活動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先從省城開始,然後再擴大到全省的其他城市。只要堅持這麼干,我們省的社會治安情況一定能好轉。」

所有人都愣住了,沒想到徐君然這個年輕人看似和和氣氣,可說出來的話卻是這麼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