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一十二章兄弟重逢

第一百一十二章兄弟重逢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01:37  字數:3454

「我說,你們倆怎麼堵道呢?…,

就在孫靜芸和孫宇軒看著自己前面的一群人的時候,身後傳來一個有些囂集的聲音。

下一刻,孫靜芸就被孫宇軒一把拉到自己身後,她只聽見嗖的一聲,然後是嘩啦啦的一陣聲響和一個人的慘叫。

原來是孫宇軒一腳把一個騎著自行車朝兩個人撞過來的人給踹倒在地上,此時那人正在地上哼哼呢。

「哎喲!哎喲!」

趴在地上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小眼睛,很是消瘦。此時一邊在地上叫著疼,眼睛卻直勾勾的盯著孫靜芸。

「你有病么?沒看見前面有人啊?,…

孫宇軒沉聲對那個男子說道,剛剛要不是他眼疾手快,自行車就直接撞在孫靜芸身上了。

那男人卻沒有理會孫宇軒,而是乾咳了幾聲,眼前一亮,二話不說的站起身調頭就跑,甚至連地上的自行車都顧不上扶起來了。

孫宇軒剛要追著上去,卻被孫靜芸給拉住,孫靜芸笑了笑,轉身對已經走到自己二人面前的一伙人笑著說道:「徐君然,是吧,真是巧啊,我們又見面了。」

徐君然愣在原地,有些意外的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孫靜芸,以及她身後表情死板的孫宇軒,尷尬的點點頭:「孫靜芸同志,你好,你好。呵呵,孫少也來了,你好,你好。」

心裡雖然對這兩位的突然到來有些意外,不過徐君然還是保持了足夠的鎮定和禮貌。

只不過腦海之中,徐君然卻在快速的思考著,上輩子,自己有沒有聽說過孫家有人來到武德縣的事情。畢竟這兩個人的身份可不一般,那要是放在古代就等於是開國功臣的子女,地方官都得小心伺候著。就算是現在的話,要是他們在這兒出了什麼岔子,整個武德縣上上下下都得跟著倒霉不說,就連省裡面的領導都得面臨著孫老爺子的怒火。

君王一怒,血流溧杵,孫老雖然不算君王,可在華夏政壇能屹立多年不倒,可見他的影響力有多大。

孫宇軒卻沒有理會別的,只是看下徐君然道:「你在這兒工作?

這是你手下?」

他看了看徐君然身後好幾個人,見眾人都圍繞著這個自己在京城有過一面之緣的奇怪男子,不由得開口問道。

徐君然身後的塗文勇等人對這話就有些不滿了,不管孫宇軒是什麼身份,怎麼能這麼生硬的說話呢?分明是不把徐君然放在眼裡。

還沒等他們說話徐君然就擺擺手,制止了眾人的騷動,他很清楚,孫宇軒沒有惡意,只是天生性格這樣屬於那種外冷心熱的人。

「他們是我的同志,我在基層公社工作,這是我們縣委辦公室的同志。」

徐君然說著看下孫靜芸,他知道孫靜芸才是主事的:「不好意思,我還有接待任務,咱們改天再聊,怎麼樣?」

孫靜芸捂著嘴笑了起來:「呵呵,徐君然,你是不是要去見楚聞天啊?」

徐君然頓時愣住了,隨即他想起來吳粱新可是說過,這次跟著楚聞天來到武德縣的記者當中,還有一個女人。

詫異的看下孫靜芸,徐君然忍不住開口問道:「你不會是」

孫靜芸不待他說完,就點點頭道:「我就是跟楚聞天一起來的人。」

徐君然就覺得自己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直直的看著孫靜芸,半天才說出一句話來:「你是記者?」頓了一下又搖搖頭道:「不像啊!」

平心而論,徐君然這是真心話,他覺得孫靜芸更像一個名媛貴婦,怎麼看也不像是那種無冕之王。

孫靜芸勉強抑制住自己笑出聲的衝動她覺得這個傢伙太有意思了,竟然這麼可愛的問自己,好在一旁有人在,她才沒有失態的笑出聲來,而是認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伸出手對徐君然說道:「你好,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群眾日報社新聞部副主任孫靜芸。」

徐君然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下意識的握住了孫靜芸的手:「你好孫主任,我是武德縣李家鎮人民公社黨委副〖書〗記徐君然,負責這次記者同志們的接待工作。」

塗文勇等人站在徐君然的身後,看著他跟來自京城的大記者客氣寒暄都不由得咂舌不己,面前的這個女人究竟有多強勢塗文勇可是見過的之前他就想要提醒徐君然,千萬小心應付。因為他們可都記得,就在剛才上午的時候,這位戴著一頂帽子,遮住了大半張臉,還有戴在眼睛上遮不住溧亮容顏的黑框眼鏡的大美女,愣是把縣委辦。主任吳粱新訓的跟孫子一樣,就因為吳粱新懷疑風塵僕僕的他們是騙子,而她則是拿出記者證和介紹信扔給吳粱新之後才開始訓人的。

「群眾日報社新聞部副主任!」雖然不清楚這個職務到底分管什麼,可看著一向在縣委誰都不放在眼裡面的吳粱新在對方的面前大氣都不敢喘的樣子,塗文勇等人不由得佩服此時此刻的徐君然,能有這份鎮定,怕不得是在京城呆過的人。

「徐〖書〗記你也別客氣了,要是不嫌棄,叫我一聲孫姐吧。」孫鼻芸對徐君然說道。

「既然孫姐這麼說,咱們也算是熟人,那我就不客氣了,您叫我小

徐就成。」徐君然跟孫靜芸握了握手,認真的說著,雖然孫靜芸讓自己不必客氣,可徐君然卻並不覺得自己應該得寸進尺,叫一聲孫姐是因為上次的人情,但公是公,私是私,相信孫靜芸跟自己想的一樣。

孫靜芸點點頭:「當初的事兒我還沒顧得上謝謝