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一十七章手槍射歪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手槍射歪了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01:37  字數:3432

「只要不弄死,你打多少槍都行!」

徐君然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愣僂了。

程宏發臉色一變,張嘴就罵道:「我x

」很可惜,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變成了一聲慘叫!

「砰!」「啊!」下一刻,程宏發就在地上好像一個被卡住了脖子的公雞一般,來回的翻滾起來。

有徐君然的話做保證,孫宇軒毫不客氣的一槍打在程宏發的腿上,鮮血飆出,程宏發的臉色蒼白,而他那些狗腿子,此時卻好像呆如木雞一樣的立在原地,沒有人敢輕舉妄動一下。

因為,徐君然在他們想要試圖向前沖的時候,淡淡的說了一句話。

「誰再往前一步,我不介意讓他跟程宏發作伴!」

所有人都沒有再動半步,就連程宏發平日里最為親近的幾個「朋友」此時也老老實實的站在原地,就那麼臉色蒼白的看著程宏發一個人在地上不住的嚎叫著,有的人甚至於悄悄的後退了幾步,試圖離這兩個瘋子遠一點,畢竟刀槍無眼,鬼才知道下一次,徐君然會不會讓那個瘋子男人開槍打自己。

「說,我姑姑在哪兒?」孫宇軒走到程宏發的面前,腳踩著他的胸口,沉聲問道。

鮮血順著孫宇軒的胳膊滴落在程宏發的臉上,程宏發已經快要被子彈的穿透給痛苦的昏過去,此時只能咬著牙讓自己不至於哭出來,因為他還有著最後的倚仗,剛剛自己已經讓心腹去搬救兵了,只要救兵一到,看這兩個混蛋怎麼辦!

「呵呵還挺硬氣啊?、,徐君然微微一笑,走到孫宇軒面前,蹲下身子,比划了一個位置,對孫宇軒說道:「往這兒打一槍我看看這傢伙還能不能挺得住!」

程宏發臉色一變,眼看著孫宇軒就要開槍,連忙大喊道:「在後面,在後面!」

他又不傻,先度過眼前這一關再說。

徐君然點點頭,看向孫宇軒:「能挺得住么?」

孫宇軒沒說話,只是踢了一腳程宏發:「這傢伙怎麼辦?」徐君然眼珠一轉,看了看程宏發:「我說程老二,你這個樣子也不像是能給我們帶路的。你先在這躺著,一會兒我回來再收拾你。」說完他指了指剛剛跟程宏發一起跑過來的混子:「你,帶路,要是敢跑,我廢掉你的腿!」那人戰戰兢兢的點著頭,領著徐君然二人朝後院走去。

眼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面前程宏發才沖自己的小弟們怒吼道:「還他娘的愣著幹什麼?趕緊送我去醫院!」

那群人這才扶起他,跌跌撞撞的朝著外面跑去。

現在最緊要的事情,是去醫院治傷,然後才是找姓徐的算賬。

扶著自己的胳膊,孫宇軒跟在徐君然的身後,朝著後院走去,來到門口的時候,那個傢伙對徐君然說道:「就是這裡了。」

徐君然揮揮手:「滾吧。」

要收拾這群人,不著急在現在。

如今最緊要的事情,是把孫靜芸給救出來。

「砰!」徐君然使勁的踹開了門發現裡面稍微有些暗,眉頭皺了皺,他朝著裡面看去,這才看見孫靜芸躺在那裡,雙手雙腳都捆著,嘴裡面還給塞了東西,正一臉驚喜的看著自己和孫宇軒。

快步走向前,徐君然連忙拿下孫靜芸嘴裡面的布條,口中低聲道:「孫姐,你受委屈了。」

那一刻孫靜芸覺得自己真的很想哭。

今天的經歷,是她三十年人生里最為恥辱的一幕,甚至於比當初被人指著鼻子罵做野種更加恥辱,如果不是徐君然和孫宇軒及時趕來,孫靜芸不敢想像自己將會經歷什麼,縱然再怎麼堅強,再怎麼高高在上,她也不過是個女人,一個普通的女人。

「哇!」孫靜芸在徐君然解開繩子的一瞬間撲到他的懷裡,痛痛快快的哭了起來。

「唔……」

徐君然滿臉尷尬的看著撲進自己懷裡面的孫靜芸,嘴角忍不住抽動了起來,心說這都什麼事兒啊大小姐您也沒吃什麼大虧,雖然這個事情對於你來說確實是驚嚇不小但也不至於撲進我懷裡面哭啊,你侄子在一旁呢。

「孫姐,你受驚了。」無奈之下,徐君然只能夠這麼安慰著孫靜芸,一邊沖旁邊好像木頭一樣的孫宇軒使著眼色。

孫宇軒出人意料的揚了揚自己的手臂,那意思我受傷了。

其實,他的心在看到小姑姑衣著完好的被捆在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放下來了,只要沒發生最壞的情況,就沒有問題。至於孫靜芸*進狳君然的懷甲痛哭,孫宇軒本能的覺得這樣挺好,雖然徐君然歲數是小了點,不過小姑姑難得對一個男人不反感。

是的,孫家人都知道,孫靜芸別看對誰都很客氣,可實際上卻是一個心高氣傲的人,平常男人別說跟她交往了,哪怕多說幾句話,孫靜芸都懶得搭理對方。這些年孫老太太和幾個兒子都幫忙給她介紹過對象,可愣是沒有一個她喜歡的,這才一直單身到現在。最關鍵的是,孫宇軒覺得徐君然這人不錯,剛剛的事情這傢伙敢開槍,就表明這人值得孌往,小姑姑跟他要是在一起的話,也沒什麼。

要不然說孫宇軒這人不同人情世故呢,在他看來,對自己胃口的就是好人,徐君然對他的胃口,他就看著徐君然順眼。相對的,對於孫靜芸現在的表現也沒什麼意見,否則換成別人,早被他打爆頭了。

孫靜芸哭了好一會兒,孫宇軒也沒有動靜,徐君然半蹲在地上實在受不了了,苦笑著說道:「孫姐,我看您還是先回去換身衣服吧,好好休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