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一十四章孫大小姐!

第一百一十四章孫大小姐!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01:37  字數:3390

……姓徐的,我小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老孫家就要你的命!」

孫宇軒站在徐君然的身後,語氣陰沉的說道。

雖然從小生長在別人眼中的高門大戶,可孫宇軒卻知道,所謂的紅色家族,光鮮亮麗的外表之下究竟隱藏著多麼錯綜複雜到讓人眼huā繚亂目不暇接的東西。這裡面的東西,遠遠不是那些有事兒沒事兒在大街上閑逛或者閑來無事四處拈huā惹草的所謂以少所能夠了解的。所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雖然過了一些,可大院里的那點兒齷齪事情,真要是傳到外面來,也足夠寫一本小說的了。

霓虹燈下有血淚,高樓背後有陰影。

這兩句話也許有些危言聳聽,但如果褪下某些人臉上的面具的話,就會發現,其實某些高高在上的矢人物,跟那些普通老百姓一樣,也有著自己黑暗的一面,也有不為人知的那些黑歷史。

豪門大族,從來就不缺乏紈絝和精英。

自然,也沒有一個笨蛋和傻子,即便是一個混吃等死求歡樂的衙內,也知道有些人不是自己能招惹的,也知道什麼時候該裝大爺,什麼時候該裝孫子。而如同孫宇軒這樣的暴脾氣,自然也知道有些事情家族可以幫自己,而有一些事情,就連自己那個身居高位,一人之下百萬人之上的爺爺也是沒有辦法的。

對於孫宇軒來說,從小…就被稱為京城打架最瘋,下手最狠,不死不休的「孫瘋子」並不是一個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從小到大他就知道,自己只能靠拳頭說話因為親生母親在動亂當中過世的早,父親又再娶了新夫人,所以雖然是孫家的長子長孫,可他並沒有得到多少父母的幫助,否則也不會從部隊早早的退伍。

不僅如此從小到大,孫宇軒都是孫家大院當中那個最不受看重的人,老爺子一心為國,自然不會在意孫子是不是在家裡面被欺負,而父親則是看到兒子沒有餓死就行,剩下的齷齪事情,孫宇軒一想起來就忍不住心中發寒。

而那十幾年一直到化入伍為止,照顧孫宇軒的人,都是孫靜芸。

身為孫老爺子貼身警衛,當年孫靜芸的父親可是從戰爭年代就跟著孫老爺子的當初的土匪頭子被儒將折服,明明能做一個師長、軍長卻愣是死活不去。最重要的是,他當年之所以會犧牲,是因為孫老爺子在朝鮮不顧指揮員的要求,親自上了前線卻遇到美軍偵察部隊,孫靜芸的親生父親為了保護首長,一個人留下斷後,硬抗對方的偵查小

隊。等到孫老爺子帶著救兵感到的時候,他已經快不行了,雙腿被炮彈給炸斷,身上中了六槍,難以想像他是用什麼樣的毅力幹掉二十個敵人的。

當著他的面,孫老爺子親口承諾:「今後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有我孫望天一口氣在必定護你妻女周全。」

那一年,是一九五二年的春天。

孫靜芸剛剛出生。

消具傳回國內,孫靜芸的生母悲痛欲絕,親自把女兒交付給孫老太太,然後三尺白綾追隨丈夫而去。

畢業於京師大學堂的她,當年在戰場上遇到了給孫老當警衛員的丈夫,被丈夫的英雄氣所折服,拒絕眾多軍長、司令的追求,嫁給了一個小小的警衛員,數年間夫妻相敬如賓丈夫雖然性如烈火,卻對她百般照顧,曾經最討厭古代殉情的那種兒女狀的女書生,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卻選擇了自己最不喜歡的方式。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孫老夫妻二人對孫靜芸這個養女,視若掌上明珠。

孫靜芸究竟有多受寵?

孫家之前只有一個女兒,剩下的都是兒子,那個年代也沒有計劃…

生育講究多子多福。孫老一共有六個兒子,男孩子在外面自然總是喜歡惹事,用老爺子的話來說,打架就打架小孩子的事情不至於鬧的風風雨雨,甚至連兒子被人打破頭老爺子也只是不動聲色的讓護士包紮了事。不管是老太太還是老爺子都是腥風血雨的戰爭年代過來的人,在他們眼裡,小孩子打架叫家長,是很無聊的事情。

孫家的人,不允許在外面惹事。

但這個規則,不適用在孫靜芸的身上。

孫靜芸十三歲的那年上初一,在學校里被高年級的罵是沒爹沒媽的野種,哭成淚人一樣回家,孫家老四和老五拎著板磚,追了那同為開國元勛兒子的傢伙跑了三條街,最後那小子家裡的大人出面,這才把兩個非要打斷人家腿的少年給趕回了家。據說,出面勸人的是元老四九年之後娶的妻子的弟弟,他的原話是!」一個沒了爹媽的小丫頭。又不真是孫家人,這事兒算了吧。」

畢竟是大人出面,孫老四和孫老五隻能悻悻的回了家。之後,聽說被老太太打了兩個嘴巴,連老爺子都摔了個茶杯。

這個事兒,在京城一時傳為笑談,孫家治家之嚴可見一斑。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事情到這個地步已經結束的時候,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所有人都感到很意外。

一次會議之後,一向不怎麼說話的孫老爺子,叫住自己的老戰友,談起前幾天的事情。

「小孩子不懂事,亂說話也就罷了,當大人的怎麼也亂說話呢?」

孫老也不拐彎抹角,對老戰友說道。

老戰友一愣,他倒是聽說這個事情了,以為是小孩子打架,他也罵過自家的孩子,不過還真沒把這個事情往心裡去,現在聽孫老這麼說,倒是有些讒異了:「老孫,這事兒……」

孫老還是那一貫的笑容,對老戰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