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一十九章情勢逆轉(第十九更!)

第一百一十九章情勢逆轉(第十九更!)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15:00  字數:0

武德縣中心醫院並不大,確切的說,這裡當年曾經是日偽時期的醫院,建國之後被改建了一下,就成了縣人民醫院。

雖然處理不了那種重大疾病,不過有個頭疼鬧熱、發燒感冒什麼的,縣醫院還是可以解決的。

此時此刻,醫院的急救室裡面,正傳來程宏發凄慘的叫聲。

「啊!!!!」

程宏發拚命的叫著,醫生正在幫他把彈頭取出來。

「徐君然,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啊!」

剛剛接到消息趕到這裡的程宏達一臉激動的大喊著,說到底,他也只是一個哥哥而已,父母雙亡的他,跟弟弟相依為命,對於這個弟弟自然也是寵愛異常,否則也不會讓程宏發養成這樣的跋扈脾氣,但即便弟弟跋扈了一些,程宏達也覺得只有自己才能教訓弟弟。

在辦公室聽說弟弟給徐君然帶人打了一槍的時候,程宏達差點沒瘋掉。

帶著自己的兩個心腹,他就趕到了縣醫院,前腳邁進大門,後腳就聽見弟弟撕心裂解的慘叫聲。

「怎麼回事?」程宏達一把抓住平時跟在弟弟屁股後面玩的一個傢伙問道。

他那惡狠狠的臉色,讓那個人差點哭出來,只能哭喪著臉說道:「是徐君然,徐君然帶著人闖進來,把發哥和小七給打了。」

程宏達臉色陰沉:「放屁!徐君然又不是瘋子,竟然敢開槍,到底怎麼回事?」

他又不傻,徐君然一個公社黨委副〖書〗記,帶著人找自己弟弟的麻煩,還開槍打人,絕對有原因。

那人連忙說道:「二哥看上一個外地女人,結果……」

「女人?」聽到這個〖答〗案,程宏達反倒是沒怎麼放在心上,縱然弟弟有做得不對的地方,可你徐君然因為一個女人就打斷我弟弟的腿,那也太過分了吧。

正說著話,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和喧嘩聲,程宏達一回頭就看見徐君然和兩個陌生人走了進來,他還沒來得及說話,程宏發的那幫小

弟就呼啦啦的站了起來。

「程局,就是那個高個子,是他開的槍!」

被程宏達抓著胳膊的男人指著孫宇軒說道。

程宏達臉色一變,弟弟的傷他可是知道多重,現在仇人就在眼前,他大步走過去,大聲喝道:「來人,把這幾個犯人給我抓起來!」

身後兩三個身穿警服的人剛要上前,耳邊就響起一聲怒吼:「程宏達,你要幹什麼!」

下一刻,在程宏達驚訝之極的眼神當中,又進來了一大批人,為首的赫然正是縣委〖書〗記嚴望嵩,跟在他身後的,有縣委副〖書〗記、紀委〖書〗記白天估和縣委副〖書〗記、常務副縣長秦國同等人,幾乎一大半的縣委常委都到了這裡。

「美〖書〗記,我在抓捕犯人」程宏達愣了一下,張張嘴想要說什麼。

嚴望嵩臉色一沉,冷冷的問道:「犯人?什麼犯人?」

不知道為什麼,程宏達有些不太好的預感,不過他還是硬著頭皮指了指孫宇軒和徐君然道:「他們兩個,強行闖入我弟弟的家裡,開槍打傷兩個人,還強行帶走我弟弟的女朋友。」

管他怎麼回事,先把大帽子給徐君然和這個不知道是什麼人的傢伙給扣上,然後再想辦法。這是程宏達的決斷。

只是他沒有看到,在他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好幾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孫宇軒和孫靜芸的臉上是憤怒,而秦國同和沈勇敢則是一臉古怪,更帶著一副看瘋子的眼神,至於嚴望嵩,更是用看死人的眼神,看了這位一直讓自己很不舒服的縣公安局局長。要不是仗著有個市委常委的叔叔,嚴望嵩早就收拾他了。可偏偏投鼠忌器卻不能下手,這一次沒想到他卻是自尋死路,撞到槍口上來了。

徐君然卻是冷笑了起來,直接對程宏達鄙夷的說了一句:「程局長,你腦子有病吧?這兩位同志是京城人,跟我是朋友,你弟弟綁架不說,還想殺我們,難道我們就應該站著被他打?」

他沒有說孫靜芸差一點被程宏發侮辱的事情,這個時候說這個有些不太合適,傳出去孫靜芸面子上也不好看。

孫靜芸感激的看了一眼徐君然,這種事情對自己來說,就好像噩夢一樣,他不說,自然是為了自己考慮。

程宏達被徐君然的話頂的一滯,遲疑一下還是嘴硬道:「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詞,我們要核實之後再說。」

徐君然還有再說話,孫宇軒卻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震驚的舉動。

原本孫宇軒是跟徐君然一起站在孫靜芸的身邊,就在程宏達說完那句話之後,孫宇軒猛然把拎在自己手中的衣服猛然朝著程宏達一拋,程宏達猝不及防之下被他那件外套蓋住了臉,孫宇軒如同一隻離弦之箭一般嗖的一下子竄了出去,先是彎著腰然後猛然從下向上一個高抬腿,狠狠的踹在程宏達的肚子上,在他的慘叫聲當中,抓住程安達的一隻手,轉身就是一個利落的過肩摔。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愣住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孫宇軒把程宏達打倒在地,然後從他的腰間抽出手槍,打開保險,指著程宏達的腦袋,陰沉沉的說道:「稱再放一句屁話,我保證崩了你!不然,我跟你一個姓!」知道孫宇軒身份的幾個縣委常委,沒有人懷疑他的話,大家也都理解他,堂堂的衙內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連親姑姑都被抓走差點出事兒,自己還受了傷,可以說毫不遲疑的說,這是孫宇軒人生的奇恥大辱。這樣的時候,竟然遇到程宏達這樣顛倒黑白的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