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二十一章如意算盤(二十一更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一章如意算盤(二十一更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16:12  字數:0

訂閱很慘,月票也很慘,沒什麼可說的,努力更新!懇請各位有月票的投月票,能訂閱的支持一下正版訂閱!今天150票的加更送到!

「老〖書〗記,咱們單獨聊胤」

徐君然一邊揮揮手,讓給自己噴了紅藥水的醫生離開,一邊對嚴望嵩說道。

雖然他說沒事了,可嚴望嵩還是不放心,叫來醫生給徐君然看了看,發現只是脫仞之後的後遺症,手劈略微浮腫了一些,噴上點葯好好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嚴望嵩聽到徐君然的話,先是愣了愣神,然後點點頭,對跟在身邊的縣委辦主任吳粱新道:「老吳你去外面守著,有什麼事情記得叫我一下,盯著點急診室那邊。」

吳粱新的目光閃動了一下,還是點點頭:「好的,老〖書〗記。」

等到房間里只剩下徐君然和嚴望嵩的時候,嚴望嵩才慢慢說道:「有什麼話,你現在說吧。」

他知道,徐君然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情,不會要跟自己單獨說的。

徐君然沉吟了一下,對嚴望嵩道:「老〖書〗記,您覺得,張〖書〗記和朱市長,誰比較好一點?」

嚴望嵩一怔,隨即明白了過來,徐君然這是在問自己假如站隊的話,會選擇站在誰的那一邊。

全州市委如今的兩位話事人,一個是市委〖書〗記張敬敏,一個是市委副〖書〗記、市長朱逸群。這兩個人,一個是當年全州市革委會主任,一個是從省委秘書長位置上下來的幹部,都不是省油的燈,雖然全州市從地區變成市不足五年,可他們卻已經各自在市裡面拉起一票人馬了。

最關鍵的是,他們兩個人的背後,也有省委某些大佬的身影。

這個時候,縣處級幹部還沒有歸省委管轄,市裡面是有權利決定縣長或者縣委〖書〗記人選的,也就是說」按照嚴望嵩和徐君然當初的商定,如果嚴望嵩打算在武德縣退居二線的話,就必須要取得市委的支持。

很明顯,對於一向不喜歡站隊的嚴望嵩來說,這一次,他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

沉吟了一會兒,嚴望嵩有些為難的說道:「這個事情,真不太好說。」

徐君然想了想:「您跟張〖書〗記和朱市長,就一點交情沒有?」

他真的很好奇這個事情,上輩子嚴望嵩被整下去是因為他沒有後台,加上秦國同的那個大帽子著實扣的不小,等於是讓嚴望嵩攙和進了路線方針的爭執當中,在那時候的情況下,他想不倒台都困難。

但是現在,有自己這個先知先覺的人在,已經度過最危險階段的嚴望嵩,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在仕途的末期,平安離開。

嚴望嵩苦笑了起來,緩緩的跟徐君然介紹起張敬敏和朱逸群的情況來。

漸漸的,徐君然眉頭皺了起來,臉色也越來越不好看。

在嚴望嵩的講述當中,徐君然總算對全州市的這兩位當家人有了一個直觀的認識。

張敬敏這個人,是全州的老幹部了,可以說是在全州發展起來的」

當年全州還是全州地區的時候,他就是地委副〖書〗記,這個人最可怕的地方就在於他在全州多年經營的人脈關係,動亂期間,他從基層爬起,一路平步青雲,成了革委會主任,一直到全州地區改為全州市,他也戰勝了其他人成為全州市委〖書〗記,據說這位張〖書〗記跟省委副〖書〗記、省政府的一把手路長波關係匪淺」而且,張敬敏在全州經營多年,可以說全州市大部分的幹部都是他提拔起來的,絕對是一個老謀深算的角色。

而朱逸群這個人更是不簡單,他調任全州市長之前,是省政府的副秘書長,據說是京城大學畢業的,在京城〖中〗央部委工作過,跟如今的江南省常務副省長夏秋實相交莫逆」這才被夏秋實力挺,出任全州市長。他的能力也是極強的,雖然到任沒幾年,可面對在全州經營多年的張敬敏」很快就發展出自己的勢力來,跟張敬敏在全州分庭抗禮起來。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兩個人換成哪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但讓徐君然無語的是,嚴望嵩老〖書〗記,竟然把這兩個人都給得罪了。

想到這裡,即便徐君然前世也在官場混了那麼多年,也不得不佩服嚴望嵩,得罪了市委黨政一把手,竟然還能在縣委〖書〗記的位置上乾的這麼穩當,也不知道是老〖書〗記的運氣好,還是他真的讓人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

其實徐君然也明白,嚴望嵩之所以會得罪張敬敏和朱逸群,說穿了就是因為他不喜歡站隊,不管是政府還是黨委那邊,嚴望嵩都不願意卷進去,他只希望能把武德縣的經濟發展上去,讓老百姓吃上飽飯。奈何全州本來就是個窮地方,張敬敏和朱逸事群縱然想要發展武德縣,也是有心無力的狀態,更何況嚴望嵩把武德縣看成自家自留地,平時他們安插點人手進來都要費上好大的力氣,不要說再搞點攤派之類的了。

不說別的,上面隔三差五就往下面派個什麼考察團、調研組的,呼啦啦幾十號人車馬勞頓的來到基層,這按照官場上的規矩,起碼要好吃好喝的接待著,還得派人陪同。可到了武德縣,嚴望嵩乾淨利落的給他們上四菜一湯,都是普通的農家菜,酒是自然沒有的,因為嚴老〖書〗記義正詞嚴的說了,當初孫老爺半回武德縣探親的時候,就是這個待遇。

是的,五十年代的時候,孫老確實回過武德縣一次,那時候嚴望嵩還不是縣委〖書〗記,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