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二十五章孫家來人了(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五章孫家來人了(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3 10:13  字數:3498

徐君然被孫靜芸罵了一句,心裡卻稍微安心了不少,看來孫靜芸應該已經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有些話跟聰明人說,自然很容易被理解。

看到孫靜芸的態度緩和了,徐君然心中大喜,只要她明白該怎麼表態,這個事情就好辦多了。

徐君然也相信,孫靜芸在意的只是程家兄弟會被怎麼處理,別的事情,她應該也清楚,全州市的領導們不過是害怕老孫家找機會對付他們而已,畢竟這個事情真鬧起來的話,誰臉上都不好看。

「好吧,我就給你一個面子好了。」孫靜芸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對徐君然嫣然一笑道。

她是個極美的人,那種高貴的氣質彷彿是與生俱來的,皮膚白皙透明,雙眸如同秋水一般動人,也不怪程宏發會色令智昏,徐君然捫心自問,即便是自己,對於這位孫家大小姐,也是有那麼一絲心動的。

「謝謝孫姐。」徐君然知道,孫靜芸這麼說,等於是在市委領導那邊給自己賣了一個人情。

眨了眨好看的眼睛,孫靜芸對徐君然道:「下次來京城,記得請我吃飯噢。」

點點頭,徐君然笑了起來:「太貴的我請不起,孫姐要是不介意,路邊小吃店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兩個人相視一笑,剛剛有些尷尬的氣氛,現在倒是好了許多。

只不過徐君然高興的心情只維持了不到一個小時,就被徹底的打破了。

跟孫靜芸聊了有半個小時。徐君然把原本心情有些不太愉快的孫大小姐逗的喜笑顏開,主要是說一些自己在學校的事情,讓孫靜芸大感開心,不準的捂著嘴嬌笑不已。要不是孫宇軒耐不住無聊跑進來,恐怕兩個人還得再聊一會兒。

期間兩個人還聊起了關於徐君然要在李家鎮公社搞稻田養魚項目的事情,徐君然求孫靜芸幫忙,在報紙上多說一點好話。(最穩定,孫靜芸一想到徐君然可憐巴巴的求自己幫忙。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管是如何高高在上的女人,面對男人的時候,都喜歡對方順著自己說話。

徐君然來到病房外面。跟苑筱玥和洪顏欣打了一個招呼,這才轉身朝著外面走去,老書記半天沒過來了。自己得去李東遠家裡換身衣服,給公社那邊打個電話,免得林雨晴擔心。

剛走到醫院門口,徐君然卻愣住了。

就在他的面前,兩台綠色吉普車飛馳而來,後面跟著一輛這個時候最常見的解放牌卡車。

眉頭一皺,徐君然本能的覺得不太對,隨即就看到從吉普車上下來幾個穿便衣的高大男子,為首的是一個年紀在三十多歲的男人,緊跟在他身後的。是好幾個同樣臉色陰沉,身形彪悍的男人。

更讓徐君然震驚的話,從卡車上面,足足跳下來好幾十個身形矯健的男人。

這些人很快排成了隊列,正氣如一的樣子。讓人很難不把他們跟軍隊聯繫在一起。

他們在那幾個男人的帶領下要進醫院,卻被站在門口的縣公安局幹警給攔住了。

「請問,你們是?」那個幹警也不是笨蛋,自然眼光十分高明,看得出這群人的身份不一般,所以盤問的時候。態度也很和藹。

為首的那個男人冷哼了一聲沒說話,跟在他身後的男人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身後的一群人道:「我們來醫院檢查身體。」

「噗!」

徐君然一口氣沒忍住,頓時笑出聲來。

一幫子龍精虎猛都能徒手打死一頭牛的傢伙,居然借口來看病,真以為別人看不出他們是什麼身份么?

那警察也是一臉的為難看著面前的男人,他又不是笨蛋。

似乎徐君然的笑聲讓那人聽見,為首那個面容冷峻的男人看向徐君然:「你笑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徐君然看他倍感親切,覺得這人能想出這樣的借口來,也是一個人才了。

「你姓孫?」

徐君然走到他的面前,開口問道。

那人明顯一愣,有些奇怪的看著徐君然:「你認識我?」

徐君然聳聳肩,無所謂的道:「跟孫宇軒那傢伙的樣子一樣,欠揍的樣子。」

身後的幾個男人大怒,剛要說話,那孫姓男人卻揮揮手,轉頭看向徐君然:「你認識我侄子?我叫孫振國,是孫宇軒的六叔。」

他不是那種有勇無謀的人,否則也想不出讓一個排的戰士穿著便衣來看病的辦法,聽到這個有些陌生的年輕人剛剛那番話,孫振國可以很確定的說,這年輕人應該是認識自己的侄子孫宇軒的。

「您好,您好,我叫徐君然,是武德縣李家鎮公社黨委副書記。」

徐君然連忙笑著跟他握手,畢竟是孫家的人,客氣一些總沒有壞處的。

「徐書記,是么?」孫振國雖然驚訝於徐君然的年輕,不過卻還是平靜的問道:「我想看看我妹妹和侄子,方便么?」

說著,他的目光,看了看周圍的幾個民警。

徐君然的嘴角抽動了一下,看了看孫振國身邊幾個大漢,那幾個人一個個的瞪著眼睛,大有你敢拒絕我們就衝進去的架勢。

無奈的點點頭,徐君然道:「你們是來看病的,我自然不能阻止。」

孫振國一笑:「麻煩小徐書記了。」

兩個人都是聰明人,沒有一個人提起孫振國身後的這群人究竟是什麼身份。

從建國伊始,華夏對於軍方的政策就是黨指揮槍。什麼叫黨指揮槍,官方的解釋是軍隊任何時候都要聽中央的話,聽黨的話,選人也要選聽黨的話的人,軍隊不能打自己的旗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