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一十五章救人

第一百一十五章救人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01:37  字數:3513

……我向你保證,武德縣絕對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徐君然看著孫宇軒,緩緩說道。

他不用猜就知道孫宇軒在想什麼,不外乎是武德縣的社會治安不好,是因為縣裡面的領導管理不善。

真要是讓武德縣的領導背上這麼一個罪名,那首當其中要倒霉的,就是嚴望嵩和楊維天這兩個黨政一把手,隨後就是李東遠和程宏達這兩個政法委〖書〗記以及縣公安局局長,程宏達的死活徐君然可以不在乎,但剩下的三個人,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扔著他們不管。

孫宇軒不吭聲,只是默默的掏出一把槍,啪的一聲上了膛。

徐君然差點沒哭出來,這傢伙簡直就是個瘋子,雖然心情可以理解,可你這個時候掏槍出來,沒看見旁邊有路過的人已經臉色大變的開始跑路了嗎?

一把拉住孫宇軒,徐君然沉聲道:「你把槍收起來,難道想當街殺人么?」

孫宇軒冷哼了一產:「你以為我不敢?」

徐君然滿臉的苦笑,無奈的對他道:「我知道你敢!既然敢掏槍,我當然知道你敢開槍!可問題是,你開槍要是能解決問題的話,還用得著咱們倆在這兒漫無目的的找么?」

孫宇軒默然,狠狠的瞪了徐君然一眼,把槍的保險關上,放回了衣服裡面。

徐君然長出了一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地上轉了一圈,乾脆走向一家民居。

孫宇軒雖然不明所以,不過一想到姑姑的下落都靠這個傢伙,也只能耐著性子跟了上去。

這是一間半閉著的門,徐君然敲了幾下,然後才推門而入,屋裡只有一對夫妻,四十多歲的樣子,男人此時把妻子護在身後,有些緊張的看著走進來的徐君然和孫宇軒。

「你們要幹什麼?」

男人警戒的問道」徐君然隱約的看見,他手裡面似乎拿著一桿獵槍。

無奈的搖搖頭,徐君然知道,武德縣這樣的山區,基本上很多人家手中都有打獵的獵槍。這樣的情況,要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才會得以解決。

「你剛剛看見什麼了嗎?」不等徐君然說話,孫宇軒就焦急的問道,對於他來說,現在多耽擱一分鐘,孫靜芸就多一分危險。

徐君然也理解他的心情,畢竟自己的親人如果失蹤了的話,恐怕自己比他表現的還要暴怒。對於孫宇軒能夠控制住自己情緒這件事,徐君然已經感到十分的詫異,按照他的理解,如果不開槍的話」孫宇軒簡直就已經給足了自己的面子。

那男人抬了抬自己的獵槍口,沉聲道:「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出去!」

孫宇軒大怒,剛要再說話,徐君然卻攔住了他,輕輕搖頭,低聲道:「我來問。」

把孫宇軒攔在身後,徐君然看向那男人,認真的說道:「大叔,我就問您一句話,剛剛這出事兒的那個女人,是不是被縣城裡經常活動的一群人帶走的?您只需要點頭或者搖頭就行。」

那喜人猶豫了一下,他身後的女人忽然出身道:「是!」

長出了一口氣,徐君然繼續問道:「東街?還是西城?」

這回男人開了。:「東。」

徐君然點點頭,伸手從兜里拿出幾張票子,放在桌子上道:「今天的事情感謝你們,回頭,我會叫人過來的。你們放心,這個事情,以後在咱們武德縣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說完」他轉身朝著外面走去,身後孫宇軒一臉陰沉。

來到大街之上,徐君然看了看東街的方向,露出一個狠辣的表情來,順手拎起不知道什麼人扔在路邊的木頭方子,一邊朝前走一邊對孫宇軒道:「一會兒到了地方,看見孫主任你就開槍,對方是一夥盤踮我們武德縣多年的流氓!不用客氣」…

孫宇軒看了一眼徐君然:「你怎麼知道?」

徐君然苦笑了起來:「剛剛我問了,是不是縣裡京城活動的一伙人」那兩口子點頭,這就表明擄走孫姐的人,是縣裡面比較活躍的流氓團伙。而我們武德縣,縣城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都有一批人活躍著,東街的那幫人」應該就是帶走孫姐的人。」

孫宇軒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拿出手槍,打開保險,然後脫下外套,把槍包裹在衣服裡面。

徐君然沒有告訴他的是,東街,是縣公安局局長程宏達弟弟程宏發的地盤。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朝著城東走去,徐君然在前,孫宇軒在後,他們兩個人都清楚,在縣委的援兵到來之前,一定要先找到孫靜芸。

大街上人並不多,徐君然跟孫宇軒來到一個大院門口的時候,看見兩個守著襯衫的男子正在那不知道說笑著什麼。

看見他們的時候,孫宇軒的瞳孔一縮,低聲道:「左邊的那個,剛才差點撞到我和小姑姑。」

徐君然面色一冷,他不是那種毛頭小子,稍微腦筋轉一轉彎,馬上就能明白是怎麼回事。不外乎就是看上孫靜芸的美色,然後回去通知成宏發,接著就發生所謂強搶民女的狗血劇情而已。只不過,看樣子孫靜芸應該是進行了反抗,並且留下了線索。

「你們……」

站在門口的兩個人看見徐君然和孫宇軒一臉陰沉的走過來,愣了一下隨即喝問了起來,只不過左邊那人看到孫宇軒的一剎那,臉色變了變,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一步。

倒是右邊的那個人似乎認識徐君然,嘿嘿一笑道:「喲,這不是李家鎮的徐〖書〗記么?怎麼……,………」

徐君然哪有功夫跟他閑扯嘴皮子,手裡面的木棍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