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二十九章書記點名

第一百二十九章書記點名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4 12:04  字數:3510

「小徐書記,你這是要去哪兒啊?」

跟徐君然聊了幾句,郭偉全忽然對徐君然問道。

笑了笑,徐君然道:「我有事,要回家一下,咱們有機會再聊。」

郭偉全一笑:「那好,我還有任務,就不耽擱你了。」

兩個人就此別過之後,徐君然走出縣醫院,朝著縣委大院而去。

回到縣委大院,徐君然琢磨了一下,他準備回李家鎮,自己在這邊又幫不上什麼忙,最關鍵的是,徐君然覺得,這次的事情,自己不應該攙和的太多了。

只不過,事情並不是他想的那麼簡單。

還沒等徐君然離開縣委大院,蕭鴻樺和塗文勇兩個人就跑了進來。

「徐書記,快點!快點!」蕭鴻樺張嘴就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一愣:「怎麼了?」

塗文勇介面道:「省委,省委周書記要見你。」

「額……」徐君然一下子就呆住了。

周德亮要見自己?

腦海裡面閃過這個念頭,有些迷糊的徐君然就那麼被塗文勇和蕭鴻樺給拉上了停在縣委大院門口的吉普車。

坐在吉普車裡面,徐君然的腦海當中一團亂麻,他不知道,周德亮為什麼忽然要見自己,難道說,他已經聽說了自己的名字?

懷著這樣的複雜心思,他慢慢的踏入了縣醫院的大門。

徐君然之所以這麼緊張,是因為這是他重生之後,第一次見到一個陌生的高級領導。之前的曹俊明和黃子軒,都是跟徐君然有交集的人,說白了並沒有什麼陌生感。前世他大小也是個市委書記,正兒八經的廳級幹部,這點自信還是有的。(最穩定,可這一次要見的周德亮,卻是一個實打實陌生的人,前世徐君然長大的時候,周德亮已經退休了,他對於這位老書記一點都不了解。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

不管什麼事情什麼人,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像黃子軒和曹俊明這些人,徐君然對於他們的前世今生都很了解,清楚的知道這些人未來發展的軌跡,自然可以通過自己的了解來判斷某些事情,也決定自己該怎麼做。可一旦出現徐君然不認識的人,他並不能夠保證,自己的計劃會不會被影響。就好像孫靜芸忽然出現在武德縣裡的一樣,要不是徐君然和孫宇軒趕去的及時,恐怕就已經發生意外了。

要知道,徐君然當初讓楚聞天來江南省,雖然打的主意也是要動程宏達,卻絕對沒有想過會用這樣的一種方式。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雖然玩弄權謀是為官之人的必要手段,但是徐君然卻有著自己的底限,如果需要犧牲一個女人的清白才能夠徹底扳倒程家兄弟,那徐君然寧願放棄這個機會,等待更好的機會。畢竟相信用不了多久,國家就會展開嚴打行動的,到時候隨便找一下程宏發的劣跡,徐君然絕對有把握把這個傢伙一舉除掉。

因為有了孫靜芸的事情作為例子,所以徐君然此時此刻的忐忑不安,是旁人沒辦法理解的。

他的腦海當中不住的在思考著,為什麼周德亮要見自己。

對於周德亮這個人,徐君然並不熟悉,直到見到這位省委一把手的時候,他的心裡,依舊是充滿了不安。

到了縣醫院的大門口之後,一個陌生的男人站在門口,蕭鴻樺低聲對徐君然說道:「是周書記身邊的人。」

徐君然一愣,就看到那個中年男人走過來,笑著對自己說道:「是徐君然同志么?」

徐君然連忙點頭:「首長好,我是徐君然。(最穩定,」

那人連連擺手:「不用這麼客氣,我叫劉斌,是省委綜合一處的,負責周書記的文秘工作。」

徐君然這才知道,原來這人就是周德亮的秘書,隨即他就想起來,上輩子這位劉處長,最後可是做到省委副秘書長的。

「劉處長,您好。」徐君然客氣的對劉斌打著招呼,省委一把手的秘書,即便是市委書記、市長也不敢怠慢。

劉斌也不再客氣,對塗文勇和蕭鴻樺道:「麻煩你們了。」

說完,他對徐君然道:「請跟我來。」

徐君然點頭答應著,兩個人一前一後的朝著裡面走去,一路來到醫院的二樓,走到最裡面的一個房間,徐君然看了一眼,發現上面寫著的是會議室三個字,門是半虛掩著,看不清楚裡面有多少人。

劉斌帶著徐君然走到門口,停住了自己的腳步,輕輕的在門上敲了三下,裡面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請進。」

推開門,徐君然和劉斌一起走進了房間。

這裡是縣醫院的會議室,走進去之後徐君然看到好多人都圍坐在一個橢圓形的長桌邊,其中包括嚴望嵩和楊維天為首的武德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還有其他一些自己不認識的人,坐在正中間的一個男人,正在一臉平靜的看著自己。

劉斌的態度很恭敬:「書記,徐君然同志來了。」

周德亮今年六十三歲了,大概是因為年紀大了的緣故,他顯得有些蒼老,而且因為經歷過那場聲勢浩大的運動,在鄉下牛棚裡面呆了很長的時間,所以他的身體似乎不太好,看上去,很讓人懷疑他會不會隨時有住進醫院的危險。

只不過縱然精神看上去不太好,但這位江南省委一把手卻絕對足以讓任何人為之膽寒,他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刻意染黑自己的頭髮,而是讓那為數不多的銀色白髮就那麼暴露在別人的視線當中,雖然不多,但是梳的很是整齊。表情很是平靜,只是在聽到劉斌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