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一十六章開槍!

第一百一十六章開槍!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01:37  字數:3392

「我後悔,後悔沒有早點見到你!」

露出一個猥瑣至極的笑容,程宏發伸手在孫靜芸雪白的大腿上摸了一下,嘴裡面嘖嘖稱讚道:「瞧瞧這皮膚,外面的女人就是比這山溝里的娘們兒強百倍!放心,哥哥我一定讓舒服的叫老公的!」

「呸!」

孫靜芸一口吐沫就噴在程宏發正在作亂的手上,嘴裡面沉聲喝道:「婁死都不會讓你得逞的!」嘿嘿的笑了起來,程宏發也不生氣,把手在身上蹭了蹭,看了看孫靜芸:「我說大美人兒,這個地方你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的。所以,你還是乖乖從了老子吧!」孫靜芸大怒,只能不斷的扭動著身體,不過她渾身都被捆著,即便是動,也只能夠讓程宏發笑的更加開心。

不知道為什麼,越是這樣看似高貴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掙扎,程宏發的心裡就越是高興,他想起十年前,那個玩弄了自己感情的初戀女友,那女人因為看到自己家失勢就投向了革委會一個副主任兒子的懷抱。

如今,已經成了市財政局的一個幹部。

程宏發沒辦法報仇,因為那位革委會副主任,如今雖然不在全州市,卻在省里坐著廳級幹部。所以,他只能把自己的怒火發泄在其他的女人身上。越是在他面前掙扎的女人,程宏發蹂躪起來,心裏面的快感越強烈。

露出一個在孫靜芸看來彷彿變態一般的笑容,程宏發笑嘻嘻的朝著孫靜芸靠近。

孫靜芸臉色通紅,頭髮微微有些凌亂,因為不斷的掙扎而稍微有些喘息,看到程宏發眼看著就要接近自己,不由得橫下一條心來,哪怕自己今天死,都不能讓這個混蛋碰到自己。

眼看著程宏發靠近了床邊,孫靜芸猛然一用力,膝蓋併攏在一起,狠狠的撞在了沒有防備的程宏發兩腿之間。

「啊!賤女人!」程宏發痛叫一聲,抬手就給了孫靜芸一巴掌,打的她在床上滾了一圈,而程宏發則是如同一個蝦米一般彎腰半蹲在地上,男人的要害部位被重擊,不管是誰都會受不了的。

只見此時的程宏發臉色鐵青,就好像要吃人的野獸,半天才踉蹌著站起身,惡狠狠的對著孫靜芸說道:「臭娘們!原打算老子舒服完了就讓你走,現在我要是不找十個八個人把你乾的死去活來,我跟你姓!」

邁步朝著床上走去,他已經打定了決心,不跟這個臭娘們玩什麼溫柔了,非要好好的折磨她不可。

孫靜芸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難逃了。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喧嘩的聲音,不一會兒就有人敲門:「老大,老大,出事兒了!」眉頭一皺,程宏發站直了身子,轉過身喝道:「哭喪么?有什麼大事等我一會兒!」

那人焦急的說道:「發哥,徐君然帶著人打上門來了。」

「什麼?」

程宏發的臉色一變,看了一眼孫靜芸,心裏面權衡了一下,還是決定等一下再吃掉這個小美人,轉身直接打開門,擋住外面人的視線,低聲喝道:「怎麼回事?」

那人道:「不清楚,徐君然剛帶著一個男的,拿著槍沖了進來,點名非要見你,說三分鐘之內看不見你,就要殺人!」

「殺人?」程宏發驀然間泛起一種不祥的預感,他覺得,徐君然今天的行為很不對勁。

不過程宏發還沒有來得及想別的,耳邊就想起砰的一聲槍響,伴隨著槍響的還有一聲慘叫!

「壞了!」

程宏發臉色大變,抄起放在門口桌子上的一把砍刀,拎著就朝前面跑去。

隔著老遠,就要聽見徐君然淡然的聲音傳來:「我再說一次,讓我進去找人,誰再攔著我,我要他的命!」

徐君然站在那裡,手裡的槍口還在冒著煙,而站在他身後,孫宇軒則是臉色陰沉的拎著一把匕首,右手竟然在流著鮮血!

就在剛剛,徐君然和孫宇軒走進院子的時候,馬上被一大幫人給圍住了。

徐君然很清楚,既然孫靜芸落在了程宏發的手上,他肯定是要親自享受的,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孫靜芸,所以他才喊話,讓程宏發過來見自己。

孫宇軒要往裡面闖,徐君然卻攔住了他,按照徐君然的說法,貿然闖進去,萬一他們傷害孫主任該怎麼辦?

這個說法讓孫宇軒不免有些投鼠忌器起來。

而實際上,徐君然卻是在造一個局,一個讓程家兄弟必死無疑的局。

雖然有些對不起孫…靜芸,可徐君然有把握,趕在她吃虧之前衝進去把人救出來,而這個局最關鍵的,就是要讓程宏達和程宏發兄弟倆成為武德縣黑惡勢力的代名詞。

如今這個年代,雖然有不少惡勢力橫行,但是上面並沒有太過於把這個當回事。除非發生嚴重的事件,高層們才會真正下狠心整治社會治安,徐君然依稀記得,前世八三年下半年的嚴打也是在屢次發生各種各樣嚴重刑事案件之後才開展的。雖然現在全國各地都在發生著不少嚴重的案子,上面也有所警覺,可卻還是沒有下定決心。

只不過有些人在呼籲而已,確切的說,呼籲對刑事犯罪採取嚴厲制裁的聲音,就好像星星之火三般,雖然不少,可沒有形成力量。

而徐君然要做的,就是讓這把火早日燒起來,成為星火燎原之勢。

「徐君然,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嘍囉大聲問道,卻沒敢動手,只是拿著刀指著徐君然而已。

沒辦法,徐君然身邊的那個男人手裡拿著的可是槍,貨真價實的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