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一十八章縣委震動

第一百一十八章縣委震動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01:37  字數:3438

「打手槍?」

孫宇軒的表情瞬間變得古怪了起來。

他也是成年男人,就算再木訥也知道某些事情,聽到徐君然的話,忍不住稍微想多了那麼一點。

徐君然也是出口之後才知道自己話裡面的語病,尷尬的看了看孫靜芸,卻發現她沒什麼反應,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對孫靜芸說道:「孫,

姐,我已經讓人通知我們縣委縣政府的領導了,咱們是不是先回去9」

孫靜芸點點頭:「都聽你的,反正你也認識那個混蛋。」

剛剛徐君然的話已經告訴孫靜芸,他肯定認識那個綁架自己的人,不然怎麼可能直接找到這裡呢。

三個人一起朝外面走去,來到前院的時候,果然發現這裡面已經空無一人了,看來程宏發和他手下的那群人,應該是去醫院看病了,畢竟兩個受了槍傷的人,急需治療。

走了一會兒之後,距離縣垂招待所還有兩三百米的路程,迎面就看到一大群人過來,為首的赫然正是滿臉焦急的乒望嵩和楊維天。

此時此刻的嚴望嵩,滿臉的焦急,剛剛他可是親口聽楚聞天說出了孫靜芸的身份,在知道她是京城孫老爺子的女兒之後,嚴望嵩差一點沒暈過去,要知道,他當年所在部隊的老首長,可就是孫老。

楊維天更加焦急,要知道孫家大小姐的身份可不比尋常,真要是在武德縣出了狀況,搞不好整個江南省都要地震的。

一群人拉著縣委的全體人員都出來找人,耳邊聽到槍響,這才順著槍聲找了過來,迎面就看見徐君然和孫宇軒攙扶著孫靜芸走了過來孫靜芸的身上還披著衣服。

看到他們的那一剎那,嚴望嵩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嗡的一聲,搖晃了幾下差點摔倒在地,而楊維天更是眼前一黑,差點坐下要不是身邊的人扶著他們,估計這兩位武德縣的黨政一把手,就要昏倒在地了。

他們以為,孫靜芸是受了侮辱。

一想到孫老的女兒在自己的治下吃了這麼大的虧,被人如此侮辱,嚴望嵩和楊維天不約而同的想到了一個悲哀的結局,恐怕自己的仕途現在算是到頭了。

正在他們失望到了極點的時候,徐君然卻是緊走幾步,來到眾人面前:「老〖書〗記,楊縣長我跟孫同志已經救出孫主任了,只是犯罪分子卻趁著我們救人的時候跑掉了,索性孫主任沒有受到大的傷害,有驚無險。」最後說出有驚無險四個字的時候,徐君然還衝嚴望嵩擠了擠眼睛輕輕點頭。

嚴望嵩何等精明,徐君然說出那番話的時候,他就已經覺察到一絲不對勁的對方了,等到徐君然說到最後四個字竟然沖自己眨眨眼睛的時候,腦海當中靈光一閃,嚴望嵩當時就明白了,原來,孫家大小姐並沒有吃虧。

所謂有驚無險,自然是指孫靜芸身體上沒有任何損害,就是被對方嚇唬了一下而已。

對於嚴望嵩來說這個消息無疑比什麼靈丹妙藥都管用,尤其是他看得出來,徐君然並不是在安慰自己的樣子,那這麼來看,孫靜芸應該只是受了驚嚇。

楊維天此時也明白了過來,對徐君然點點頭,低聲道:「辛苦了。」徐君然微微一笑,他知道,這一次整個武德縣委縣政府,乃至市委市政府的領導們恐怕都欠了自己一個大人情。因為今天的事情肯定是瞞不住的,孫老爺子的女兒差點在武德縣被人擄走侮辱,這個事情不啻於是在整個江南省的臉上打了一個耳光,要不是自己把人給完好無缺的搶了回來,搞不好江南省委就要腥風血雨一場大亂,誰都猜不到那位失去了愛女的老人家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來。

嚴望嵩緊走幾步,來到孫靜芸的面前,滿臉歉意的說道:「孫主任,這實在是對不住,我老頭子給你道歉了。」

他此時內心之自責實在是溢於言表,人家是來報道武德縣農業發展的,結果卻出了這樣的事情一個黃huā大閨女差點把清白之身都毀在了一群流氓手中,出身京城高門大戶的人估計這輩子都沒受過這種待遇。

孫靜芸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來:「嚴老〖書〗記這個事情不怪你,我只有一個要求,希望你們能嚴懲兇手!」

楊維天在嚴望嵩的身後走過來,沉聲道:「請孫主任放心,我們武德縣委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他和嚴望嵩現在是一樣的心思,這次的事情,必須要有人承擔責任。

徐君然站在他們的身邊,低聲說道:「兇手是程宏發和他的團伙,我跟孫宇軒同志就是在跟他們搏鬥的過程當中救出孫主任的,要不是孫同志帶著槍,恐怕我們兩個也要被他們給殺傷了。程宏發跟另外一個犯罪分子受了槍傷,估計現在在醫院。另外,孫同志的手臂也受了傷,咱們是不是去醫院包紮一下。」

嚴望嵩跟楊維天對視了一眼,點點頭道:「好,我們陪你們過去。」說完,嚴望嵩對楊維天道:「縣長,馬上通知縣公安局刑警隊,迅速抓捕程宏發犯罪團伙!不要放過一個漏網之魚。」他心裏面是真的發了狠,今天的事情要是沒有徐君然,恐怕這輩子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楊維天點點頭,他考慮的更周到一些,對身後的政法委〖書〗記李東遠道:「李〖書〗記,讓刑警隊的人出動就可以。嗯,順便控制一下程宏達同志的家裡!」

他想的很簡單,既然是程宏達的弟弟做出這樣的事情,那會不會罪犯有可能潛逃到程宏達的家中呢?

頓了頓,楊維天對嚴望嵩低聲道:「嚴〖書〗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