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二十二章政治就是下棋(求訂閱,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二章政治就是下棋(求訂閱,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16:12  字數:3567

ps:感謝大家的支持,感謝每一位在書挫曹言,打賞、投月票、訂閱的兄弟,在這裡晨光雖然不能一一列舉你們的名字,可是大家的每一份關心,晨光都銘記於心。

升遷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撲了!不過我會堅持下去的,哪怕為了這八百個訂閱的兄弟,我也會堅持下去。在此懇請諸位訂閱的朋友,設置成自動訂閱,這樣就可以投月票了,因為根據新月票規則,只有前一天訂閱了的朋友,第二天才能投月票。不管怎麼樣,天道酬勤!晨光會繼續加油努力!懇請諸位跟我一起!

嚴望嵩滿臉無語的看著面前的年輕人,忍不住輕輕搖頭嘆了一口氣。

徐君然以為他不願意,想了想說道:「老書記,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我也知道秦國同不是個東西,可現在咱們還不能動他,畢竟他是市委張書記的人,真要是把他也牽到這個事情裡面,搞不好會牽出來張書記,那樣絕對不是省委願意看到的。」

嚴望嵩愣了起來,他原本嘆氣的原因是因為覺得徐君然這個娃娃太過於心機深沉了,這才進機關幾天,竟然能把這種官場上利益交換的事情研究的這麼透徹。可沒想到徐君然竟然接著說出了那麼一番話,這讓嚴望嵩不得不感慨,也許有些人天生就是搞政治的。

他自然不會知道,上輩子,徐君然就在官場當中打滾了半輩子,並不是他資質如何妖孽,不過是見過了太多爾虞我詐,學的聰明罷了。

人只有在經歷過一些事情之後,才會真正成長起來。

點了點頭,嚴望嵩對徐君然說道:「那就照著你說的辦,我去找張書記好好談談。」

他的想法,既然要跟市委張書記做交換,那得先取得對方的信任才行。

沒想到徐君然輕輕一笑,搖了搖頭:「老書記,您得先去見朱市長。」

「朱市長?」嚴望嵩有些不解的看向徐君然明顯被他的話給繞糊塗了自己不是要跟張書記談條件么?怎麼又變成先去見市長了呢。(最穩定,

徐君然嘴角泛起一個弧度,輕輕的敲了敲自己的大腿,平靜的說道:「咱們需要在市委有個可以依靠的人,您退二線了武德縣就失去了一個強力人物,再加上李家鎮的發展前景,您信不信,未來幾年之內,咱們武德縣將會成為市委市政府爭奪的關鍵!哪怕一個縣處級幹部,搞不好都要惹得市裡面好好爭奪一番。

他這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徐君然自己做過縣處級幹部很清楚一個經濟發達縣對於只個經濟落後的地區究竟意味著什麼。

前世,徐君然就親眼看到,一群市委領導、廳級幹部,為了一個縣的副縣長人選,在常委會上爭的面紅耳赤。

那個時候,他在一個經濟富裕縣做縣委書記,被允許列席市委常委會親眼看見平時道貌岸然、高高在上的市委領導們,為了縣裡面的一個副縣長人選,你爭我奪的各不相讓。大家都想要用自己這邊的人下去畢竟在經濟強縣呆幾年,就等於是在自己的履歷上面鍍了一層金回頭提拔的時候也有借口什麼的。

這就是官場,每個人都不是孤單的個體,都代表著自己身後一大群人的利益。

如果說良禽擇木而棲的話,那就要考慮一個問題,這塊木頭,是不是值得良禽去棲息。徐君然從來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無緣無故的恨和無緣無故的愛,每一個人做事都有自己的追求目標,說白了這就是一個利益的問題。一個領導,如果沒有下面幹部的支持,自然也就成了孤家寡人,這就跟古代的帝王一樣,要是沒有大臣們擁戴,自然也就沒有了江山。而大臣們擁戴君王的理由,自然是因為君王能夠給他們帶來相對應的利益。

官場同樣如此,一個領導,要是不能為自己圈子裡的幹部爭取利益,那又有哪一個幹部敢靠向他呢?

即便是再怎麼清廉如水的幹部,也總要考慮晉陞的問題吧?

一輩子做個科級幹部或者處級幹部,恐怕即便是那些沒有理想沒有抱負的人,也不願意。更何況,身在官場當中,誰不希望自己步步高升,平步青雲呢?

官也是人,也有著人的需要,所以,總有些事情是超出普通人想「百度貼吧香香文字」象的。

看著嚴望嵩,徐君然誠懇的說道:「我向您保證,李家鎮只不過是一個開始,未來幾年內,武德縣將會成為整個全州市最發達的地區。相對的,我們也要做好準備,以後的武德縣,各種各樣的勢力都會想著把手伸進來。這種趨勢,您擋不住,我也擋不住。所以,我們就必須要找到最為合適的盟友。」

嚴望嵩臉色變得十分嚴肅,他當然明白徐君然的意思:「你是說,這個盟友是朱逸群?」

他乾脆直呼了市長的名字。

徐君然搖搖頭:「朱市長只不過是一個橋樑而已,真正的盟友是楊縣長。」

露出一個篤定的笑容來,徐君然輕輕說道:「我相信,楊縣長這個人,是一個值得相信的盟友。因為他是那種心裏面有老百姓利益的好官,這樣的人,如果能夠留在咱們武德縣十年,那十年之後,武德縣必然會成為全省第一的富裕縣。」

嚴望嵩若所有思的點點頭,徐君然的話讓他想了很多,對於楊維天,他的了解不比徐君然少,畢竟兩個人之前可以說是競爭對手,常言說得好,最了解你的人不一定是你的朋友,肯定是你的對手。

在嚴望嵩看來,楊維天這個人也許不一定是個好官,但肯定是個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